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杀去傅氏集团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甭劝我,我这口气憋在心里,要是不吐出去,我就得难受死。”欧珊珊冷哼一声,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也就是你,天天嚷着要自己独立,结果呢,顾前顾后,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你这样的,迟早会把我气死!所以,我现在是去帮你出气,你就不要再说什么了,老老实实的等着我凯旋而归就对了!”

    临挂断电话之前,她又加了一句:“对了,今天晚上去我家吃饭吧,我给你带了礼物,顺便陪你好好地聊聊天,换换心情,这种时候,就体现了好姐妹的重要性了。虽然我们是塑料姐妹花,但是偶尔也能往里面浇浇水,当成真花养着。”

    听着她的调侃,宋轻笑忍不住笑了出来,心情轻松了不少,点了点头答应了:“好,那我下班就直接过去,你不用来接我了。然后……”

    咬了咬唇,她有些踟蹰的说道:“你要是真的去找他,说话归说话,千万不要动手啊!那里那么多人呢,传出去了多丢面子啊。”

    “……”磨了磨牙,欧珊珊都被她气笑了,“我有那么暴力吗!还打架,我就一个人,打得过谁,你就别瞎想了,非要气我!”

    “我这不是担心嘛,毕竟以你的脾气,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啊……”

    宋轻笑不敢让她听到自己说了什么,所以都是小声嘟囔的,显得非常的没有底气。

    虽然没有听清她在磨叨什么,但是欧珊珊实在是太了解她了,两个人彼此之间什么性格,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了,所以即使没有听清,她也能确定——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你敢不敢大声的说出来?是不是我最近没有收拾你,你又皮紧了?”

    受到威胁的宋轻笑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没有,我就是随便的嘟囔了几句,绝对没有说你的坏话,你要相信我啊。”

    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善意的谎言”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都是可以被理解的——才怪。

    欧珊珊哼了一声,都不好意思再嫌弃她了,直接挂断了电话,动作干脆利索又绝情,完全像是一个劈腿要分手的渣男一样。

    想到这个形容,宋轻笑没忍住笑了出来,但是心情总体来说,又缓和不少。

    抬手移动鼠标,关掉了微博,将已经被浸湿的画纸收到一起,丢到了垃圾桶里,平心静气的开始创作。

    另一边,欧珊珊挂断电话,和安德烈打了一声招呼,直接就杀了出去。

    看着她背后扬起的巨大的烟尘,安德烈总是有一种,其实她是家里的顶梁柱,自己才是柔弱娇小又无辜的感觉。

    傅氏集团来了不知道有多少次了,相当的轻车熟路,一点儿时间都没有耽误,欧珊珊直接冲到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口。

    门口助理席上坐着的不是熟悉的陈盛,而是一个陌生的女人。

    看到欧珊珊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刘清吓得当即就站了起来,握紧了双手,哆哆嗦嗦的问道:“这位,这位女士,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我要找傅槿宴。”欧珊珊冷声的说道。

    闻言,刘清愣了一下,看着她,总觉得十分的眼熟,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是却又一时想不起来。

    只是听到她说要找傅槿宴,脑海中下意识的想法竟然是——总裁的风流债!!!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她看向欧珊珊的眼神儿都发生了变化,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抿了抿唇,客气又疏离的说道:“这位女士,请问您有预约吗?若是没有,很抱歉,总裁这边暂时不接见客人。”

    “笑话,我来找他,什么时候还需要预约了,他有那个资格吗?”因为心中有气,所以欧珊珊说起话来很是不客气,一点儿尊敬的感觉都没有。

    刘清闻言,顿时就有些不高兴起来。

    毕竟在他们看来,傅槿宴的形象还是十分的高大的,怎么可以让别人如此的轻贱。

    “女士,很抱歉,我这里没有得到任何通知,所以不能放你进去,若是有需要,你可以直接联系总裁,他那边答应了,我这边自然不会再阻拦。”

    欧珊珊听了,很是不给面子的冷笑了一声,双手抱着臂膀,微眯着眼睛看着刘清,上下的打量了一番,讥笑着说道:“陈盛在这里的时候,我可从来都没有被拦过,怎么现在换成了你,就变了规矩?”

    听她提起陈盛,刘清眼眸闪了闪,随即梗着脖子,一脸的不服气的说道:“陈特助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我现在完全是按照公司的规定办事,谁来了这里,都是一样的,所以这位女士,很抱歉。”

    看着她如此倔强的模样,欧珊珊撇了撇嘴,拿出手机刚准备打电话,就听到一声开门的声音。

    一抬头,就看到傅槿宴刚好推门走了出来,两人视线正好对上。

    “哟,难得的跟我有一次心有灵犀的时候,还真是不容易啊。”讽刺了一句,欧珊珊将手机收了起来,越过刘清走了过去。

    “女士,女士你等一下……”

    刘清还想要再阻拦,就听到傅槿宴清冷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你怎么过来了,站在外面比坐在里面舒服?”

    “没办法,你这个小秘书实在是太尽职尽责了,说我没有预约,她也没有得到通知,不让我进去。我又是个文明人,不可能动用暴力,所以就只能和她在这儿耗着了,要不是你刚好出来了。我估计能在这里一直站到石化。”欧珊珊没什么正经的说道。

    傅槿宴听了,嗤笑一声,脸上的神情无声的表达着一个意思——我要是相信你的话,就是活见鬼了!

    侧过身子,将道路让了出来,“你先进去等我吧,我处理件事情,马上就回来。”

    “那你快点儿,我时间忙的很,没那么多的闲工夫。”说完欧珊珊轻哼一声,腰肢款款的走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