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你居然还骂我傻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怎么知道我在哭?”宋轻笑抽抽噎噎的问道,声音还带着哭泣时的气嗝声。

    “因为我刚才心特别疼,像是被针扎了一样,我就想,一定是你在哭,在难过,所以我就有了感应。”韩潮语气听起来十分的认真正经,“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的心有灵犀吧。”

    明明是深情的情话——虽然有些土,但是听着也挺顺耳的,可是宋轻笑竟然一下子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的时候,还夹杂着哽咽,听起来有种莫名的怪异的感觉。

    韩潮的脸有些黑,不是因为生气,而是觉得有些无奈。

    毕竟自己刚刚也是真的在说情话,情绪语气感情都很到位,她若是没什么感觉,或者是无动于衷,他觉得都是很正常的事情,毕竟自己碰钉子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是韩潮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笑了。

    笑了?!

    刚刚还在哭,听到自己说的情话竟然笑了!

    感觉有种被打脸的感觉,像是自己捧着一颗千辛万苦淘到的宝石,虔诚的送到了她的面前,结果却被告诉其实就是一块儿玻璃一样感觉难堪。

    他深吸了口气,再缓缓的吐出,心中默默地念叨着:“这是自己好不容易追回来的女人,她什么性格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了,早就应该摸清她的套路了,现在还有什么好纠结的啊。”

    如此想了想之后,韩潮觉得憋在自己心里的那口气消了一半了——但是他完全相信,宋轻笑还有一句话再次让他气个半死的本事。

    “我说的是情话,不是笑话,你就算不给面子,也不要笑的这么明目张胆的好吗?毕竟我还是要面子的。”语气真的是说不出来的傲娇。

    闻言宋轻笑一口气没喘匀,咳了两声,好不容易才顺过气来,随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触手都是湿润的感觉。

    “我不是故意要笑的,只是情绪突然到了,完全就没有忍住,”解释起来显得很是苍白无力,但是这就是她刚才最真实的感受,“现在不笑了,我很严肃很认真的就剩下哭了。”

    韩潮:“……”

    为什么这句话听起来这么的不对劲儿呢?

    无奈的摇了摇头,韩潮也没有和她拐外抹角,直奔主题:“网上的新闻我都看了,估计你一定会受到影响,心情不好,现在看来,我的预感是非常正确的。”

    “我本来以为自己能够承受得住的,毕竟也不是第一次被人骂,按理说早就应该习惯了的,可是事实证明,我错了,这样的事情,就算是再来个百八十次,我还是受不了,难受的感觉像是要死了一样。”

    说着说着,宋轻笑忍不住又低声的哭了起来,声音呜呜咽咽的,说不出的委屈的感觉。

    不能拥抱着她安慰她,不能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只能通过电话听到她委屈又无助的哭声,韩潮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狠狠地捏住,用力的拉扯,疼的他难以呼吸。

    “本来就是被冤枉,受了委屈的事情,怎么可能能够无动于衷呢,你又不是傻子,就算是傻子,被欺负的狠了,也会反抗的。”

    “你才是傻子!”宋轻笑没好气的吼了一嗓子,“我都这么委屈了,你居然还在骂我傻,真的是太过分了!”

    韩潮:“……你这个挑重点听的本事还真的是越来越厉害了啊。我是在说你傻不傻的问题吗?再说了,难道你觉得你不傻,你要是不傻,现在也不会被逼到这种地步了。”

    “我……”

    张了张嘴,宋轻笑却是无言以对,最后只能气鼓鼓的趴在桌子上,顶着一脸的泪痕,哭丧着一张脸,看上去就像是被主人家遗弃的小猫咪,可怜兮兮的,让人很是心疼。

    虽然韩潮看不到她此刻的表情,但是也是能够想象得到的,又是一阵心疼,连忙软着声音哄她:“好了好了,我也没有别的意思,主要还是因为心疼你,却又没有在你的身边,所以觉得……”

    摇着头叹了口气,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但是意思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了。

    宋轻笑抽了抽鼻子,随手抽出一张纸巾放在鼻子下面擤了擤,再说话的时候,声音听起来就正常了许多:“其实我被骂了,心里委屈是一方面,还有其他的原因。因为我,你还受到了牵连,你看没看你的微博,现在已经……沦陷了吧。”

    “看了。”韩潮的反应实在是太平静,太淡定,一点儿生气的样子都感觉不出来。

    按理说,他也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被那么多不认识的,莫名其妙的人追在微博后面骂,怎么可能无动于衷呢。

    “看了……你都不生气的吗?”

    “生气。”还是平淡的感受不到情绪起伏的语气。

    宋轻笑突然有些生气了,狠狠地抹了一把脸,没好气的对着电话吼:“你今天是怎么回事,非得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吗?就不能一次说完,停停顿顿的有什么意思。”

    没想到她情绪突然就爆发出来了,韩潮愣了一下,随即无声的勾起了嘴角,声音中是让人无法忽略的喜悦:“你是不是在担心我,觉得我被人骂了,心疼我了?”

    “那还用问吗,我要不是担心你,我会这么生气吗?”翻了一个白眼儿,宋轻笑依旧是语气不善,但是相对于刚才已经有所缓和。

    闻言韩潮的心情变得更好了些,觉得自己似乎距离胜利又近了一步。

    轻咳一声,他淡然的说道:“当时我看到的时候,确实是生气的不行,他们骂我没用关系,但是那么冤枉你,我就真的是有些忍不住了,其实我都已经准备好要和他们开骂了,但是字敲上去了,我又给删除了。现在本来就是比较敏感的时期,若是我一时冲动,再骂了他们,不仅不能帮到你,反而会将事情牵扯的更深,到时候就更加的不好解释了。所以我就是发了一篇微博,剩下的全都没有理会,让他们去骂吧,随便说什么的,我就当他们口中的那个‘韩潮’不是我,这样就好多了。”

    “况且当初我刚出道的时候,也有人不喜欢我,想尽了办法要黑我,现在也是,不管我做的多么的努力,他们还是能找出各种各样的理由来黑我,挖一些他们口中所谓的我的黑历史,但是我真的已经完全感受不到生气了。在我眼里,他们不过是因为太过被忽视,无人问津,所以要靠着这样的事情博眼球,增加关注度,也是想要出名而已,只是他们出名的方式,显得不是那么的高明罢了。”

    “所以现在的一切,我也当做是他们想要黑我,想要看我出丑,看着我失去理智,这样他们就更加的有把握,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对,一切的缘由都是有因才有果,我不去理会,他们就是一群跳梁小丑,当时能获得几声称赞,但是事后,谁还会记得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