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一章 傅槿宴脑子一定有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到宋轻笑哭了,傅槿宴捂住胸口,只觉得那里传来一阵钻心刺骨的疼痛感,令他难以忍受。

    记忆中还存有着宋轻笑委屈的时候哭泣的样子,只要一想起来,都会觉得很难受,现在又得知了她在哭,而自己却什么都不能做,不能抱着她,不能哄她,不能为她擦眼泪……真憋屈!

    “恋爱中男男女女喜欢作的,我也不是没有遇见过,毕竟身边的朋友性格都不一样,总有一两个矫情的,但是像是你们两个这样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我对你们只有佩服。除了佩服,什么都不剩了。”

    这么明显的讽刺,傅槿宴听了,眼眸的神情转冷,瞥着她的眼神很是不友好。

    冷哼一声,他没什么好气的说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会处理好,不劳你在这里费心,郑婉儿我也会收拾,但是现在时间还没到,我掌握的东西还差了一些,所以还要再等一等,让她再嚣张一段时间。”

    “然后让笑笑再委屈一段时间?”欧珊珊毫不留情的接着说道,眼神儿轻蔑,“傅槿宴,我真是觉得我好像从来都不认识你,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的优柔寡断,以前的你强势又霸道,说话做事都是说一不二的,可是现在……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给我的感觉实在是太陌生了。”

    傅槿宴捏着钢笔的手慢慢的收紧,手背上青筋暴起,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脸色阴沉,语气冰冷:“我是什么样子的人,笑笑知道就好了,旁人如何想我完全不在意。”

    “是吗,可是你知不知道,就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就算是笑笑,也已经迷茫了。她也看不懂你的心思,我只奉劝你一句,做事情之前,考虑的清楚一点儿,别弄到最后,一无所获,什么都落不下,毕竟世事无常,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在你的掌控之中的。”

    闻言傅槿宴冷笑一声,“多谢关心,但是我自有主张,只要你不帮着别人来对付我,我这边就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我?我可没有那个闲心。”

    轻嗤一声,欧珊珊眼眸一转,突然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起来很是邪恶,充满了阴谋,“不过你倒是提醒我了,韩潮可是要回来了,到时候看到笑笑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说他得多心疼,然后又要呵护备至的照顾她,日久生情,笑笑又是一个容易感情用事的人,这么长久的感动加在一起,你说她会不会这一次,如果韩潮再主动,她就顺势答应了呢?”

    看着傅槿宴骤然转冷的眼神,她的笑容越发的扩大,看起来充满了幸灾乐祸的感觉:“你别瞪我,我说的可是很有可能的,毕竟韩潮可是比你更加的占据了天时地利人和,机会比你大得多,而且呢,你现在这么的折腾,只会将笑笑越推越远,到时候顺势就推到了韩潮的怀里,他得高兴坏了,说不定两人结婚的时候,还会给你包个大红包呢。”

    “你还有事吗?没事就走吧,不要耽误我工作了。”傅槿宴终于对着她下了逐客令,语气十分的不善,显然是已经到了忍耐的极点。

    欧珊珊一听,嗤笑一声,一个白眼儿都已经快要翻到天上去了,撇了撇嘴:“呵!说到你的痛处了,不高兴了,就开始撵人了是吧,傅槿宴,你真的是越来越没有下限了,我真的是……瞧不起你。”

    说完她狠狠的丢下一个白眼儿,推开门就走了出去,关门的时候,力气用的很大,狠狠的将门甩上,震的整个墙壁感觉都是晃晃悠悠的,像是要倒下来一样。

    傅槿宴目视着前方,面无表情,心中情绪澎湃翻涌。

    不得不承认,欧珊珊的话还是对他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让他原本信心十足的心又开始动荡了起来,难以平复。

    傅槿宴最害怕的,就是自己忙里忙外的折腾了这么久,结果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想到宋轻笑最终会投入到别人的怀抱,他就克制不住心中的愤懑。

    “傅槿宴脑子一定有坑!”

    看着欧珊珊突然发来的这条信息,宋轻笑一脸懵逼,不知道她这个是什么意思。

    刚想要给她打个电话问问发生了什么事,第二条消息接踵而至:“你现在别给我打电话,等我平息一下体内流窜的真气,不然我可能会被气得爆体而亡。”

    看着最后那四个字,宋轻笑无端的有了一种血淋淋的感觉——即使那个字的上面并没有加任何的特效。

    这是……去找傅槿宴,然后受到了刺激?

    挑了挑眉,宋轻笑暂时压下心中的好奇心,放下手机,刚想要继续工作,手机却又不安分的响了起来。

    “不是说不让我打电话的吗,自己这就憋不住了?”

    笑了笑,宋轻笑拿起手机看了看,却发现并不是欧珊珊,而是……韩潮。

    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她有一瞬间的迟疑。

    韩潮出国的这段时间,很少会在上午的时候给自己打电话,基本上都是卡着自己下班之后,吃过晚饭的空余时间,像是这种在自己工作的时间,他一般都不会打扰自己。

    所以今天这个时候打电话,只有一个可能,应该就是网上的新闻。

    咬了咬唇,深深地吸了口气,自然自语的说了句话,感觉语气什么的似乎都没有太大的问题之后,宋轻笑才接起手机,放在了耳边:“喂……”

    “你没事吧?”

    没有问候,没有别的,上来就是一句简单直白的话,却成功的让宋轻笑刚刚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心情瞬间崩塌,眼泪完全忍不住,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下来。

    久久的都没有得到回答,韩潮的心中就已经确定了一些事情,声音不由得放得更柔,隐藏不住其中的担忧和焦虑:“笑笑,别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