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我想在那天向你求婚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皱了皱眉,下意识的将手机远离自己的耳朵一点儿距离,感觉那边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才再次放了回去,没好气的说道:“第一,你刚才是准备把我的耳朵震聋吗?第二,什么叫做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一个决定,难道我以前的决定都那么的不堪入目吗?韩潮,你确定你刚才说的没问题吗,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要不要补救一下。”

    “是是是,是我刚才说错了。”笑了笑,韩潮没有一点儿脾气,顺着她的意思往下说,“你所有的决定都是非常的明智的,只是一次比一次还要好,证明你也在慢慢的成长。”

    马屁拍的很是不错,宋轻笑轻哼一声,脸上的得意显露无疑。

    “笑笑,刚才,我做了一个决定,本来是想要给你一个惊喜的,但是我想了想,还是先问问看你的意见,若是你不愿意,我就暂且搁浅,不想看到你不开心的样子。”

    闻言宋轻笑挑了挑眉,好奇的问道:“你要干什么?”

    “我想……”咬着牙踟蹰了一番,韩潮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回来的那天,你来机场接我好不好?”

    “就是这件事?”宋轻笑显然很是惊讶,不明白就这么一件小事,他为什么还要犹豫这么长的时间,“这个不是之前就说好的吗?你回来的时候我去接机,怎么你忘了吗?”

    “没忘,只是后面还有事情……”

    又是一段短暂的沉默之后,才再次听到韩潮的声音,“我想,我想在那天向你求婚。”

    “求婚?!”

    完全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宋轻笑一时之间没有控制住自己的声调,猛地一嗓子吼了出来,正好被上楼来拿东西的萱萱听到了,吓得她手里的杯子差点儿给丢了出去,好不容易才抱稳了,捂住嘴,轻手轻脚的走到办公室门口,悄悄地听起墙角来。

    宋轻笑不知道隔墙有耳,还沉浸在惊讶之中,久久的不能平复:“韩潮,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要向我,向我求婚?我们,我们……”

    听出了她有些难以承受,韩潮连忙解释道:“你先别激动,冷静,冷静一点儿,听我说完。我想求婚,一是为了我自己,既然已经转正了,还不如将后面的事情一起决定了,也省去了很多麻烦,毕竟我对你的感情,你也是知道的,只要你不反悔,我的心意始终都是如此;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平息这次的事情。他们会攻击你,也不过是因为郑婉儿的授意,她暗地里主导着舆论的方向,所以我们才会遇到这么多的问题,束手束脚,但是我知道她的目的,不过就是不放心你,觉得你们还有可能,所以我们一旦真的在一起了,也相当于给她吃了一颗定心丸,她不用再担心你会不会回头去找傅槿宴,既然就不会再针对你。”

    听着他的分析,宋轻笑也觉得十分的有道理。

    这世上没有没来由的恨,也没有没来由的爱,郑婉儿与她一直都没有任何的纠葛,不过是因为同一个男人而有了交集,从而引发了这么多的纷纷扰扰。

    所以一切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傅槿宴!

    若不是那个男人,自己根本就不会有眼下的这些遭遇,真的是……男色误人!

    咬着唇思考了许久,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

    韩潮有些紧张,手心已经感到了湿意,他随手抽过一张纸,在上面蹭了蹭,继续忐忑不安的等待着。

    他没有告诉宋轻笑的是,其实他早就挑好了婚戒,在他到达洛杉矶的第一天,一眼就看中了,当即就毫不犹豫的买了下来,原本是想着,等到回去的时候,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尝试着向她求婚,不管她会不会答应,自己都要试一试。

    但是没想到的是,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完全是给迷茫的他指出了一条明路,眼前再次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好,既然你想,那就……那就这样吧。”

    得到了期待已久的回答,韩潮紧张的心脏都骤停了一下,感觉自己刚才就像是做了一场美梦一样,美好的不像话。

    深呼吸了好久之后,他才终于又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似哭非笑的感觉:“真,真的吗?笑笑,你都不知道,我现在的心情有多复杂,根本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完了,今天我一定会因为太兴奋而睡不着觉的。”

    闻言宋轻笑忍俊不禁,捂着嘴轻轻地笑了出来,声音柔软的不可思议:“多大的人了,居然还像个小孩子一样,我都不好意思嫌弃你了。好了,冷静冷静,别再这么的激动了,也不怕别人看见了笑话你,没有一点儿稳重的样子。”

    “没事,房间里就我一个人,我就算是裸奔也没有人知道。”顿了顿,韩潮故作苦恼的说道,“不对,现在你也已经知道了,完了,那就真的是没有形象可言了。不过……也没什么,反正以后在一起,我什么样子你都会见到的,所以现在就当做是打了一个预防针吧。”

    “听你这么一说,我怎么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还能反悔吗?我有些心虚。”

    “不能!”韩潮没有丝毫犹豫的拒绝了,“想得美!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怎么可能有反悔的余地呢,你想都不要想,以后你就是我韩潮的女人,有我的专属标签,逃也逃不掉的。”

    听着他如此霸道的话语,宋轻笑捂着嘴,低声的笑了起来,想要借着笑意来掩盖心中升腾起来的疼痛感。

    曾经,也有一个人对她如此的霸道,将她禁锢在身边,给她所有的保护,不想让她受到一点点的委屈,一点点的伤害,就像是一座大山一般护在她的面前,让她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无所畏惧,肆意妄为。

    可是现在,这座大山却是已经不在自己的身边,是被自己亲手推走的,而且还坚决的不想要他回来。

    所以……一切都是自己亲手缔造出来的,现在没有资格去难受,更没有机会去反悔。

    就这样吧,一切的一切,就这样就好了,谁又能保证这一辈子,就只会爱一个人呢。

    时间是治愈一切最好的良药,总有一天,她会彻彻底底的忘却以前的一切的一切,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一段崭新的人生,里面,没有傅槿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