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你在威胁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深吸了口气,郑婉儿努力的维持着自己的面部表情,不想因为情绪的激动,使得表情变得太过的狰狞,那样不好看,他看了,会更加的不喜欢的。

    “槿宴,你不觉得你的话根本就说不通吗?你要是真的不喜欢我,为什么百忙之中还要来送我,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吃饭,甚至……在众人面前,对我表现的那么的亲昵,你这就是喜欢我!你是不是还在生那次我不打招呼就当着众多的媒体的面向你表白的事情?如果是那件事,那么我再次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我,我当时只是因为心情太过激动,又被他们起哄,一时头脑发热,所以就什么都没有考虑,但是我没想到,你对这件事有这么大的意见,我很抱歉,我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好不好?以后只要你不提,我就不会提,我都听你的,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好不好?只要你能不离开我,要我怎么样都可以。”

    明明刚才还是那么的气势如虹,可是不知不觉的,态度又变成了卑微起来,完全没有了刚才的气势。

    所以说,在感情世界中,付出地多的那一方,永远都是输的。

    看着她如此卑微的祈求自己的样子,眼眶已经红了,可是却还是死死的忍着,没有让眼泪落下来,就是不想让自己显得更狼狈,维持着最后的一点点儿尊严。

    可是即便如此,傅槿宴的心中还是毫无波澜,只要一想到她如此柔弱的表面下那张肮脏不堪的嘴脸,他都生出了一股厌恶的感觉,觉得难以忍受。

    一个人戴着面具的时间久了,就会忘了自己脸上还有面具,以为那就是自己真实的样子了。

    “我还是那句话,很抱歉,之前都是我利用了你,为了制造一些假象,是我的不对,我对你有愧,所以你之前打着我的旗号的所作所为,我都没有和你计较,当做是我对你的一些补偿。但是我退让,我不计较,不代表我没有底线,你一次次的纠缠,没完没了,总有一天会将我对你的所有的耐心都消磨干净,到那个时候,你有能力承担后果吗?”

    闻言,郑婉儿身体僵硬了一下,心跳一点一点的开始加速,紧张的难以呼吸。

    她听懂了傅槿宴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也明白了他的想法——自己若是再纠缠,当他的耐心消耗干净的时候,就是自己倒霉的时候!

    想到这里,郑婉儿猛地抬起头,死死的盯着他,牙齿依旧紧紧的扣在唇上,留下了深深地痕迹。

    如果目光可以杀人的话,傅槿宴已经不知道被她杀死多少次了。

    “傅槿宴,这就是你给我的回答吗?”抽了抽鼻子,郑婉儿对着他露出一个痛苦到极致的表情,手捂着胸口,感觉那里已经被刺激的再也承受不住了,一颗心,已经要裂开碎掉了,“我真的只是单纯的想要和你在一起,可是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意,为什么就是要这么的伤害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我只不过是太喜欢你了而已……”

    傅槿宴看着她,抿了抿唇,语气中也透出了些许无奈的感觉:“郑婉儿,感情的事情向来都是不能勉强的,我们之间不合适,我爱的不是你,我们好聚好散,对彼此都好,真的要纠缠个没完没了,到时候撕破了脸皮,对谁都没有好处。”

    听到他仍旧在威胁自己,警告自己,郑婉儿点了点头,边笑边说:“是我天真了,以为能够打动你,现在看来,才真的是我的异想天开。但是没关系,既然软的不行,那么我们就来硬的好了,总要让你知道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有权有势,别人惹不起你,也不敢招惹你,可是我不怕,这么多年以来,我也不是白活的,或许和你比还是差了一点儿,但是也不是没用到了那种地步,被人一恐吓,就吓得像是乌龟一样,将头缩进去了。”

    “你又想要干什么?”听出她话里有话,傅槿宴皱紧了眉,神情不善,“郑婉儿,我警告你,做什么事情之前,要想好后果,不是什么后果你都有能力承受的,到时候弄得鱼死网破,对谁都没有好处!”

    难得的见到他有些慌乱的模样,郑婉儿倍感新奇,瞪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打量了许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笑声尖锐刺耳,听起来真的是令人感觉十分不舒服,像是修剪得尖尖的指甲在黑板上狠狠地划过,留下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

    笑的差不多了之后,郑婉儿才终于渐渐地冷静了下来,斜着眼睛瞥了他一眼,学着他之前的动作,嗤笑一声,慢条斯理的说道:“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不怕,也是有软肋的啊。只是你的这个软肋,还真的令人十分的不爽!之前我不是说过了吗,知道了一个大秘密,一直憋在心里实在是不好受,就想要找个人好好地倾诉一下,本来我找的是你,可是看你的样子,似乎并不是很愿意分担我的烦恼,那若是这样的话,我就只能去找我的粉丝,去找媒体聊一聊,毕竟他们对这样的事情还是都非常的感兴趣的,豪门大宅之间的,向来都像是散发着香味的蛋糕,吸引着无数的人争先恐后的想要品尝一下,一探究竟。”

    闻言,傅槿宴的眼眸猛地眯在了一起,看着她一脸的得意的模样,再也不见之前委屈隐忍的卑微,果不其然,女人变脸都是在顷刻之间,完全都没有给人反应的机会。

    简直是太可怕了!

    “你在威胁我?”

    这一次,郑婉儿毫不犹豫的就点了点头承认了:“没错,我就是在威胁你,就像你刚才威胁我一样,我也不过是礼尚往来,让你也尝一尝这种滋味,是不是挺不好受的?”

    说完没有等到他回答,自己先捂着嘴笑了起来,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令人看了,不由得生出了浓浓的厌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