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九章 她不愿意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笑笑,我们认识已经好几年了,当初我还在酒吧里面驻唱的时候,就对你一见钟情,但是那时候,我们之间还有着无法跨越的鸿沟,所以即使我喜欢你,但我还是要将我的想法深深地埋在心底,因为我不想因为我对你的爱慕,使你产生什么困扰,或者是麻烦。后来我被星探发现,远走他乡去发展我喜欢的事业,一走就是好几年,我们之间的联系也一断就是好几年,一直都没有联系,那个时候我都在想,我们之间是不是就要这么的结束了,今生都没有机会和你共度余生了。”

    说到这里,韩潮笑了笑,只是表情看起来略显得有些苦涩,或许是想起了往日的岁月,有些怀念,还有些遗憾。

    “但没想到的是,我终究还是回来了,回到了这个我们相识的地方,当我的脚踏上这一片土地的时候,我在想,这是不是上天给我的一次机会,让我能够将我当初的遗憾有一个弥补的机会。我很感谢我回来了,并且我们之间还有着联系,无论是当初的友情,还是现在的爱情,都是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我更加庆幸我坚持到了现在,让我能够有机会为自己的爱情再次拼搏,也是因为如此,最终的结果,是我最想要得到的,我们终于在一起了,走在一起的时候,我们之间的关系不再是‘朋友’,而是‘情侣’,是‘恋人’,这种感觉,是我迄今为止最好的感受,比我站在领奖台上,手捧着奖杯的时候还要开心,还要幸福。”

    “笑笑,我一直觉得,两个人能走到一起,是一件十分不容易的事情,所以我想要好好地珍惜我们之间的这段感情,不要让它被辜负。这段时间,你受到了很多委屈,被泼了无数脏水,背了很多黑锅,而我不在你身边,心疼你,担心你,却又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我真的无比的痛恨我的无能,不能时时刻刻将你护在身后,任谁都不能伤害你。现在我回来了,我回来保护你来了,以后有我在,没有人敢随意的伤害你,你就是我的小公主,理应被宠爱。”

    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韩潮的脸上竟然浮现了些许的紧张和忐忑,呼吸渐渐地都变得有些急促起来,像是一个青春懵懂的大男孩,面对着喜欢的女孩子的时候,纵使平时再大大咧咧的,在这种时候,也会变得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深吸了口气,韩潮咬了咬牙,脸上的表情越发的坚定,仿佛是终于下定了决心一般,将手中的钻戒向前送了送,目光坚定不移,带着浓浓的期盼和激动。

    “笑笑,我想要有一个能够永远保护你的机会,能够将你纳入我的羽翼之下,让你一生无忧无虑,幸福到永远。所以,今天,我在这里向你求婚,希望你能够嫁给我,让我们成为一家人,让我能够名正言顺的护着你,爱你,一起携手走过一生,好不好?”

    看着跪在面前的男人诚诚恳恳的说每一个字和每一句话,宋轻笑的心中就像是荡起了秋千一样,难以平静。

    开始知道韩潮要向她求婚的时候,她的感觉还很平淡,除了一开始的惊讶以外,就没有太特别的情绪了,总觉得像是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心态一直保持得很淡定。

    可是直到看到韩潮出现在自己面前,看着他在自己的面前跪下,掏出钻戒,一字一句,情真意切的诉说着他对自己的感情,宋轻笑才发现,自己的心,也没有想象中那么的淡定,也会紧张激动得心跳加速,不知所措,也会因为他话语中的某一句话而感动的红了眼眶,紧紧地咬着下唇,忍着不让眼泪掉出来。

    毕竟这里还有这么多人呢,自己要是真的哭了出来,到时候又会被旁人认为是矫情做作,恐怕会再一次黑出翔。

    “笑笑,你愿意嫁给我吗?”

    韩潮又再一次问道,脸上也挂着紧张的神情,忐忑不安的等待着她的回答。

    虽然最终的结果他早就已经知道了,但今时不同往日,当自己真正的面对宋轻笑下跪求婚的时候,心中忐忑得感觉心脏都要从喉咙处蹦出来了。

    宋轻笑手捂着嘴,眨了眨眼睛,将眼中的液体吞回到肚子里面去,注视着他的眼睛,缓缓点了点头,粉唇轻启,声音带着些许哽咽:“我……”

    “她不愿意。”

    突然,旁边插过来一个冷冽的声音,将她没有说完的话擅自改了意思。

    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宋轻笑猛地扭过头去,看着正在朝自己走过来的两个人,瞪圆了眼睛,脸上满满的都是惊讶和不可思议。

    ——竟然是傅槿宴抱着傅孟辰走来了!

    韩潮看到傅槿宴走来,脸色一变,缓缓的站了起来,下意识的站在了宋轻笑面前,将她护在了身后,一脸戒备的看着傅槿宴,声音冷漠得像是数九寒冬的风雪:“傅总,这么巧,你也在这里,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你的求婚,宋轻笑恐怕是不能答应了。”傅槿宴的声音与他相比,也没有柔和到哪里去,两个人就像是两座冰山一样,谁也不愿意退让一丝一毫。

    闻言,韩潮冷笑一声,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屑一顾,对他的话置若罔闻,“傅总莫不是来搞笑的?我和笑笑求婚,与你貌似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你们之间早就已经结束了,笑笑喜欢谁与你无关。而且我在这里奉劝傅总一句,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要强求,珍惜身边人。郑婉儿说不定现在就在哪个角落等着你呢,到时候若是再闹出什么误会来,我看你要如何收场,笑笑已经不能再承受更多的非议了,傅槿宴,你若是一个男人,就不要没完没了的纠缠不清,好聚好散,大家以后见面还能是朋友,难道这样不好吗?”

    没等到傅槿宴说什么,被韩潮护在身后的宋轻笑上前一步,站了出来,面对着傅槿宴,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难以形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