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再一次成为众人谈论的话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当然没有结束,当时郑婉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居然甩锅甩的这么的干脆,完全没有给大威一个准备,当主持人的,向来都是嘴皮子好使,能言善辩,现在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可能忍得住,恨不得一把火,让郑婉儿直接烧成灰,两方在微博上骂的兴起,别提多热闹了。我想,现在郑婉儿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她当初的那个举动了吧。”

    “估计是,没准毁的肠子都要青了。”捂着嘴偷笑了两声,宋轻笑突然觉得,心情也好了不少了,并没有刚才感觉的那么的憋屈了。

    或许是因为知道她也不比自己好过到哪里去吧。

    “唉,只是估计明天,晚上又全都是关于我的新闻了,想想就觉得头疼。好不容易消停了两天,结果还没等我喘口气,就又开始了……他们还真的是不嫌累啊。”

    “再大的累,也能用钱来弥补上。”轻哼一声,韩潮语带嘲讽,“他们这么拼命,不过就是为了名利而已,若不是能从中获利。他们也不会这么的积极。”

    “说的很有道理。”点了点头,宋轻笑趴在了沙发上,有气无力,像是一条离了水的鱼一样,有出气,没进气了。

    韩潮透过视频,看到她这么一副懒洋洋的样子,嘴角挂起了宠溺的笑容,笑着说道:“要是累了你就赶紧回卧室睡觉去,在这里趴着多难受啊。”

    “我是累,但是不困,主要是憋屈。”宋轻笑将脸埋在沙发上,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发闷的感觉。

    闻言,韩潮更加的无可奈何,只好绞尽脑汁的想一些好玩的事情讲给她听,让她缓解一些心情。

    这个方法确实是不错,宋轻笑一会儿就忍不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捂着肚子,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小傻子一样。

    韩潮在电话那边,听着她笑的如此开心的模样,心情也随着她好了很多,只是心中还是在为她担心,担心今天的事情……

    “笑笑,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宋轻笑正笑的开心,此刻听到他的话,愣了一下,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问道:“准备什么?”

    “……当然是你会再一次成为众人谈论的话柄的事情。”说着,韩潮有些许无奈,“好歹也是你自己的事情,居然都已经这么的不上心了吗?笑笑,我应该庆幸你现在越来越心大了吗?”

    “我不是心大,你难道看不出来,我其实是在逃避吗?”

    苦笑了一声,宋轻笑的语气突然转了一个大弯,变得很是沮丧,透着无力感,完全没有了刚才兴奋活泼的感觉,“当我看到那群记者举着摄像机冲进来,对着我们一通乱拍的时候,我就知道,这又是一场不可避免的战争,而我,就是那个被推出来的牺牲品,或者说,我又沦落成了谁的出气筒,而那个人,不出意外,应该就是郑婉儿。”

    “按理说,我其实早就应该熟悉了这种情况,毕竟这样的事情我已经经历过太多次了,说句玩笑话,感觉这样的事情都已经变成了家常便饭,每次过一段时间的安稳日子,每天按部就班,生活无波无澜,平静的令人发指,然后就在某个不经意的时候,我就会被推出来,因为各种各样我想的到,或者是想不到,与我有关,或者是与我无关,但是却被无辜牵连的事情,成为众人的谈资笑料。”

    说到这里,宋轻笑叹了口气,望着天花板,神情有些萎靡不振,像是一朵失去了营养滋润的鲜花,没有了活气。

    “我的微博里面,私信里面,到处都是骂我的,那些人根本就不认识我,也不了解我,可是他们仅凭着网络上的一面之词,就可以对我作出评判,来判定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真是可笑。”

    “那你为什么不把评论关掉,私信也设上限制呢?”韩潮说出了自己的疑问,“毕竟眼不见心不烦,看不见了,总能好受一些。”

    宋轻笑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惆怅又无奈:“我想过要关掉,甚至有一度时间,我想要把微博都卸载了,可是没有用的,他们反而会觉得我心虚,觉得我做了亏心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反应,连评论都不敢开,所以我就一直忍着,忍着什么都不做,看着他们漫无天际的咒骂,污言秽语层出不穷,我很少会做出回应,总是在自欺欺人的想,只要我不理会,就可以当做他们说的骂的不是我,是别人。虽然知道这种想法挺傻的,但是总能给自己一点点的心理安慰。”

    闻言,韩潮的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

    自己一直捧在手心里,连大声说话都不敢,生怕吓到她,让她受了委屈,可是竟然在别人那里受到了这样的待遇,偏偏自己还什么都做不了,之前没有立场,没有资格,现在……有了一点点的资格,但是似乎也并没有太大的用处。

    人是不是都是如此,越是艰难险阻,越要跃跃欲试,不愿意轻易地服输,而有捷径的时候,却弃如敝履,不屑一顾。

    性格都是如此的放荡不羁吗?

    自嘲的笑了笑,韩潮清了清嗓子,眼神温柔的看着她,柔声安慰:“没事的,笑笑,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站在你这边,现在你好歹还是我的女朋友,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受欺负,那样我多没面子!等着,我马上就要回来了,等我回来了,你身边就有了依靠,就再也没有人敢对你做什么了!想要欺负我,也要先问问我同不同意。”

    听到他的维护,宋轻笑的心中划过一道暖流,心里暖暖的,很是感动。

    自己对韩潮的态度,他也不是感受不到,两人也不是没有闹过别扭,可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一直如此,维护,毫无道理的维护。就像是不管事情的对与错,他都会站在自己的这一边,将她保护起来,不允许别人随意的欺凌。

    到底是多么的幸运,能够遇到这样的一个人,不知道上辈子到底是做了多少的好事,才能换来这样的对待。

    “韩潮,你说上辈子我是不是一个大善大恶的人啊?”

    韩潮没明白她的意思,看着她,脸上写满了不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