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让女人背黑锅,他也真是好意思!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咬了咬牙,宋轻笑登上自己的微博账号,没有在意下面弹出来的无数的消息,对着键盘敲打着:“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和傅槿宴见面,只是想要谈论一下有关于我们的孩子的事情,毕竟我们也是孩子的父母,对孩子都是有共同抚养权的,一起商量一下孩子未来的发展,有问题吗,不知道为什么就被你们颠倒黑白成这个样子,难道离婚之后,就连见面都不可以了吗?人血馒头好吃吗?你们就不能好好地做个人吗?”

    敲下发送键,看着微博出现在顶层,宋轻笑长舒了一口气。

    以前她一直都想错了,总觉得出了什么事,自己不去在意,不去理会,让时间慢慢的消磨一切,就好了。

    可是现在她发现,自己一昧的忍让,只是给了别人得寸进尺的机会,他们不会在意你想了什么,做了什么,他们只会凭着自己的想法去判断事情的对与错。对于这种情况,容忍,就变成了别人不要脸的资本。

    宋轻笑知道,自己站不站出来,郑婉儿都不会轻易地善罢甘休的,既然如此,那自己为什么还要受这个气呢,还不如大家痛痛快快的撕一场,无论结局是好是坏,至少出了这口气,也值了!

    听到手机不断地响起,宋轻笑抬起头,拿起手机看了看,按下接听键和免提,放在一边,有气无力的喂了一声。

    “笑笑,网上那些又是怎么回事!”欧珊珊急切的声音从话筒中传了出来,“怎么我出去玩了几天回来之后,发现全世界我都不认识了呢?这一天天的都是一堆什么乱七八糟的破事情啊。”

    “没什么。就是郑婉儿盯上了我,想要折磨我,打压我,刺激我,我都已经习惯了。”宋轻笑的声音有些沙哑,显得很是有气无力。

    欧珊珊听出她声音中带着的哽咽,皱起了眉头,不悦地说道:“你是不是哭了?那些杂碎你不要理睬他们,都是神经病,只会敲键盘,不会动脑子,至于那个郑婉儿,我看也是活腻歪了,天天作死!等着吧,我总会给你找回这个公道的,一定要让那个郑婉儿知道,敢欺负我的人,是不是不想活了!”

    “别!珊珊,你别冲动!”

    听出她语气中隐藏不住的愤愤不平,宋轻笑连忙喊了一声,急的不行,“珊珊,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想我受欺负,但是有些事情,还是让我自己来处理就好了。我不能总是依赖你们,这样我以后要问题了,该怎么办?况且这一次的事情,还有之前的事情,我都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是无辜的,拿不出证据,我就没有办法反击她,所以我就要忍耐,忍耐着,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抓到她的把柄,把这一切她所给予我的耻辱,统统都还给她!”

    闻言欧珊珊叹了口气,突然想起个人,问道:“对了,难道你就没有找傅槿宴?我看明明是你们两个一起出的事,凭什么他就什么事都没有,一切的罪责都要压在你一个人的身上?挺大一个男人,让女人背黑锅,他也真是好意思!”

    “别提他了,我现在想到他,就恨得牙痒痒。”宋轻笑重新变得有气无力,双眼无神的模样,仿佛对一切事物都已经失去了信心,“珊珊,我真的感觉好累啊,为什么这么多的事情都要压在我的身上,压得我喘不过来气来,我真的觉得,自从我和傅槿宴离婚之后,我的好运好像就已经走到头了,当我从海滨小城回来之后,我就觉得,诸事不顺,没有一件事情是顺利的,就算是前期顺利,到了关键的时候,就会被狠狠地打击,将我直接打到土里,埋起来,一点儿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欧珊珊冷笑一声,打断了她的感慨:“虽然知道你可能不是很爱听,但是我还是要说,你所谓的好运气,都是因为有人在帮你遮风挡雨。有傅槿宴守着,谁敢轻易地去找你的麻烦,当初就那么一个卡洛,一个蔡雅雅,不知死活,结果呢,现在都是什么下场。可是你们离婚了,已经是两个独立的个体了,没有了他的庇护,当初眼红你的,嫉妒你的,纯粹就是看你不爽的,自然都会蜂拥而至,就是为了落井下石。你知道郑婉儿为什么对你有这么大的意见吗?”

    “因为……傅槿宴的缘故吗?”宋轻笑试探性的问道。

    “嗯,差不多是。”沉吟片刻,欧珊珊说道,“这也是我打听到的,郑婉儿喜欢傅槿宴已经很多年了。当年你们两个结婚的时候,她都要崩溃了,后来才渐渐地缓了过来,但是对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总是在盼着你们分手,离婚,没想到就真的成真了。而现在,傅槿宴对你总是若即若离,她害怕,害怕你们重归于好,所以屡次三番的折腾你,折磨你,就是想让你产生仇恨,然后进而对傅槿宴产生不满,最好是恨他,恨到再也无法原谅的那一种,这样的话,你们就没有重归于好的可能,她离傅槿宴就能更进一步。”

    闻言宋轻笑愣了愣,显然是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事情。

    她也想过,这一切的源头是不是都是和傅槿宴有关系,但是她一直都觉得,不过是因为嫉妒,所以郑婉儿才对她抱有敌意,现在看来,竟然是早在很久之前,就已经埋下了仇恨的种子,就等着他慢慢的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然后……捅破一切伪装平和的假象。

    “你不想我去找郑婉儿,可以,但是傅槿宴,我总要去找他好好地聊一聊,看看他到底是在打什么鬼主意。自己的老婆……好吧,前妻,都因为他被骂成这个狗样子了,竟然还是无动于衷,一个屁都不放,也真是很可以了。”

    “珊珊,你还是不要……”宋轻笑还想要劝她,但是收效甚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