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章 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自从上一次被媒体堵在一起之后,两人就没有再见过面,如今却是如此突然的在这里,在这样的场合之下,宋轻笑说不清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有一种……造化弄人的感觉。

    “傅槿宴,你又想要折腾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不是吗,为什么你就不肯放过我,就一直像个冤魂索命一样对我穷追不舍,不肯放过我?我们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冤仇?”

    看着她一脸厌恶的样子,傅槿宴只觉得自己的胸口像是被巨石狠狠地砸了一下,疼的他连呼吸都觉得困难,胸膛之中仿佛撕裂了一般。

    咬紧了牙关,他没有说话,只是伸手摸了摸抱在怀里的傅孟辰。

    “妈妈。”

    傅孟辰小小的头扭了过来,看着宋轻笑,那是一张和傅槿宴有着九成相似的脸,只是比傅槿宴要缩小许多,

    听到他的稚嫩的童声,宋轻笑身体微微一怔,似乎是有些畏惧。

    刚刚看到傅槿宴的时候,她自然也看到了窝在他怀里的傅孟辰,那个她朝思暮想的小可爱,现在就出现在她面前,但是她不敢上前,甚至都不敢去呼唤他,心中总是有一种感觉,自己一旦开了口,就会永远的被傅槿宴治住,再也逃脱不掉了。

    可那是自己的孩子,自小养在身边,疼着宠着的宝贝,分开这么长时间,宋轻笑思之若狂,简直要濒临崩溃的边缘。

    当初傅老夫人给她的那个视频,曾经一度成为她的精神支柱,每次想傅孟辰的时候,她就会点开看看,然后……泪流满面。

    那种思念的感觉,没有当过母亲的人是无法深刻体会到的。

    而此时,傅孟辰对她喊出了那声好久都没有听到的“妈妈”,宋轻笑原本心中的坚持瞬间崩塌瓦解,好不容易竖起来的护盾也碎成了粉末。

    “妈妈,你不要辰辰了吗?你不是说过你最爱辰辰的吗?辰辰想要妈妈和爸爸在一起,不想要别人,妈妈,你快回来吧好不好,我想要晚上让你抱着给我讲故事,不然我都睡不着。”

    抱着他的傅槿宴听着他奶声奶气的话语,心里却觉得异常的憋气。

    什么叫做“抱着讲故事,不然睡不着”?

    平时在家里的时候,睡得比谁都香!

    臭小子,不要以为自己年纪小就可以瞎说话,想要占我媳妇儿的便宜,问过我的意见了吗?

    要不是现在还需要你来挽留一下,分分钟就给你扔回家去好好的“睡一觉”了!

    听着傅孟辰的话,宋轻笑的心里顿时像打翻了调料瓶,五味杂陈,很不是滋味。

    孩子年纪还小,本来就需要父母陪伴在身边,悉心教导才好。

    而他们现在,却走到了分道扬镳的地步,这对于傅孟辰来说,真的是一个很重的打击,他虽然年纪小,但有很多事情他也能够明白了。

    ——比如,他知道,他的爸爸妈妈已经分开了。

    听到傅孟辰的话,宋轻笑心中原本的坚定渐渐地被瓦解,所思所想也都在发生改变。

    无论当初是多么的确定,可是在自己朝思暮想的孩子面前,所有的坚持都不堪一击。

    宋轻笑知道,在傅孟辰面前,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她不想看见那张稚嫩的脸上浮现出令人心痛的难过和失望的神情,也不希望在那张脸上看到对自己的失望。

    咬了咬牙,她刚想要说些什么,就感到自己的手似乎是被人扯了一下。

    扭过头看去,正好对上韩潮眸色深沉的眼眸,其中的神情令她难以形容,夹杂着一种惊慌,恐惧和难过,十分的复杂,但她能肯定的是,韩潮现在,很不开心。

    确实,原本都已经要听到自己的答案,就差那临门一脚,可是在这个时候,却被这两个“不速之客”打断,就像是饥饿了好久的人,终于看到了一块蛋糕,他拼命地爬过去,已经可以嗅到蛋糕的香气了,伸出手,马上就可以触碰到,然后……

    被人一手掀翻在地,踩成了一滩烂泥!

    希望,瞬间破灭。

    但韩潮还没有彻底放弃,他的希望也并没有彻底的破灭,毕竟现在的局势虽然还有些纠缠,但是没有到最后一刻,怎么就能确定宋轻笑会弃他而去呢。

    毕竟——

    “辰辰,还记得我吗?”

    看着站在面前对自己笑得一脸和善的韩潮,傅孟辰没有丝毫犹豫的点了点头,声音清脆响亮:“记得,你是韩潮叔叔。”

    闻言,韩潮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扩散,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柔和:“辰辰真聪明,果然还记得叔叔。那辰辰,以前叔叔是不是问过你,愿不愿意妈妈和叔叔在一起,你说你都可以,只要妈妈开心就好,为什么现在要说这些话,是不是……有人教了你什么?”

    话已经说的很直白了,他就差指名道姓的说傅孟辰刚才说的话是傅槿宴教的了。

    毕竟在他的认知里,一个半大的孩子能知道什么,说的那些话,做出来的那些举动,不过都是因为大人的教唆,有样学样罢了。

    利用一个孩子,也是有够卑鄙的了!

    傅槿宴听出来他言语中的含沙射影,嗤笑一声,并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的神情已经将他的意思表达的淋漓尽致了——庸俗,可笑!

    “韩潮叔叔,你说的不对,没有人教我什么,是我自己心里就这么想的。”傅孟辰小小的眉头皱在一起,脸上摆出一个严肃又正经的神情,和他的年纪极其不相符,但是看上去却并没有过多违和的感觉。

    “我之前确实是这么说的,因为那个时候我和妈妈在一起,我觉得妈妈不开心,所以我想要她能够开心。可是后来我和爸爸在一起之后,我发现爸爸也不快乐,他每天都很不开心,我也想爸爸开心,也想妈妈开心。以前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的时候,都是特别的开心的。所以韩潮叔叔,对不起。”

    说着,他从傅槿宴的怀里滑下来,站在地上,对着韩潮举了一个九十度的躬,之后站直身体,稚嫩的小脸上一派严肃正经的模样,“叔叔,对不起,我要为我之前说过的话道歉,但是我现在真的不希望我妈妈和你在一起,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