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一颗好白菜,还是被猪给拱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莫名其妙的被训了一顿,宋轻笑黑着脸,一脸的无奈:“就你有嘴,一天叭叭的,你当我想这样啊,又不是我想的,我要是能做决定,我就没有现在这么烦了好吧!我还想要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呢,谁还是受虐狂不成,放着安稳的好日子不过,非要受苦受难?除非是脑子被驴踢了。”

    看着她一脸憋气的模样,欧宫越不由得笑出声来,伸手在她的头顶胡乱的揉了一下,语气轻柔,带着十二分的无奈:“行吧行吧,知道你受了委屈,事情我也大致都知道,放心好了,这样的人,蹦跶不了太久的,总有一天能帮你报仇,再忍忍吧。”

    听到他这么说,宋轻笑挑了挑眉,脸上带着一些了然,似乎是知道了什么。

    有些话,说说就好,没有必要深究,毕竟要看到才能算数。

    “行了,我真的要走了,再不走的话,一会儿又忍不住想要训你了,这万一要是说的你不高兴了,你对我动起手来,你说我是该不该正当防备?多麻烦,是吧。”

    闻言,宋轻笑对他微微一笑,展现了一个标准的职业假笑,伸手指着外面,很是不客气的说道:“现在,立刻,马上,从我的眼前消失,不然我就一脚把你踢出去!”

    可以说是相当的不客气了。

    欧宫越笑了笑,完全没有在意她对自己的态度,本来就是朋友,打打闹闹的都是常有的事情。

    “走了,不用送了。”摆了摆手,欧宫越闲庭漫步的走远了。

    目送着他开车离去,宋轻笑才转身走了回来,将文件和那张请柬抱在怀里。和她们打了一声招呼之后,便上了楼。

    坐在办公室里面,宋轻笑拿着那张请柬拍了一张照片,然后给方米朵发了过去,顺带着附赠了一连串的表情——高冷微笑。

    不到两分钟,方米朵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接通之后,传出来她那个有些小心翼翼又带着瑟瑟发抖的声音:“笑,笑笑姐,早上,早上好啊。”

    “你们那边现在是早上吗?”宋轻笑似笑非笑的问道。

    “那个……我是按照国内的时间来说的,”方米朵笑的很是勉强,简直都要哭出来了。

    宋轻笑完全都没有理会,直接言简意赅的说道:“来吧,我等着你的解释,想好再回答我,要是敢编瞎话骗我,你知道后果的。”

    闻言,方米朵握着手机的手情不自禁的抖了一下,咬了咬牙,欲哭无泪。

    怎么就这么的倒霉呢,还是没有躲过被审讯的命运,真是太难过了!

    “笑笑姐,其实也不是啥,就是……自打你走了之后,你的工作就由我接手了嘛,然后和宫越接触的时间也就多了起来……”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宋轻笑刻意的充满调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哎哟哟,宫越,这个称呼怎么听着这么的肉麻呢,我这个脆弱的小心脏还真的是有些要承受不住了呢。”

    “……笑笑姐,你真的越来越没有节操了!到底还要不要听嘛!”

    虽然是带着愤怒和娇羞的语气,但或许是因为性格使然,使得她即使是这样对着手机吼,依旧没什么威慑力,听起来还是软绵绵的,像是在撒娇一样。

    宋轻笑适时的软了半边身子,摆了摆手求饶:“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不应该打断你的,你继续说,我保证不再打断你了。”

    轻哼一声,方米朵有些傲娇的继续说道:“因为接触的时间多了,交流的便也多了,其实我们之间应该算是日久生情,因为总是见面,所以就……而且笑笑姐,宫越真的是好厉害哦,我真的是崇拜他崇拜得不行了。”

    听着她语气中隐藏不住的崇拜的语气,宋轻笑很是嫌弃的翻了一个白眼儿,说道:“庸俗!你真的是太庸俗了!欧宫越那货果然是抓住了你的软肋,知道你喜欢什么,所以特意的将这方面展现出来,哄骗你这种无知少女。”

    “无知少女……”

    不得不说,方米朵被这个称呼惊吓到了,捂着嘴笑了半天,“笑笑姐,我都成年好久了好吧,你居然还把我当少女,看来你对我才是真爱啊。”

    “呵!那你就真的是想多了。”

    冷笑一声,宋轻笑很是不客气的说道,“麻烦你把前面的‘无知’两个字加上,谢谢,那个是重点。”

    方米朵噘着嘴,一脸的委屈:“我哪里无知了,宫越真的很好嘛,而且知道我热爱设计,还特意送我来这边学习,时不时的就过来看我,多贴心。”

    “你们两个是不是已经发生关系了?”宋轻笑没有丝毫预兆的问了一句。

    方米朵愣了半天,反应过来,脸一下子就红了,幸好两人之间还隔着手机,不然的话,一定又要被她抓住笑个不停了。

    “是,是呀。”轻咳一声,方米朵的声音渐渐地淡定下来,“怎么了吗,有什么不可以的吗?”

    “那倒是没有。”

    虽然说着没有,但宋轻笑还是叹了口气,幽幽的说道:“就是感觉,一颗好白菜,还是被一头猪给拱了啊。”

    方米朵:“……”

    在脑海中勾勒了一下那个画面:一个肥肥胖胖的身体,长着欧宫越的那张刀削斧刻的脸,简直不要太违和啊!

    实在是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连忙捂住嘴,装出一副正经的模样,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宋轻笑斜睨了她一眼,冷笑一声,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说道:“他去洛杉矶看你,就是为了占你便宜,丫的明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就你傻乎乎的,完全看不出来,被卖了还帮着他数钱,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了。”

    闻言,方米朵的嘴撅的更大了,油壶挂上去绝对掉不下来,她委屈巴巴的眨了眨眼,可怜兮兮的说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样,宫越对我是真心的,笑笑姐,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