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我要怂恿她逃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欧宫越脸上的笑容未减,并没有因为她的话而生气,反而一副很是赞同的模样,沉吟片刻,缓缓的说道:“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我也担心,我只是一时性起,所以……其实不瞒你说,我们两个在一起,也有将近一年的时间了,只不过并没有人知道而已。一年的时间,就算是再浓烈的冲动,也应该消磨的差不多了,时间能够告诉我们一切,证明了我们之间不是冲动,而是真正的情投意合,也是因为这样,我们才决定要结婚。毕竟能够遇上一个真正喜欢的实属不易,不能轻易地放手。”

    看着他脸上不似作假的神情,宋轻笑心中的担忧也渐渐的消散开来。

    她和欧宫越相识这么多年,对他的品行也是比较了解的,虽然说不上特别的好,但是基本的道德还是会守的。况且方米朵和她们的关系,欧宫越也不会乱来,毕竟以后不好面对。

    叹了口气,宋轻笑摆了摆手,有些疲惫的说道:“哎呀,你这个消息真的是震惊到我了,弄得我现在感觉都是精疲力尽的。不行,我还是觉得不好受,等到米朵那个小丫头回来的时候,我一定要和她好好地谈谈心,让她从头到尾的好好地交代清楚,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勾搭到一起的。”

    说到这里,宋轻笑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眸一瞬间瞪得滚圆,看着他的眼神充满了打量:“不对,学长,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儿。我们米朵这么的单纯的小姑娘,性格又宅,怎么会和你勾搭到一起的?说,是不是你趁着她单纯无知,故意骗她上钩的,后来米朵发现逃不开了,所以就只好将就着忍下来了?”

    欧宫越听了,额头顿时滑下一条条黑线,表情显得十分的无奈,总有一种想要咬牙切齿的感觉。

    磨了磨牙,他的语气很是不友好,带着一丝丝警告:“我在你的认知里,就是这么一个没品的人吗?真是伤了我的心!”

    痛心疾首的话语并没有打动宋轻笑,她还是维持着一副狐疑的表情,脸上写着几个大字——我信了你的邪!

    见状,欧宫越摸了摸鼻子,表情很是无奈,又有些哭笑不得:“好了好了,你能不能换个眼神儿看我,整得我好像是个拐卖未成年少女的人贩子一样,感觉很别扭啊。行吧,确实当初是我先,嗯,开的口,但我也是想要求证一下,若不是觉得她对我应该也有好感,我也不会开这个口,所以我们真的算得上是两情相悦,不是你想的那种,我可没有因为她傻就占她便宜啊。”

    宋轻笑:“……我觉得你刚才说米朵傻的那句话,我应该录下来,然后放给她听,你说她会不会隔着半个地球扔一个平底锅过来,直接呼在你的脸上?”

    挑了挑眉,欧宫越的表情显得很是纠结,想要保持的严肃一些,但却又有些忍不住想要笑的冲动,所以表情看上去有些扭曲。

    要不是仗着他长得好,就这样的表情,出现在普通人的脸上,分分钟就能送进医院去——像是犯了羊癫疯一样。

    瞥了他一眼,宋轻笑没什么好气的说道:“行了行了,事已至此,我也不想说什么了,感觉就像是一颗好白菜,没注意到,就被猪给拱了,虽然不甘心,但也无济于事了,所以只能拜托这头猪,好好地对待我们这颗小白菜,可别欺负了她,毕竟……她傻。”

    闻言,欧宫越很是不在意形象的翻了一个白眼儿,显示自己的心情是多么……p!

    “行了,我几天过来的事情都已经办完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公司了。”

    站起身来,欧宫越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西装,看着又是一如既往的文质彬彬,斯文败类的模样了。

    见状,宋轻笑也站了起来,送他出去。

    “婚礼的时候别忘了来,而且我的婚礼不收礼金,不收礼物,人来了就行了,记住了吧。”

    听到他这么说,宋轻笑当即就挑了挑眉,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故作夸张的捂着嘴说道:“哎哟,居然是这样的啊,是不是知道我最近已经是穷困潦倒了,所以为了让我不那么难堪,特别为我准备的?真是太贴心了啊。”

    说完,还伸手在他的肩膀上大力拍了拍,一副好兄弟的模样。

    结果刚拍了两下,就被欧宫越捏着手腕丢到了一边,很是嫌弃:“少扯那没用的,你当现在还是我喜欢你的那个时候啊?不好意思,我对你没感情了,所以你也少自作多情。”

    听着他如此欠揍的语气,宋轻笑气的牙痒痒,磨了磨牙,考虑着要不要不忍着了,直接动手。

    但是考虑了一下武力值,她还是放弃了这一想法,毕竟打得过打不过,都挺丢脸的。

    “学长,就你这样的,简直是太伤人心了,我一定要去找米朵告状,我要怂恿她逃婚!到时候你就和司仪一起举行婚礼吧。哼!”

    闻言,欧宫越心中毫无波澜,甚至有些想笑;“就你?算了吧,有时间还不如去好好处理一下你的那些事情,省得一天天的被挂在网上,被人指指点点,很好玩吗?我现在都不想看微博了,你知道为什么吗?一进去就全都是你们几个的消息,看的我头都要炸了。”

    似乎是说到了兴起的地方,欧宫越反而不走了,站在门口,利用身高的优势,俯视着宋轻笑,开始了说教:“你说说你,多大的人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被人折腾成这个样子,还有傅槿宴也是,他是不是脑子有坑,好端端的为什么要离婚?离婚就离婚,为什么不能找一个省心点儿的,偏偏找了那个郑婉儿,结果现在闹得满城风雨,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之间的那些破事,我真的是奇了怪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日子过得太轻松了,所以才要找些事情,闹闹腾腾的才有感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