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九十章 你算个什么男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傅槿宴随手将门关上,然后走到了局促不安的刘清的面前,站住脚步,一言不发的看着她。

    在如此的强大的压迫下,刘清越发的紧张,心跳的频率越来越快,捏着衣角的手指用力到泛起了清冷的苍白。

    良久的沉默之后,她终于抵抗不住,颤颤巍巍的开了口:“总,总裁,对不,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是您的朋友,所以,所以……您别生气,我知道错了,以后一定会更加的注意的。”

    “你也是按照公司的规章办事,没有任何的问题。”傅槿宴淡淡的说道。

    刘清一听,顿时松了口气。

    只是还没有静下心来,就又听到傅槿宴清冷无情的声音在头顶响起:“这个时候你还记得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情,那么为什么还要向别人透露我的行踪?”

    听到他说起这个,刘清猛地抬起了头,看着他,脸上流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就像是隐藏很深的秘密一下子就被挖掘了出来,暴露在众人的面前,随之而来的就是源源不断的指责和谩骂。

    咬紧了牙,她连忙摇了摇头,否认的说道:“没有,总裁,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我从来都没有……”

    话没说完,傅槿宴就抬起手,打断了她的话,冷眸微眯,语气冰冷:“你觉得我若是没有证据,会找到你的头上吗?识时务者为俊杰,该承认的时候就不要再狡辩,还能留下一个好一些的印象,省的到时候,谁都不好看。”

    闻言,刘清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整个人看起来苍白无力,像是受到了多么严重的打击一般,摇摇欲坠。

    傅槿宴对此并没有任何同情的感觉,只是觉得厌烦,语气也越发的冰冷:“之前我就已经说过,所有有关我行踪的事情,不许向外人泄露,就算是公司内部的人,没有经过我的允许,也不许随意的打探,而你是什么意思?故意的挑衅我的权威,想要在危险的边缘是吗?”

    “不是,不是的,总裁,我知道,知道错了……”刘清抵抗不住压力,差点儿坐在了地上,手撑着身后的桌子,才勉力支撑着自己没有摔倒在地,保持着站立的姿势。

    “知道错了就行。”点了点头,傅槿宴没什么情绪的说道,“一会儿将手头的工作交接一下,然后去人事部,将你这个月的工资领了,明天就可以不用来上班了。”

    “什么?!”

    没想到自己的结果竟然还是被开除了,刘清顿时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神情在脸上漫布着,身体颤抖的更加的厉害,眼泪不受控制从眼眶之中争先恐后的流淌而出,将她一大早精心描绘的妆容冲刷的像是恐怖片一样。

    傅槿宴看了,心里生起了厌烦的感觉,皱着眉,冷声说道:“现在就开始收拾吧,不要耽误了时间。”

    说完看也不再看她一眼,转身回了办公室。

    身后刘清终于还是站不住,坐倒在地上,捂着嘴哭的眼泪横流。

    刚一推开门,傅槿宴就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前飞快的跑开。

    走进去之后,就看到欧珊珊正端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朝着他微笑示意:“事情解决完了?我看杂志看的都有些无聊了。”

    傅槿宴走过去随意的瞥了一眼,扯了扯嘴角,“好心”的提醒她:“杂志拿反了。”

    欧珊珊:“……”

    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杂志,确实是上下颠倒了,不由得脸上发热,像是做了亏心事被发现一样,十分的不好意思。

    眼眸转了转,欧珊珊淡定自若的合上杂志,放在了桌子上,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还是一副安然微笑的模样,语气平缓:“我就是想要试试看,反过来看的感觉如何,确实是没有正常的舒服。”

    闻言,傅槿宴又是一声冷笑,表情写满了嘲讽,“偷听就偷听,还找出那么多的理由,多大的人,也真是好意思。”

    见已经被拆穿了,欧珊珊也不装了,哼了一声,挺直了腰板,气势十足:“没错,我就是好奇听了一下,怎么了,有本事你打我啊。”

    “打你?呵!不好意思,没有打女人的习惯。”

    丢了一个眼神儿过来,傅槿宴坐回到办公桌后面,好整以待的看着她,淡然的问道,“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我时间很忙,没有太多的闲工夫能和你耗。”

    欧珊珊:“……这句话听着怎么感觉这么的耳熟呢?”

    撇了撇嘴,她微扬着头,轻哼一声,直接问道:“新闻上面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之前说你会护着笑笑,你还爱她,你想要将她挽回,可是现在出了这样的破事,你就连个屁都不放了是吗?你算个什么男人!”

    傅槿宴抬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又低下头继续看文件。

    说完话没有得到回应,文件的吸引力更大,欧珊珊显然是受不了这个气,冲过去双手“啪”的一下拍在了桌子上,粗声呵气的朝着他吼:”傅槿宴!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为什么不回答我?我告诉你,你要是没那个心思了,就赶紧说清楚,笑笑也不是没人要,身后一大堆的有志青年排着队等她呢,也不差你这么一个!”

    “我没有置之不理。”

    沉默了半晌之后,傅槿宴终于缓缓地开了口,语气中是说不出来的疲惫的感觉,“当时我也没有想到,郑婉儿竟然会带着一群记者冲了进来,而且……她还知道了我和笑笑离婚的主要原因,借此威胁,虽然我无所畏惧,甚至用她的黑料威慑住了她,可是保不住她狗急了跳墙,要知道,事情若是被爆出来,到时候受伤害的还是笑笑,我不能看着她受委屈。”

    欧珊珊倒是没有想到是这个原因,抿了抿唇,脸色稍缓,但还是有些不明白:“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直接想办法,将她的嘴一次性的堵得严严实实的,这样的话,不就没有这么多的顾虑了吗?现在你这个样子,不闻不问,难道就是好办法了吗?你知不知道笑笑现在又多难过,我给她打电话的时候,她还在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