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元宝,真好,还有你陪在我身边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人家想跟你当情人,你把人家当仇人。”

    嗤笑一声,欧珊珊一脸的无奈,简直要被他们的种种气的晕过去了,“你说说你们两个,年龄加在一起都多大了,居然还像两个小孩子一样,做的都是幼稚到令人发指的事情,我都不好意思将我对你们的嫌弃表现的太明显,不然的话,我担心伤了你那颗脆弱敏感的自尊心,但是我感觉我越来越控制不住对你们的嫌弃了,真的。以后你们的事情,我一定能避多远避多远,绝对不再掺和,我还年轻,我还有大把的幸福时光要度过,绝对不能被你们两个气死了。”

    “呸!”

    宋轻笑毫不客气的淬了她一口,瞪了她一眼,简直像是丢过去了两把小刀,在她的头皮上“唰唰唰”的操作着。

    坐了一会儿之后,宋轻笑缓缓的站了起来:“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不然再晚了,路上就不怎么安全了。”

    “让安德烈送你回去呗,”欧珊珊指使自己的老公也是相当不手软的,“这样不就没事了嘛,或者说,你直接在这里住下,明天从这里去工作室,也不算远。”

    “那不行,我还有东西放在家里,明天要用,”摇了摇头,宋轻笑一脸的好笑,“而且好歹也是你的亲老公,你这指使起来还真是不心疼,一来一回的折腾着多麻烦,没有必要。以后有时间我再过来,反正我可能来蹭饭的时间会越来越多的,别到时候你再嫌我烦了,不想理我了,那我可就真的是要难过了。”

    闻言,欧珊珊对她露出一个职业假笑,很是一本正经的点了点头:“那你说的还真的是很有可能的,因为我现在就已经很嫌弃你了,估计用不了多久,就算你跪在我家大门前哭着喊着求我,我都不给你开门。”

    “啊!你这个狠心的女人,要不要对我这么残忍。”宋轻笑配合着她做出一副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眸中写满了惊讶,演技完全可以和那些流量小花媲美,甚至还能更胜一筹,“二狗子,我真的是看错你了,对我这么绝情,枉费我对你一往情深。”

    回应她的,是欧珊珊捂着嘴发出来的干呕声。

    宋轻笑满头黑线,语气平板的像是电子音:“你丫的是不是欠收拾了,我告诉你,我最近可是脾气不好,你要是把我惹急了,我就让你尝一尝沙包大的拳头的滋味。”

    说着她举起了自己的手,握成拳,晃了晃,“我这一拳头下去,你可能会死。”

    欧珊珊完全不理会她的威胁,懒洋洋的躺在躺椅上,伸手一指,漫不经心的说道:“赶紧麻利的走吧,再晚就赶不上二路汽车了。”

    “果然是善变的女人,想一出是一出,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没意思。”

    哼哼唧唧的磨叨了两句,宋轻笑朝着她挥了挥手,拿着自己的东西,和其他人又道了别,便离开了欧珊珊家。

    安德烈不放心,送她到了停车场,看着她开着车离开,这才放心的转身回去。

    回到家后,宋轻笑打开灯,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心中升腾起了无限的寂寞的感觉。

    如果一回来,家里能够不是这么的冷清,那该有多好啊。

    “喵~”

    一声软绵绵的猫叫声引起了宋轻笑的注意力,她低下头一看,一团毛茸茸已经贴在了她的脚边,正在打转。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元宝抬起头,朝着她又是一声软绵绵的叫声:“喵。”

    “元宝,真好,还有你陪在我身边,不然我就真的要孤单得发霉了。”

    蹲下身子将元宝抱在怀里,宋轻笑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垂下眼眸看了看乖巧无比的元宝,默默地叹了口气,语气有些无奈:“元宝,你是不是又胖了?最近你可真的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啊。能不能控制一下你寄几?”

    仿佛是听懂了她的哀怨,元宝扭头看了她一眼,又是一声“喵”——“不能。”

    宋轻笑:“……”

    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和一只猫在聊天,还是这么“深刻”的问题,她就觉得,自己一定是脑子被门框夹了。

    “最近遇到的事情太多了,精神都出现了问题,简直是太可怕了。”

    晃了晃脑袋,宋轻笑将元宝放在了地上,抬脚回了房间,准备洗澡。折腾了一天,哭了好几次,总是觉得身上都是黏糊糊的,像是眼泪沾上去了一样。

    躺在浴缸里面的时候,她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不过……韩潮对猫毛也不过敏,也很喜欢元宝,这么一想,感觉还真的是挺合适的。”

    如果韩潮知道,自己居然是因为一只猫,才能获得宋轻笑的“垂爱”的话,也不知道到时候他的心里会是什么样的想法——应该不会很开心。

    韩潮回来的那天,一大清早,宋轻笑就坐在梳妆台前精心的打扮着。

    倒不是因为别的,既然已经知道了今天会发生什么事情,那自然是要好好的准备一下,毕竟机场每天都有那么多的狗仔记者在蹲点,而且求婚这件事,如此的劲爆,一定会引来无数人的围观的,自己若是不好好的收拾一下,到时候被别人拍到邋里邋遢的样子,那就完全不用想了,会被黑成什么样子,心里都有数了。

    所以无论心里是如何想的,至少表面功夫要做到全套,让人无法从其中挑出毛病来——至于那些无脑黑的,就没有办法了,毕竟是别人的嘴,他们想要怎么说,怎么做,自己完全无法干涉。

    最近几天,网上的流言蜚语并没有因为时间的消逝而有所减缓,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

    每次宋轻笑看着上面越来越恶毒,越来越无理取闹的言论的时候,都会被气的胸口发疼,感觉随时都要被气得晕过去了。

    她看的出来,谣言的事情,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掌控着舆论的方向,否则的话,按照正常的发展趋势,事情不会越来越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