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章 学长,你和米朵怎么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扬了扬手中的那几个文件夹,宋轻笑随后又放在一旁,“这些东西……谢谢你了,我就不推辞了,毕竟也算是你的一片好意,你能够想着我,我很感谢,若是再推推让让的,显得没有什么诚意。”

    闻言,欧宫越露出一个略有些无奈的笑容,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明显的调侃:“果然啊,无论是过了多久,你的性格还是没有变,想到什么,表现出来的就是什么样子,不做作,一如既往的真诚。”

    “毕竟我现在就算是想要来虚的,那也没意思啊。”摊了摊手,宋轻笑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无辜,“毕竟在你手底下也干了那么多年,我什么德行你还不了解,都知根知底的,我要是再整那些有的没的,岂不是很没意思。”

    有权有势的人才能想那些事情,像他们这种需要为“温饱”奔波的人,有那些时间,还不如好好地想一想,怎么合理的运用时间,更大限度的开发机会要好得多。

    “说的有道理。”

    笑了笑,欧宫越又从随身携带的公文包中掏出一个东西,递到了她面前,“其实我今天过来,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通知你。”

    宋轻笑抬眼望去,看到那张大红色的请柬,一下子就愣住了,缓缓的接过来,看着上面烫金字体写下的“婚礼请柬”四个大字,一脸懵逼。

    “可别告诉我,这是你的……”翻开看了看里面,当看到新娘的名字的时候,宋轻笑猛地瞪大了眼睛,满脸的诧异。

    抬头看了看欧宫越,又低下头看着手中的请柬,宋轻笑觉得,在这一瞬间,自己好像变成了一个文盲——不然为什么上面的那简单的三个字,自己却像是不认识了一样呢?

    “学长,这上面写的这个‘方米朵’是……”

    话没说完,就看到欧宫越对着她点了点头,笑容变得越发的柔和:“没错,就是你认识的那个方米朵。”

    “咔嚓!”

    宋轻笑觉得,一道响雷在自己的耳边炸裂,震的她头晕脑胀,完全找不着北了。

    这两个人这么会……完全就是没有交集的两个人,竟然会走到了结婚的这一步,而且直到现在自己才知道,之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收到,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学长,你和米朵怎么会……”

    看出她脸上的疑惑,欧宫越脸上的笑容更加的温柔,透着对往事的一种怀念:“这个说来就比较话长了,我们之间也是因为一个意外,但是无论是因为什么,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这个也太突然了吧?”宋轻笑苦着一张脸,显然还没有从这个震撼的消息中缓和过来,“我前两天还去了珊珊那里,这几天也一直都在她家吃完饭,从来都没有听她提起过这件事啊,而且米朵那边,虽然联系的不是很频繁,但也差不多一个星期一次,她也没有说过,怎么就,就连请柬都送来了呢?”

    这个转变也太大了吧,就算是做了心里准备都有些承受不住,更何况是她这个一点儿防备都没有的人,更是被刺激的手忙脚乱。

    确定不是在开玩笑?难道愚人节改日子了?

    不应该啊!

    看着宋轻笑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欧宫越觉得,自己应该是明白她在想什么,摇了摇头,有些哭笑不得:“请柬是真的,要结婚也是真的,新娘是米朵更是真的,所以收起你脑海中那些胡思乱想。珊珊没有告诉你,那是因为她也不知道,我也是刚给她送的请柬,她看到的时候,差点儿要扑过来把我吃了,情绪太激动,太可怕了。”

    说着,他还心有戚戚然的抖了抖身体,仿佛是又想起了当时的恐怖的经历。

    见状宋轻笑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欧珊珊会有这样的反应,那完全都是再正常不过了,毕竟自己的哥哥要结婚了,结果当妹妹的才知道,她没有当场炸了,就已经还是很给面子了——说不定当时就已经炸了。

    “至于米朵那边,其实我们是商议着,暂时谁都没有告诉,等到婚期定下来,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再一起通知,这样省去了很多麻烦。而且米朵她有些害羞,总觉得这件事情,不好说,所以也没好意思告诉你。”

    闻言,宋轻笑缓缓的点了点头。

    确实,方米朵的性格她还算是了解,看着就是软绵绵的一个萌妹子,实际上……还是一个软绵绵的萌妹子,跟陌生人说话有的时候都会脸红,更何况是这种要结婚的事情,更是不好意思说出来,毕竟她也知道,一旦说出来,迎接她的一定会是逼问环节,到时候会被问出什么来,就更加不敢保证了。

    所以为了避免小秘密被发现,方米朵也选择了暂时的隐瞒,等到事情尘埃落地之后再说。

    “那你们这就是确定要结婚了,考虑清楚了?”

    晃了晃手中的请柬,宋轻笑挑了挑眉,表情有些欲言又止。

    欧宫越看出她有话要说,抬了抬手:“有什么就说,我们之间,还需要吞吞吐吐的吗?都知根知底的,不用有什么顾虑的。”

    宋轻笑便也没有客气,深吸口气,决定一吐为快:“我说的可能比较直白,不是很好听,你要是不喜欢听呢……也得听完了。”

    欧宫越:“……”

    “我和米朵认识了这几年,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还是很了解的,一个涉世不深的小姑娘,没什么经验,之前有我们护着,也没受过什么打击,还算是比较一帆风顺。她就像是一张白纸,太干净了,而你……老谋深算的,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从哪方面讲,你都比她强得多,感情也是一样的,所以我希望你不要是一时性起,觉得她单纯可爱,就动了逗弄的心思,等到这一阵冲动的感觉消散之后,你又没了兴趣,那样置米朵于何地?所以我希望,若是你们真的要结婚,也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决定,绝对不是一时冲动,不然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