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五章 她是真的喜欢韩潮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知道,但是……”

    咬了咬唇,萱萱的脸上的表情变得很是纠结,仿佛在纠结应该怎么解释这件事情,毕竟有些事情,并不是光靠一张嘴就能解释得清楚。

    “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其实我们都不清楚,都不过是在揣测和判断,没有实际的证据和根据。但是经过我这几次的感受来说,傅总应该不是那种会辜负笑笑姐的人,这其中一定是掺杂着什么误会,所以他们才闹到了今天的这一步,但是不用担心,这些事情完全都不用放在心上,因为我看着他们两个之间,似乎还有些不一样的苗头,到最后笑笑姐究竟会和谁在一起,还真的是不清楚呢。”

    听到萱萱这么说,小纯的心里也泛起了嘀咕,皱着眉头想了又想,还是没有想明白其中的关键问题。

    见状,萱萱不顾形象的翻了一个白眼儿,很是嫌弃的撇了撇嘴,耐着性子和她解释道:“前两天我去楼上找茶包,路过笑笑姐的办公室的时候,一不小心听到了她正在和韩潮聊天,我正好听到了一个震撼力十足的消息——韩潮要在回国的那一天向笑笑姐求婚,而且笑笑姐竟然都没有反对。”

    闻言,小纯也是惊讶的张大了嘴,显然没有想到会听到这样的消息。

    虽然宋轻笑和韩潮早就已经公开了,可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实在是不像一对陷入热恋情侣,反而更像是亲人,朋友。

    可就是这样关系的两个人,竟然还要求婚,还答应了……事情充满了违和感,实在是令人难以理解。

    这个世界已经进化成了她不了解样子么?

    “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已经惊讶的什么都不知道了,随后趁着她没有注意到我,我就赶紧跑了回来,犹豫了好久,终于还是决定将这件事告诉傅总,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想要挽回笑笑姐,但终究要有个希望才可以,总不能事情都已经成为定局的时候才追悔莫及,那样就未免显得实在是太可怜了。”

    “可怜?!”

    看着这么柔弱的一个词语被定在傅槿宴的身上,小纯的嘴角不自觉抽了抽,总觉得这个画面充满了满满的违和感,怎么想都觉得很诡异。

    “那可是傅槿宴傅总,你说他可怜?我的妈呀,萱萱,你的脑子是不是刚才被门给夹了?不然正常人怎么可能会觉得傅总可怜呢。”

    听到她的话,萱萱很是不给面子的翻了一个白眼儿,“你的脑子才被门框夹了呢,我告诉你,一个人不管平时看着多么的沉稳淡定,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一样,但是一牵扯到有感情时,所有的伪装都没有了意义,一个人的心思会被暴露的一清二楚。你没怎么谈过恋爱,所以自然不太清楚这其中的关键,以后等你涨足了经验,就会有所了解。”

    闻言,小纯轻轻地哼了一声,仿佛对她说的话很不以为然,却又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反驳——毕竟她确实没有谈过几次恋爱,在感情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不如萱萱在这方面经验丰富,什么都能够看到明白。

    只是——

    “既然笑笑姐想要答应韩潮的求婚,那就说明她是真的喜欢韩潮,所以你为什么还是要帮着傅总?他们都已经离婚了,当初离婚协议都是自愿签的,而且你看他和郑婉儿传的那些绯闻,都有模有样的,最关键的是,最近笑笑姐的遭遇,傅总都没有站出来说过一句话,眼睁睁的看着笑笑姐被欺负,却无动于衷,这样的情况,你真的觉得他是在意笑笑姐的吗?反正我是没有看出来。”

    “这个……”

    对于小纯所说的这些事情,萱萱突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

    想了又想之后,她也没有想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只能含糊其词的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合理。但是我总是觉得,傅总应该不是很喜欢那个郑婉儿,你看他面对着郑婉儿的时候,基本上都没有什么笑模样,可是当初和笑笑姐在一起的时候,就不是这样子的,虽然看起来也是冷冰冰的,但对着笑笑姐的时候,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消散过。一个人的真实的情绪和感受,是可以通过眼神表现出来的,反正从我的观察来看,傅总面对着郑婉儿的时候,表情要多冷静有多冷静,像是面对一个陌生人,又或者是一尊根本就没有生命的蜡像一样,无动于衷。”

    小纯听了,也在脑海中仔细思考了一番这个问题,发现确实如她所说,每次在网上看到他们的新闻时,傅槿宴永远都摆着他那个棺材脸,面无表情。

    原本以为他向来便是如此,所以并没有太多的人在意这方面的事情,就觉得他本来性格就冷漠无情,对谁都是不假辞色。

    可现在听萱萱这么一说,她才回想起,当初傅槿宴和宋轻笑一起出现在工作室的时候,傅槿宴上一秒还是高冷之花的模样,看到宋轻笑走过来,顿时收敛起全身迫人的气势,脸上带着温柔如水的笑容,眼眸中都是见到心上人的喜悦,整个人瞬间变身大金毛,完全是变了一个人,令人难以想象。

    “你说的也有道理,可我还是觉得不得劲儿。”

    皱着眉头,小纯的脸上还是带着有些无法言说的表情,“毕竟平心而论,如果我喜欢的人,在我受到各方各面的攻击,几乎已经快要被逼上绝路的时候,始终得不到一丝一毫的回应,那这样的人,就真的没有任何留着的意义了,换成是我,就算他再完美,再吸引人,可我还是不稀罕,一定要敬而远之,不然以后受伤的一定会是自己。”

    “你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只是不太好说。”

    萱萱也是皱着眉,愁眉苦脸,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