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太过分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闻言,欧珊珊轻笑了一声,脸上的神情写满了玩味。

    这样的操作,她还真的是第一次见,但是不得不说,确实是与众不同,提前说,虽然没有了惊喜,但却是在尊重她的前提下,不然的话,随随便便的就要求婚,哪有这样的事情啊,会有一种强人所难的感觉。

    不得不说,在照顾女人的情绪这上面,韩潮真的比傅槿宴高了不止一个等级,所以……他才会被嫌弃到现在这个地步!

    想到上午的事情,欧珊珊就觉得自己心里的气又上来了。

    原本秉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的原则,她不想让傅槿宴和宋轻笑就这么分开,两人好几年的感情,众人都是看在眼里的,就这么断了,真的是太可惜了。

    可是傅槿宴近来的操作风格真的是太奇怪了,完全不像一个正常人会干出来的事情。更可气的是,自己好心好意的去问,居然就是那么一个态度。

    活该你媳妇儿跟别人跑了!

    “笑笑,别的我也不多说了,只要你觉得合适,觉得没问题就好,很多事情我们完全不需要去顾及别人的感受,毕竟他们不是当事人,没有经历过,所以体会不动其中的感受。就像我,我和你感情好,可是这不代表,我就能帮你做决定,我只能给你一些参考意见,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你的手上。笑笑,无论你最后决定和谁在一起,我只希望,你不要后悔就好,世上没有后悔药可以买,也不是任何的事情都有回头的机会,不要到最后,自己一无所有,那样的话,就真的是太难受了。”

    “珊珊,你的意思我都明白。”

    点了点头,宋轻笑的神情温柔淡然,没有什么过激的表现,平平淡淡的不为所动,“这件事,我真的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之后才说出来的,我也是担心,我会是因为冲动才有了这样的想法,所以每次它冒出来,我就按回去,冒出来我就给按回去,如此往复了好久之后,我才明白,这不是一时性起,而是我本心的最真实的想法。我真的对韩潮有了感情,或许这份感情还不是很深,更多的是友情和亲情,但是没有关系,时间可以改变一切,谁又能保证我以后不会爱上他呢,毕竟他真的很好。”

    “那傅槿宴呢?”

    虽然嘴上说着嫌弃他,恨不得看到他崩溃失常的样子,可是毕竟也是相识这么多年,感情也是存在的,若是真的能够狠得下心来不管他们,之前也就不会奔前跑后的为他们来回的折腾,为的还不是他们能够幸福。

    想一想,自己也是蛮辛苦的,为了他们,也算的上是操碎了心啊!

    “他……”

    迟疑了片刻,宋轻笑脸上的淡然褪去,整个人看起来没有刚才那般的闲适,满脸的心事重重。

    “对,你对傅槿宴的感情又怎么算呢?你觉得自己能够有一天爱上韩潮,这个我不能妄下结论,毕竟这个谁也说不准,但是你对傅槿宴,我却是百分之百的确定,你忘不了他。就算你现在讨厌他,憎恨他,甚至见到他都恨不得抽他一巴掌,但是这是不是也说明,因为你在意他,所以才会对他有这么大的情绪。若是一个无关痛痒的陌生人,就算是做了什么让你难以忍受的事情,你也不会耿耿于怀这么久,不过是因为你不在意,所以不会放在心上。有爱才有恨,不是吗?”

    有爱才有恨……

    听到这句话,宋轻笑的神情变得更加的恍惚,有些事情,她一直都在说服自己不要去在意,不要再想,希望时间能冲淡一切,可是真的可以吗?

    毕竟这么多年的时间,一天一天的感情累计,哪是那么轻易就能抹杀的。

    若是能够如此轻易地转移一段感情,除非是根本就没有用心的爱过,否则的话,那深深地种在心中的感情,早已经生根发芽,想要彻底拔除,除非是连这一整颗心都不要了。

    ——但是心都没有了,还拿什么去爱别人呢?

    “珊珊,有些事情,确实是如你所说,我也做不了任何保证,只能走一步看一步,毕竟人生这么长,后面会变成什么样子,谁又知道呢。”

    “可是你这样,不觉得对他们都挺不公平的吗?”欧珊珊实在是忍受不了她这么一副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语气渐渐地变得有些不好起来,“你想走一步看一步,但是他们呢?假如你忘不了傅槿宴,对韩潮始终都没有办法动心,可是你还是选择和他在一起,这样是不是对他太残忍了?或者说,你对他动了心,还是放不下傅槿宴,也是一样的结论,不能全心全意的去爱一个人,就是渣,你这样去糟蹋别人的真心,不觉得太过分了吗?”

    “你这样的对韩潮,比直接拒绝他,还要令人寒心,给了希望,本来以为吃进嘴里的是糖,结果发现里面还夹着刀片,他还不知道,喜滋滋的吃下去了,全是伤口,鲜血淋漓,你看着,难道心里就好受了吗?”

    “我……”

    不得不说,欧珊珊的每一句话,都插进了宋轻笑的心里,将她原本已经坚定无比的内心再次搅动的风起云涌。

    很多事情,不去想,不去理会,就可以自欺欺人。但是一旦被揭开,就会发现,光鲜亮丽的表皮之下,藏着的都是污秽不堪的龌龊。

    看着她的神情,欧珊珊连叹气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脸的生无可恋:“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这辈子才会这么倒霉的遇上你这么一个没有良心的小妖精,多好的有志青年啊,活生生的被你折腾成什么样子了。”

    “……我也没干什么好吧,说的我有多么的祸国殃民一样。”撇了撇嘴,宋轻笑一脸的无奈与纠结,“我也很委屈好不好,都不是我主动招惹的,我一直安分守己,什么都没做过,可是有些事情,却是想躲都躲不开的,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啊。”

    她一边说一边摊开手,耸着肩,配着脸上的表情,真的让人有种想要抽她一顿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