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反正我腿长,退化一点也无伤大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欧珊珊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手,没有朝着她招呼过去,不然今天在她的家里,就要发生一起恶意斗殴事件了——而且还是单方面的殴打。

    冷哼一声,欧珊珊瞪了她一眼,没什么好气的说道:“宋轻笑,你就嘚瑟吧,你就无所畏惧吧,以后总有你哭的那一天。我现在真的是无比庆幸,我放过了我哥,不然的话……我非得天天上你面前哭去!”

    闻言,宋轻笑瞪圆了眼睛,俨然一副要被她气死的模样:“你还能不能行了,还是好姐妹呢,居然就这么对我,难道你就不希望我过得幸福快乐吗?以前你说过的话都忘记了吗?果然女人都是大猪蹄子!”

    欧珊珊:“……”

    刚才的想法能不能收回来?还是想要揍她丫的!

    轻嗤一声,欧珊珊抱着手臂,微抬着下巴,眯着眼睛瞥着她,一脸的不屑,“呵呵!愚蠢的女人,难道你忘了吗,我们是塑料姐妹花,虽然永不凋谢,但是……是假的!”

    “你还真是直接。”翻了一个白眼儿,宋轻笑被她气的都忍不住想要笑了,“没关系,能够维持表面的平和就可以了,其余的完全不需要在意,对,就是这样。”

    说完用力的点了点头,仿佛对自己的答案很是满意。

    而欧珊珊对她的回应,就是一连串的白眼儿,都不带卡顿的,感觉再翻下去,眼珠子都能掉出来了。

    两人彼此对视着,无声的用眼神进行着厮杀,谁也不退让,火光四溅,刀光剑影的。

    安德烈的出现,适时的打断了她们,否则还不知道会不会爆发一场难以估量的大战。

    “饭菜好了,你们两个赶紧洗手准备吃饭吧。”

    听到能够吃饭了,两人之间的“敌意”瞬间烟消云散,很是有默契的冲进了卫生间,洗过手之后,又飞速的冲向了餐桌,找到自己的位置坐好,动作麻利的令一旁的安德烈目瞪口呆,一脸懵逼。

    “你们两个……又不是多少年没吃过饭了,要不要这么着急?”

    “吃饭一定要积极,这是对生活的一种态度。”宋轻笑煞有其事的解释道,手上动作不耽误,夹起菜就往嘴里塞。

    尝了尝味道,顿时喜悦的笑弯了眼睛,一脸的陶醉和惬意:“果然还是你们家的厨师做的菜好吃。”

    “好吃以后你就都来家里吃。”欧珊珊显然是已经忘记了她们之间那个脆弱的友谊,很是不以为然的说道,“反正现在辰辰也不在你那里,你自己一个人开火也麻烦,直接来这里吃,吃完再回去,也耽误不了什么事情。”

    闻言,宋轻笑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缓缓的点了点头:“那敢情好,我现在真的是没有下厨的心情,累得要死,回家恨不得趴床上睡个昏天暗地的,哪里还有精力弄别的事情。你知道我的,以前家里的卫生我都习惯自己弄,洗衣服,收拾卫生什么的,现在,想都别想,全都交给了家政,感觉洗衣机怎么用,都已经忘记的差不多了。”

    “噗!”

    听到她如此无奈的话语,欧珊珊实在是忍不住了,笑的花枝烂颤,顺带着还不忘记要嘲讽她,“那你可真是越来越堕落了,小心再这样下去,你会四肢退化的,连基本的运动都没有了。”

    “没事,”宋轻笑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反正我腿长,退化一点也无伤大雅,完全不需要放在心上。”

    欧珊珊:“……你还真是不谦虚啊,腿长?怎么,你还有两米的大长腿埋在土里没有拔出来吗?”

    宋轻笑顿时瞪大了眼睛,一副惊讶到不行的样子,就差捂着嘴惊呼了:“我的天呐,这样的秘密都被你发现了,我本来是想要好好的保密的,毕竟我是一个太过于低调的人,不喜欢张扬,性格比较内敛。”

    “……宋轻笑我还要吃饭呢,你要是再恶心我,信不信我把这碗饭连着碗一起塞到你的嘴里去?”

    受到威胁的宋轻笑当即就伸手捂住了嘴,将脑袋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满脸的抗拒:“不要不要,我们和平一些不好吗,为什么要将气氛弄得这么严肃,多影响食欲啊。来来来,先吃饭吃菜,吃完了我们再好好聊一聊,话题随你开哈。”

    欧珊珊哼了一声,一脸的嫌弃,拿起筷子夹了口菜塞进嘴里,咬的“咯吱咯吱”直响。

    一顿饭,后期就变得沉默了许多,宋轻笑感觉到危险,为了以免祸从口出,一直保持着只吃饭不说话的原则,多说多错,少说少错,不说不错,也是有着一定的道理的。

    吃过饭后,两个好姐妹坐在阳台的摇椅上,悠闲的看着天空中无数的繁星在闪烁,心情渐渐地有所放松。

    “笑笑,我还是那句话,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也别给自己后悔的机会,一件事情,不一定要思虑的多么的周全,但是一定要遵循自己的本心,这样才能明白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有的时候,你选择的不一定是最好的,但是一定要是最适合自己的,过日子,绝对不能将就,不能敷衍,更不能委屈了自己,毕竟这一辈子,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谁知道有没有下一世,就算有,那也是新的开始,与现在无关,所以珍惜当下才是最重要的,短短几十年,别委屈了自己,一时的敷衍了事,有可能就是一辈子的遗憾。”

    点了点头,宋轻笑的表情看不出是什么样的情绪,只是觉得有些恍惚,似乎心事重重:“我知道,其实你也不必这么的草木皆兵,毕竟这一次韩潮回来,和我求婚,我答应了,也不能代表什么,毕竟只要我们没有结婚,就还有无限多的可能。但是我想要试一试,试试看,我能不能被他彻底的感动,爱上他。傅槿宴那边,我是真的,感觉到了浓浓的心力交瘁,已经没有任何力气去和他纠缠了,我不管他究竟想要干什么,真的喜欢郑婉儿,还是只是利用她来激怒我,这些都不重要了,我没有精力去和他折腾,就这样吧,大家好聚好散,落个干干净净的,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一定要闹到撕破脸,像仇人一样才甘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