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二章 我们并没有离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片刻之后,宋轻笑轻轻地咬着唇,看着傅槿宴,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挣扎和委屈,“傅槿宴,你不要一次次的用孩子来威胁我,当初我要出国散心,你就用辰辰来威胁我,不让我走,现在我想要重新开始我的生活,你还是要横加阻拦,究竟你对我有多大的怨恨?你就这么的想要看着我痛苦的活不下去,你才开心是吗?”

    说话间,眼泪已经控制不住,潸然泪下,她捂着嘴低声的哭泣,声音呜呜咽咽,听起来委屈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韩潮心疼的不行,搂着她肩膀的手紧了紧,无声的安慰着她。

    傅槿宴冷眼旁观,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眼眸中的冰霜已经凝结成型,紧紧地锁定着韩潮搂着宋轻笑的那只手,狠厉的模样,仿佛是想要将他的手剁下来一样。

    ——那是你能随便碰的吗?

    又是一段沉默之后,宋轻笑伸手将眼底的泪水抹去,抬头看着傅槿宴,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悲哀:“傅槿宴,今天不管你要说什么,都已经不能再阻止我了,我是一个自由的人,我有权利去选择我的人生,谁都没有资格来替我做决定,尤其是你!”

    说完,她深吸了口气,转而面对着韩潮,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声音柔和中夹杂着哽咽,“韩潮,刚才我们的事情被打断了,但是没关系,现在再继续也是可以的,你觉得呢?”

    “只要你还愿意,我没有任何的意见。”韩潮的脸上是一贯温和舒朗的笑容,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宠溺和宽容,仿佛在无声的诉说着:只要是你,无论是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在意。

    说着,韩潮就顺势再一次单膝跪地,举着手中的戒指,郑重其事的再一次问道:“笑笑,我想要余生都有你的陪伴,我们携手共度余生,你愿意给我这个机会,嫁给我,好吗?”

    “我……”

    “她不愿意。”

    依旧是再一次被打断,和刚才的情形一模一样。

    宋轻笑这次真的是要被气疯了,瞪着眼睛死死的看着他,心中的咒骂已经忍不住了,却在听到他接下来的话的时候,瞬间愣在了原地,膛目结舌,一脸的骇然,像是被雷劈中一样,完全动不了,连表情都做不出来了。

    “她不愿意,因为她还没有和我离婚,还是我的妻子,若是答应了你,那她就要犯重婚罪了,你觉得她会愿意吗?”

    “你说什么?!”

    不仅仅是宋轻笑愣住了,韩潮更是震惊的难以冷静,连声音都激动得破了音,表情更是变得十分扭曲。

    面对着他们的表情,傅槿宴显然十分满意,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别有深意的笑容,声音一如既往的沉着冷静,“我说的你没有听清楚吗?我和笑笑根本就没有离婚,还是夫妻关系,你现在向她求婚,让她嫁给你,是想要她再次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吗?”

    “我……”

    突如其来的逼问使得韩潮节节败退,不知所措,完全陷入了茫然的地步。

    而一旁的宋轻笑渐渐地回过神来,瞪大了眼睛,表情充满了惊恐,嘶哑着嗓音质问:“你说什么,我们没有离婚?你开什么玩笑,明明离婚协议书上都已经签字了,难道你还不承认吗?”

    “我只是签了字,但是并没有拿去公正,况且……”轻哼一声,傅槿宴的脸上挂着一丝丝讽刺,淡然的说道,“那份离婚协议书,我给过你吗?我记得当时我只是打电话告诉你我签了字,是吧?要是这么说,我应该是连字都没有签,所以你现在还是我傅槿宴的妻子,明白了吗?”

    “怎么,怎么会这样呢……”

    周围围观的粉丝们此时也是一脸的赫然,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情竟然发展到这个样子了。

    原本以为离婚的人,其实没有离婚,原本以为能够在一起的人,也没有办法在一起了。

    “宋轻笑没离婚,那她和韩潮就没有戏了呀。”

    “韩潮好不容易来求婚了,结果竟然……玩谁呢?”

    “这几个人之间的关系还真的是越来越复杂了。”

    “我靠,这神剧情,神展开,我完全已经无法正常的消化了,太可怕了!”

    这样的结果显然是宋轻笑完全都没有预料到的,对于傅槿宴的话,她向来是深信不疑,当初他说已经签了字了,那她就相信了,后来傅槿宴又亲自爆出来两人离婚的消息,她就更加相信了,再加上后来他和郑婉儿的种种亲密绯闻,两人亲密无间,令她在伤心之余,心中不曾存有一丝一毫的怀疑,始终都坚信着,他们已经离婚了。

    可是现在傅槿宴居然又告诉她,并没有。

    没有离婚,他们之间竟然还是夫妻关系,一直以来,自己都是被蒙在鼓里,像是做了一个梦一样,以为梦中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结果却发现,并不是如此,梦醒的时候,所有的一切也就都破碎了,再也找寻不回来了。

    “你怎么,怎么可以骗我?”宋轻笑喃喃的问道,脸上的表情写满了迷茫和无措,像是难以接受这个消息一样。

    确实,本来以为已经结束的关系,现在却又回到了原点,这让她怎么能够接受。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一直以来,自己所做的这一切,所受到的这一切一切的委屈,冤屈,不公平的对待,又该怎么说呢,都是她活该吗?是她应该遭受的吗?

    不是!

    不是!

    宋轻笑瞪得滚圆的眼眸上布满了可怖的红血丝,整个人看上去显得很是狰狞,不见往日的温婉模样,令人看了,心中发虚。

    面对着她如此模样,傅槿宴并没有觉得有多可怕,看着她的眼神中依旧充满了温柔,就像是一直以来,两人感情最深厚的时候,他对着她的时候是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