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吃不下饭,睡不着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韩潮脸上流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显然没有想到,竟然会从这么小的孩子的嘴里听到这样的话,一时之间还有些不能适应,反应不过来。

    一旁的宋轻笑虽然也有些惊讶,但是反应并没有他那么大。

    毕竟是自己的孩子,什么样的性格和脾气她是最了解的。傅孟辰从小就表现出了高于同龄人的聪明才智,所以行事作风之间,总是天真之中掺杂着老练,只是轻易地不会展现出来,毕竟他到底还是一个孩子,他们也希望他能够像正常的孩子一样健康成长,所以从来都没有刻意的去向旁人展示他的与众不同。

    ——或许在傅槿宴和宋轻笑的眼中,傅孟辰也并没有什么太特别的地方,和每一个孩子都是一样的。

    看着韩潮被傅孟辰挤兑得无话可说的模样,傅槿宴在心中冷笑不止:小样儿,以为当初的小恩小惠就能收买我儿子?痴人说梦,我儿子要是那么轻易就叛变,那也就不是我的孩子了。用自己的智商去丈量其他人,才是真的愚蠢!

    “辰辰,我……”

    张了张嘴,韩潮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仿佛这个时候说什么都没意义了,傅孟辰的态度已经表现了很明显了,不会再听自己的话,至于宋轻笑……

    他的目光刚刚转到宋轻笑的身上,还没等说什么呢,就听到傅孟辰欢悦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妈妈,妈妈,我好想你!抱抱!”

    说话间,一个小小的身影已经从一旁冲了过来,猛地一下子就扑到了宋轻笑的腿上,小短胳膊将她纤细的腿抱得紧紧地,誓有一种死也不松手的架势。

    而就在傅孟辰冲过来抱紧她的时候,宋轻笑就忍不住,连忙蹲下身子,将那个小小的身子一把拥入怀中,眼眸中围绕许久的泪水终于还是隐忍不住,轻轻一眨,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滴落在他的衣衫之上,瞬间消失无踪,只剩下一个不是很圆润的痕迹,证明这里曾经有过泪的痕迹。

    怀里的身体软软的,香香的,和记忆中的重合在一起,终于这一次不是在做梦,自己又能够搂抱住这个朝思暮想的小小身体了。

    真的,心情复杂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

    抱了一会儿之后,傅孟辰动了动,从宋轻笑的怀抱中退了出来,看着她泪眼婆娑的模样,连忙伸出小手,轻轻地将她脸上的泪水擦干净,奶声奶气可爱无比的说道:“妈妈,你别哭了,你一哭,辰辰也想哭,辰辰好想你哦,每天睡觉都睡得不是很安稳,总是想着以前你抱着我讲故事的时候,连饭都吃着不香,冯奶奶都说我瘦了。”

    闻言,傅槿宴的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一下,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小小的身体,心中扬起了浓浓的无奈。

    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你也就是骗骗你面前那个小傻子!

    还说自己瘦了,能不能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不能仗着自己年纪小,就觉得什么都可以瞎扯的好吧!

    没有人知道傅槿宴心中的想法,他的表情控制的也很到位,基本上没有人能够从他的脸上窥探到他的内心世界。

    ——除了宋轻笑。

    宋轻笑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能够从他没有太大变化的面部表情上,看出他的心情是什么样的,大概这便是所有夫妻的共性吧。

    两人待在一起久了,即使不用说话,也能凭感觉去揣摩,这也是最直抵核心的。

    然而此时此刻,宋轻笑的注意力都在傅孟辰的身上,根本就没有闲工夫搭理他,所以也就不知道他的内心世界是多么的丰富多彩。

    “妈妈,爸爸说你们吵架了,所以你才要走,但是爸爸已经知道错了,他都跟你道歉了,所以你就不要生气了好不好?你之前不是教导过我,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吗?那爸爸知道错了,是不是也还是好孩子,你是不是也能原谅他了?”

    “我……”

    想想自己现在的这个年龄,竟然被一个几岁的小孩子问的哑口无言,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想想也是挺丢人的。

    但是想到他问的那些话,宋轻笑却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有些事情,不是他这个年纪能够理解的,甚至这件事,她都没有想过要告诉他,因为没什么必要,都已经发生了,无可挽回了,又何必一次又一次的提起,将伤疤重复揭开,疼的只是自己。

    深吸了口气,宋轻笑尽量使自己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没有因为情绪太过激动而显得扭曲,柔声的解释道:“辰辰,妈妈是说过这些话,但有些事情是要视情况而定的,不是每次犯错误都可以被原谅,也不是谁犯了错误都可以被原谅。你还小,所以有些事情理解的不是很全面,我也没有和你讲的很透彻,等到你大了之后,自然而然就会明白妈妈的难过和委屈,知道吗?”

    傅孟辰看着她,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酷似傅槿宴的脸庞上是清晰可见的迷茫的神情。

    就算是再聪明的孩子,也有他在这个年纪还没有经历过,所以不能理解的领域,就像此时宋轻笑所说的这些话。

    不过幸好宋轻笑也只是发表一下自己的想法,并没有奢望着他能够理解,或者说,她不过是想要借着这个由头,说出自己的心声,一个完全不用有所顾忌,能够大胆的畅所欲言的机会——即使她并没有说什么。

    眼看着傅孟辰马上就要败下阵来,站在身后的韩潮脸上流露出了些许庆幸的表情,但是也没有表现的太明显,轻咳一声,又是一开始云淡风轻的模样。

    上前一步,他想要摸摸傅孟辰的头,结果手刚伸出来,还没有触碰到他,就看到他被一只大手拉着抱在了怀里。

    顺着看过去,当对上傅槿宴那个清冷的眉眼的时候,韩潮轻嗤一声,若无其事的将手收了回来,顺势揽着宋轻笑的肩膀,将她扶了起来。

    几个人面对而立,彼此之间相顾无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