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他会在暗中帮忙解决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萱萱被她的声音唤回了神智,瞳孔逐渐聚焦,看着她,眨了眨眼,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摇了摇头,笑容有些勉强:“没有,没有,我身体很好,就是刚才想到了一些事情,有些走神,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闻言,宋轻笑又仔细观察了一下她的神情,确定她确实是没什么太大的问题,便逐渐放下心来,点了点头:“没事就好,要是哪里不舒服,记得一定要告诉我,或者是去医院好好地检查一下,不许自己硬扛着知道吗?别以为自己年纪轻,就不拿身体当回事,现在觉得没什么,但一旦你过了三十岁的时候,所有的隐患就都会出现了,到时候,你就算是想哭都没地方哭去了。”

    “嗯,我知道的,笑笑姐,你不用担心我,我真的没事。”对着她笑了笑,萱萱的模样看着还和往常一样,活泼阳光,明媚的像是一株向日葵,充满着活力,“我可是十分惜命的,真要是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分分钟就请假去看病了,绝对不会硬拖着,所以你就不要担心了,真的没事。”

    “没事就好,没有什么事情比自己的身体更重要的。”

    笑了笑,宋轻笑又嘱咐了她们一番,转身离开了工作室。

    待她的身影消失在眼前的时候,小纯伸手扯了扯坐在身旁的萱萱的衣袖,在她看过来的时候,悄咪咪的问道:“萱萱,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啊?”

    “我?我能有什么心事。”

    扯了扯嘴角,萱萱露出一个不以为然的笑容,但是神情看上去却并没有她想要表现出来的那么坦然。

    小纯仔细的在她脸上又打量了一番,轻轻地皱着眉头,有些无奈的说道:“萱萱,你知道吗?你有一个小毛病,就是每次你心虚的时候,都会不断地舔嘴唇。”

    说着,伸手指了指她的下颌,“就像你现在这个样子。”

    闻言,萱萱下意识的就想要低头看一看,结果一低头才想起来,自己貌似并不能看到。再一抬头,面前正好有一个镜子,将她的动作映衬得清晰无比。

    见状,萱萱的脸上浮现了些许尴尬的神情,笑容有些勉强,咬了咬唇,最终长长的叹了口气,嘴角有些向下垮,语气稍显无奈,“好吧,既然都已经被你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但是你知道了,千万不要告诉笑笑姐好不好?至少暂时先不要告诉她,不然的话,我担心她知道了会弄死我的。”

    听到她说的似乎状况还有些严重,小纯也不由得紧张了起来,拧着眉,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我也不是那么碎嘴的人,你不想让我说,我就绝对不会说的。”

    萱萱自然知道她向来是说到做到,而且也不是那种嘴碎的性格,对她很是放心。

    “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就是……”

    虽然已经决定要说出来,可是话到了嘴边,萱萱还是有些犹豫,不是不想说,而是她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情,总觉得自己像是背叛了宋轻笑一般——虽然自己最开始的目的也是为了能够帮助她而已。

    深吸了口气,在小纯充满了好奇和忐忑紧张的眼神中,萱萱终于还是鼓起勇气,将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其实是傅总,他前一段时间突然找上我,说希望我能够好好照顾一下笑笑姐,然后若是发现她有什么需要,或者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就及时通知他,他会在暗中帮忙解决的。”

    “有什么需要和帮助……”

    皱了皱眉,小纯突然想起了之前的一件事情,瞪圆了眼睛,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那,上次那几个熊孩子来闹事的事情,是不是你告诉了傅总,然后他去处理,所以那几个孩子才会得到那么严重的惩罚?”

    事情过后,宋轻笑也曾经让小纯去警察局询问一下,那几个孩子的状况如何了。毕竟平心而论,她确实是没有受到什么影响,而且最主要的是,过了两天之后,她心里的气也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又因为在节目上趁机怼了郑婉儿,心情逐渐的变好,对于那几个孩子,也就没有一开始的时候那么愤怒了。

    原本以为过了这么多天,她们应该早就回家了,结果小纯去了之后才知道,她们确实是回家了,但是也都在第二天搬家走了。

    ——因为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学校已经容不下她们,她们也忍受不了同学老师之间的指指点点。

    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宋轻笑还很惊讶,毕竟她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但她心中并没有太多愧疚的感觉,还是之前那句话,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应有的代价,年纪小从来都不是能够逃避责任的理由,既然做了,就要勇于承担责任。

    所以对于小纯拿回来的结果,宋轻笑的反应一直都是淡淡的,只是随口提了一句“怎么关了这么多天”,但再多的也就没有再说了。

    当时觉得没什么,但是现在看来,似乎事情并不是那么的简单,似乎其中还有着某些人的手笔。

    知道她应该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关系,萱萱点了点头,承认了:“没错,傅总确实是也插手了这件事,那天晚上我就给他发了消息,将事情的经过叙述了一遍,然后傅总说不需要咱们担心,他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绝对不会让笑笑姐受到任何欺负。后来我见那些熊孩子的家长找到了这里来,听着情况,应该是傅总又去施压了。”

    闻言,小纯脸上的表情很是意味深长,带着些许的无奈。

    她倒是没有想到,傅槿宴竟然偷偷地背着宋轻笑还做了这么多事情,可是——

    “你怎么会愿意答应傅总,帮他打探笑笑姐的行踪?难道你忘了,笑笑姐的那个孩子,和傅总之间,还不知道有着什么关系,若是笑笑姐原本就被他伤了心,现在好不容易平复了许多,你这样做,笑笑姐知道了,心里该得多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