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三章 去机场接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当然知道他是真心地,但就是气不过。”瞪着眼睛,宋轻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感觉自己都快要被气死了,“我生气的是,欧宫越这个老不羞的,老牛吃嫩草!也不看看自己都多大岁数了,居然还惦记小姑娘,简直是太无耻了。”

    “那个,我们之间也不过是差了八岁而已,不算太大……”方米朵小心翼翼的说道,都不敢说的太大声,担心再一次刺激到她。

    宋轻笑听了,又是一声冷笑传了过来,充满了嫌弃:“你现在全身心都在他身上了,我说什么你自然都是不相信的。算了算了,事已至此,我再说那么多也没有什么意义了,反正都已经被拱了,还能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祝福你们生活幸福,身体健康,吃嘛嘛香。”

    听着她如此着三不着四的祝福语,方米朵哭笑不得,连忙说道:“好好好,多谢笑笑姐的关心了,我会牢牢地记在心里的,等到回去的时候,我也会面对面亲自将你说的这一番话传递给宫越,想必他也会感动于你的祝福的。”

    宋轻笑一听,笑的脸皮都在抽抽了。

    感谢?只怕欧宫越听了之后,会当场抽过去,直接不省人事了。

    哼了一声,宋轻笑又问道:“既然都已经要结婚了,那东西什么的都已经准备好了吗?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我能帮你的,就一定会竭尽全力的。”

    “笑笑姐,我就知道你对我最好。”方米朵语气中的感动丝毫不加掩饰,表现的淋漓尽致,“不过我这边倒是什么都不缺,只是原本想要请你或者是珊珊姐当我的伴娘的,但是他们跟我说,不能找已经结了婚的,否则的话会不吉利。所以我就只好打消了这个念头,找了部门的其他和我关系还不错的同事来给我当伴娘了。”

    “那伴娘礼服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尤其是婚纱。”

    “也都准备好了,婚纱……是我自己设计的,宫越送去制作了出来,我上次去试了试,真的是超级好看,我一会儿给你发照片,你也一定会喜欢的。”

    闻言,宋轻笑笑着答应了。

    两人又扯东扯西的聊了一会儿之后,宋轻笑才算是准备放过她了:“这件事情暂时告一段落,但是你不要以为我就不生气了,对于你欺瞒我们的事情,情节实在是太过严重了,所以等你回来的时候,就等着我和珊珊的伺候吧,绝对让你终!生!难!忘!”

    听着她的语气,方米朵感觉虎躯一震,心中升腾起来一种不祥的预感——感觉自己这一次回去之后,只怕是再劫难逃了。

    妈妈,爸爸,救命啊!

    挂断电话之后没多久,微信里面进来的一张图片,宋轻笑点开一看,是方米朵试穿婚纱的照片。

    不得不说,她在设计婚纱这方面是真的很有天分,当初为欧珊珊设计的那一套,就是光彩夺目,现在为自己设计的这一套,更是美轮美奂,而且结合了自身的特点,婚纱整体看起来也是走的活泼可爱的俏皮风,配着她的娃娃脸,让人看上去真的是……还是觉得欧宫越在诱骗未成年少女。

    满满的都是罪恶感啊!

    收起手机,宋轻笑打开欧宫越送来的那几份文件,看着里面的订单。

    &y是大公司,相应的会接到的订单也都是很需要技术含量的,而眼下的这几份,显然是经过挑选,在宋轻笑的能力范围内的,而且还很贴心的已经谈好了价钱,差不多是最优的待遇了。

    如此贴心的举动,真的是很令人感动了。宋轻笑的心里都是暖暖的,差点儿就要因为这件事情,就忘记了他拱了自己家白菜的事情!

    ——好像方米朵成了她们家的人一样。

    撇了撇嘴,放开“私人恩怨”,宋轻笑专心的投入到工作中,毕竟下午还要去接韩潮,恐怕就没有什么时间回来工作了,虽然现在工作不多,但也要按时按点的完成,不然的话,会给客户留下更加不好的印象。

    人一旦专心的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就会忘记时间的流逝。

    直到手机订的闹钟响了起来,宋轻笑才终于从创作的漩涡中爬了出来,看着上面显示的时间,那是她担心自己又忘记时间了,特意设的,不然这一次再忘记,自己恐怕会被鞭尸吧?

    “我现在要去一趟机场,”宋轻笑走到萱萱和小纯的面前,笑着说道,“估计一会儿就不回来了,到时间了你们就收拾好了关门回家就行。”

    闻言,萱萱的眼眸中快速闪过一抹情绪,稍纵即逝,并没有被别人捕捉到,一旁的小纯点了点头,好奇的问了一下:“笑笑姐,你是要去机场接谁吗?”

    毕竟她现在的这个打扮,也不像是要坐飞机离开的样子——就算是要走,也不可能连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说一句“去机场”这样不负责任的话。

    “今天韩潮回来了。上次他走的时候我都没有来得及去送他,现在他回来了,我要是再不去,只怕他得气的晕过去了。”

    小纯听了,捂着嘴悄悄的笑了笑,眉眼弯弯,越发的显得可爱:“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今天你打扮的这么漂亮,我还以为你这是意识到自己平时太邋遢了,终于愿意花心思来打扮一下了,现在看来,原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有句话是怎么说的来着?‘女为悦己者容’,笑笑姐,你今天很完美的将这句话呈现得淋漓尽致,很是不错哟。”

    说完了,还对她抛了一个媚眼儿,眼神中的神情很是意味深长。

    见状,宋轻笑的额头顿时滑下几条黑线,面对着古灵精怪的小纯,郁闷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眼眸一转,看到神情似乎有些失落的萱萱,宋轻笑有些许的诧异,随即心中升起一丝担忧,放柔了声音询问道:“萱萱,你怎么了,没事吧?我看你好像不是很舒服的样子,是不是生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