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 跪下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觉得,自己现在就像是动物园里正在被围观的猴子一样,接受着众多的人的目光的洗礼,她心里别扭,偏偏还不能拒绝——没有办法拒绝,跑不掉,更不能呵斥让她们不要再看自己了,真的要是教训了,自己就等着被更严重的黑了。

    于是,她就继续坚强的站在那里,脸上无畏无惧,一片坦然,正好对上韩潮看过来的眼神,甚至还对着他微微的笑了笑。

    韩潮缓步的朝着她走了过来,直到站在她的面前,停住脚步,和她相对而立。

    周围的粉丝见此情况,不约而同的将场地让了出来,静静地看着他们,谁都没有说话,连之前的欢呼声都已经停止了。

    一时之间,机场中除了偶尔响起的陌生人的交谈声和脚步声,就再也听不到其他的声音了,安静的令人心里发虚。

    “我回来了。”韩潮摘下口罩和帽子,似乎是头发被帽子压的有些塌,所以还顺手抓了抓,明明动作随意的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可是看在粉丝的眼中,就是一种裸的引诱,于是短暂的安静之后,周围又响起了起此彼伏的惊呼声,虽然不是很响亮,但是架不住发出声音的地方多,所以揉在一起,声音的音量也是不容小觑的。

    “哇,好帅好帅啊!”

    “果然长得好,干什么都充满了了吸引力,太可爱了!”

    “不行了,我感觉我都要窒息了,快扶我一下,问问韩潮能不能给我做个人工呼吸。”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正好碰上周围有一瞬间的安静,于是众人的目光便不约而同的投到了说话的那个女孩的身上。

    突然被这么多人的目光洗礼,女孩还有些不适应,又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的时候,瞬间脸就爆红了,一下子躲到了好朋友的身后,怯生生的露出一只眼睛,小心翼翼的看着。

    无论她们平时表现的多么的热情开放,但是真正的面对着这样的场合的时候,还是会害羞的不知所措。

    不过周围的人也并没有将过多的精力投到她的身上,看了两眼之后就将目光重新转回到了韩潮和宋轻笑的身上。

    面对着韩潮的柔情蜜语,只见宋轻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神情看着温柔又静雅,就像是古时候的大家闺秀一样,温文尔雅,令人感觉十分的舒服:“回来了,一路上辛苦了。”

    “还好,”摇了摇头,韩潮的眼眸中亮起了夺人的光彩,声音中都是隐藏不住地欣喜,带着些许的颤抖,哑着嗓子低声问道,“那你准备好了吗?”

    因为他的声音实在是太小了,所以除了离他最近的宋轻笑以外,没有人听到他刚刚说了什么。

    而宋轻笑则是微微一笑,压下心中的忐忑和紧张,缓缓的点了点头,无声的告诉他自己的答案——准备好了。

    见状,韩潮脸上的笑容越发的扩大,配着他本来就俊逸非凡的容颜,越发的俊朗迷人,周围的一层层的小迷妹们再次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令人浮想联翩的声音,一个个的脸上都是满面桃花,像是动了春心一般。

    没办法,韩潮的笑容的杀伤力实在是太大了,她们的道行实在是太浅了,根本就抗拒不住。有些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已经软了腿,要不是被身后的好友搂住了,现在就已经和大地来一次亲密的接触了。

    然而还没等她们习惯这个笑容的时候,就看到韩潮突然将背包脱了下来,交给了跟在身后的助理,然后手插进口袋掏了掏,掏出一个黑色的小盒子。

    随后,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眼神之中,韩潮曲起一条腿,径直的在宋轻笑的面前单膝跪下!

    跪下了!!!

    当众人反应过来,他的这个举动是要准备做什么的时候,周围围着的粉丝们全都无法再淡定了,一个个捂着嘴,发出了隐忍不住的惊呼声,脸上挂满了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

    若是偶像的女朋友来接机,她们能够承受,两个人当众卿卿我我,她们也能忍,但是这个求婚……实在是忍不了了!

    怎么就一声不响的行动了呢,连点儿预告或者是打个招呼也好,但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就直接跪下来求婚了,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只顾着自己开心就好,都不顾及她们这群人死活的吗?

    这样就真的是有些太过伤人的心了。

    这一次,终于有心理承受能力弱的女孩子忍受不住,眼睛一翻,身体一软,直直的倒在了身旁朋友的怀里,不省人事。

    而其他的相对于心理承受能力还好一些的,虽然没有晕,但是也都是脸色惨白,眼眸中荡漾着惊恐,捏着手中的灯牌,力气越发的大了起来,几乎要将整个灯牌的边缘都捏碎。

    她们的眼睛都不敢眨一下,就这么直直的盯着韩潮,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每双眼睛都落在了那枚钻戒的上面,看着在灯光的照耀下,散发出来的夺人的光芒,刺瞎了在场除了宋轻笑和韩潮以外的每一个人的眼睛。

    相对于粉丝们极度疯狂的内心和表情,身为当事人的宋轻笑则显得很是淡定,脸上适时的流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这倒不是装的,虽然早就已经打过招呼了,但是真的事到临头的时候,还是有些小惊讶的,若是说心里一点儿触动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毕竟现在跪在眼前的这个人是实实在在的喜欢自己,并且一直都护着自己,每次不管遇到什么问题,都将自己护在身后,独自一人去承受狂风暴雨,毫无怨言,为数不多的几次争吵,也都是因为自己将他推得太远,完全是当成陌生人一样,所以他才不开心了。

    但即便是争吵,冷战,也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永远都不是自己先低头,认错的永远都是他。

    这么一个包容自己的小脾气,无条件宠着自己的男人,此时此刻跪在自己面前,准备向自己求婚,这是多么大的福气,是多么难得的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