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强行带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你来说有些太过震惊,但是也请你原谅我瞒了你这么长时间,我只是不想我们之间就此错过,所以才要瞒着你,给你一些冷静的时间,想让你好好地想清楚,可是现在我才发现,这样做是错的,这样只会让你离我越来越远,所以我才要及时将你拉回来,以免到时候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害人害己。”

    傅槿宴的话听在宋轻笑的耳中,感觉就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她的脸上,令她越发的无地自容。

    过去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放在现在,显得真的是太可笑了,自己活得就像是个笑话一样,还以为自己做的多么好,多么正确,结果换来的结果就是这样的,还真的是……造化弄人啊!

    在她恍惚的时候,傅槿宴上前一步,握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过来,抱在了自己的怀里,紧紧地搂着,不容许她挣脱分毫。

    抬头看着狠狠地瞪着自己的韩潮,傅槿宴扯着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声音冷酷的说道:“韩潮,记住你的身份,身为一个公众人物,应该知道自己的行为会给多少人带来多大的影响,所以有些事情,你最好还是三思而后行,不要因为一时的激动,而做出什么令人不齿的事情。今天是我刚好赶过来,才没有让误会发生,若是下一次,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所以以后,在做什么事情之前,记得好好的动动脑子,这么大的人,最起码的判断能力总应该有,省的到时候自己出丑,还要连累其他人,白白的让人笑话!”

    “你——”

    被如此不留情面的贬损,韩潮气的面红耳赤,圆瞪的眼眸中满满的都是怒火,却又无可奈何。

    眼下的状况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宋轻笑竟然没有离婚!

    可他也是一直相信当初傅槿宴说的一切,相信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所以他才会如此的积极,不愿意放过一丝一毫的可能性,拼命的在宋轻笑面前表现自己,怒刷存在感。

    现在好不容易将她的心攻擂下来,她愿意接纳自己,愿意给他这么一个机会,让他多年的相思有所依靠。

    结果,却被傅槿宴轻飘飘的一句话所打破,他的努力,他的希望,他所为之奋斗的一切地一切,都变成了一场笑话,一场让他根本就笑不出来的笑话。

    第一次,韩潮觉得自己站在这里,承受着周围人的目光,听着她们之间的窃窃私语,是如此的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一个缝儿钻进去,躲起来,任谁也找不到他。

    看着韩潮已经快要气疯了,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傅槿宴在心中冷笑不已。

    这样的道行和心性,居然还想要和自己抢人,真是可笑。

    是不是以为当了明星,全世界的人都只看脸不用脑子,所以就觉得什么事情都简单得不行?

    看来真的是被粉丝惯坏了毛病,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冷笑一声,傅槿宴看着他们两个脸上差不多相似的神情,心中也不知道应该是个什么感觉。

    关于那个离婚协议书的事情……当然是真的。

    当初傅槿宴被宋轻笑和韩潮联手气的简直要疯了,一气之下签了那个协议书,虽然事后后悔了,但是为时已晚,所以其实他们是已经离婚了的。

    但他说的确实也没有错,当初离婚协议签完之后,确实没有给宋轻笑,还不过是电话中通知了她一声,至于新闻,也是他放出去的。

    所以现在的情况就是如此,谁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离婚的事情是真是假也未可知。

    从现场的人的表情上来看,相信他们还没有离婚的还是占大多数。

    ——这也没有办法,毕竟傅槿宴的身份地位在那里摆着呢,觉得他会因为这样的事情说谎,可能性真的是太小了。

    于是就形成了眼下的状况:众人看着韩潮和宋轻笑的眼神都充满了打量,那个眼神绝对不是很友善,甚至还带着明显的讥讽,那些窃窃私语也没有能够逃过他的耳朵,一字一句都听得清清楚楚。

    对于韩潮,傅槿宴自然不会有任何的怜悯之情,毕竟那可是一个觊觎他老婆很多年,依旧阴魂不散,甚至马上就要成功的男人,对于这样的人,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心软的想法,否则,就是对自己最大的残忍。

    而宋轻笑……

    看着她的脸色随着周围人的议论纷纷,变得越来越苍白,越来越憔悴,傅槿宴的心中就升腾起了无限的心疼和难过。

    这也是他捧在手心里,舍不得骂,连大声说话都怕吓到的宝贝,现在却又要因为自己而受到如此委屈,真的是……

    傅槿宴发现,自己确实是做错了,不应该想要置之死地而后生,应该从一开始,就不能放手,不管是死缠烂打,还是耍赖,都要将她死死留在身边,哪怕她生气,哪怕她不愿意,甚至会因此和自己产生更大的隔阂,都无所谓。

    至少,她还留在自己身边,一伸手就可以触碰到她,可以拥她入怀,可以亲吻她,和她享受着每一分每一秒。

    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却像是仇人一样,眼眸中写满了讽刺和怨恨。

    但是,就算是恨也好,爱也好,都是相辅相生,彼此之间不离不弃。

    深吸了口气,傅槿宴一言不发,一手牵着宋轻笑,一手牵着傅孟辰,转身就朝着机场外走去。

    韩潮见状,连忙反应过来,急急忙忙的呵斥:“傅槿宴!你站住!你要带着笑笑去哪里?”

    “我和我的妻子儿子去哪里,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傅槿宴连头都没有回,声音冷淡中夹杂着讥讽,“韩潮,认清楚一点,我们才是一家人,你现在就是一个裸的外人,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你都没有资格质问我们的行踪,你没有资格,一点儿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