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五章 不离婚难道还留着过年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两人随意的聊了几句之后,宋轻笑看了看时间,连忙催促他:“好了,都这么晚了,你快去休息吧,有什么事等你休息好了再说,我这边你也不用担心,哭出来之后,感觉都好了很多。”

    “嗯,好,那你等我回去,我回去之后,护着你,什么都不用再怕。”韩潮语气坚定无比的说道。

    宋轻笑点头称好,和他说了再见之后,缓缓的挂断了电话。

    感觉里面没有了声响,躲在外面的萱萱连忙踮起脚尖,悄悄的朝着里面的茶水间走去,拿到东西,转身就走,脚步又快又轻。

    回到楼下,她没有顾上倒水,那着手机盯着看了好久,脸上充满了犹豫和纠结。

    刚才在办公室外面听到的那些话,真的是太令她惊讶了,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虽然她知道宋轻笑和韩潮现在是男女朋友,但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总是怪怪的,完全不像是正在热恋之后的男女的感觉,更像是朋友,完全感受不到其中的甜蜜的感觉。

    可是就是这样,他们竟然要结婚了吗?

    虽然只是听到了求婚,但是宋轻笑已经答应了,那么一旦成功了,结婚只是时间的问题。

    萱萱希望宋轻笑越过越好,越来越幸福,但是她不想宋轻笑是因为一时冲动做出来这样的决定,那样的话,可能影响的就是她的一辈子。

    “萱萱,你怎么了,怎么看着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小纯走过来,看着她一脸凝重的样子,不由得好奇的问道。

    被她的声音吓了一跳,萱萱猛地惊醒,看到是她,默默地松了口气,手拍着胸口摇了摇头:“没事,我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怎么办,不用管我,没事的。”

    听到她显然是不想说,表情看着应该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小纯便没有再继续追问,点了点头,转身又回到了办公桌旁继续处理事情。

    而萱萱,犹豫再三之后,还是解开了手机,找到通讯录中的傅槿宴,点开对话框,将自己刚才听到的消息全都发了过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她握紧了手机,看着楼上的方向,心中暗暗的自我安慰:笑笑姐,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担心你,不想你以后后悔,希望你能明白我的苦心。

    下班之后,宋轻笑直接开着车去了欧珊珊的家。

    敲门之后,来开门的正是欧珊珊,只是她的脸色……

    小心翼翼的打量了许久,宋轻笑才踟蹰的问出了心中的疑问:“珊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去找……傅槿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愉快。”

    “是非常的不愉快。”欧珊珊冷着一张脸,语气十分的不满,“笑笑,我现在才发现,你当初选择和那个大猪蹄子离婚是太正确的选择了,就这样的男人,不离婚难道还要留着过年吗?”

    挑了挑眉,宋轻笑一脸的诧异,“你……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怎么突然就改变了态度,转变的也太快了吧。”

    “因为我之前眼睛瞎了,脑袋有坑,看不出来他就是个自傲自大的神经病!”说起傅槿宴,欧珊珊就是一肚子的气,甚至想要什么都不管不顾的,将他的计划都说出来。

    可是话到了嘴边,她又迟疑了。

    无论如何,这也是他们之间的事情,自己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外人,不应该过多的掺和在其中,这样容易影响到他们。

    日子该怎么过,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自己虽然是闺蜜,但是绝对不能过多的参合到其中。

    想到这里,欧珊珊将原本要说的话咽回到肚子里,没什么好气的说道:“别的你不用管,反正你只要知道,傅槿宴那货不是什么好鸟,以后我也不劝你了,你愿意和谁在一起,就在一起,喜欢韩潮那就是他了,我再也不多说一个字了。”

    “嗯……其实我今天也是有一件事要告诉你,就是,韩潮说,准备在回国的那天向我求婚,然后我答应了。”

    闻言欧珊珊当即就愣在了原地,眨了眨眼,显然没有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完全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求,求婚?怎么这么突然,你们不是……”

    “也是刚刚决定的,”笑了笑,宋轻笑的神情十分温柔,“最近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我已经是精疲力尽,完全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折腾了。韩潮一直陪在我身边,帮着我,护着我,不在意漫天的非议,一味的对我好,我若是不感动,那就真的是一个没有心的人了。”

    欧珊珊听了,皱了皱眉,不解的问道:“可是你确定你不是一时冲动,所以才有了这样的决定吗?万一等到过一段时间,你冷静下来了,发现自己对他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感情深,到时候你该怎么办?”

    “感情都是可以培养的,而且我无比的确信,我不是一时冲动,这件事情,我都已经想了好久了,不过是现在终于有勇气将我的决定说了出来而已。”宋轻笑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但是神情却又透着坚定无比的感觉。

    见状欧珊珊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最终只是叹了口气,想起另一件事,好奇地问道:“不过他要向你求婚,这种事情不是应该保密,然后到时候给你一个惊喜的吗?怎么现在你都已经知道了,而且看样子,似乎还是他主动告诉你的,这个韩潮,确定不是脑子有坑?”

    “说什么呢,在你那里,谁的脑子都有坑吧。”

    嗔怒的瞪了她一眼,宋轻笑没什么好气的解释道,“他会告诉我,是因为他担心我会不愿意,担心我到时候会因为生气他的自作主张,和他断绝了来往,所以他才决定提前通知我,征求我的意见,然后才决定要不要实施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