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从来都不是恋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槿宴,你一定要对我这么的残忍吗,说出这样的话,就不担心我伤心难过?你现在,真的一点儿都不在意我的感受了,所以才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说出这么冷酷无情的话,是吗?”

    看着他始终无动于衷的样子,郑婉儿渐渐地感受到了一股浓郁的化不开的心烦的感觉,十分的烦躁,这样的感觉已经很久都没有过了。

    进入娱乐圈这么多年,她摸爬滚打,受过委屈,被人骂过,打过,甚至当着面肆无忌惮的羞辱,只是因为觉得开心,而不是因为她做错了什么事情。那个时候她软弱无力,即使心中已经被愤怒充满了,可是她却是不敢表露出来,那个时候她刚出道,知道得到一个角色有多么的不容易,她不能意气用事,毁了辛辛苦苦的努力,所以她忍着,熬着,对于所有的轻视和羞辱,她都装作不在意的模样,所有的委屈和不甘,都被她咽到了肚子里,对待所有的人,都是一副温柔的笑脸模样,人畜无害。

    或许是因为她的隐忍能力太过强大,也是因为有了更多的新人的加入,所以她渐渐地不再被那么多人欺负,而那个时候,她也靠着自己的努力,渐渐地站稳了脚步,不再是谁都能随意凌辱的小萌新,身后也有了一定的基础,这样她也变得很有底气了,不再像以前一样胆小,任人欺负。

    可是即便如此,郑婉儿依旧没有什么改变,对待每一个人,她都是彬彬有礼的模样,待人接物让人挑不出来一丁点儿的毛病,仿佛她就是如此温顺的性格,对任何人都造成不了伤害,也使得众人对她都没有什么戒心,放心极了。

    这一切,一直维持到了她爆红的那一天,当她被宣布成为影后,站在领奖台上,手握着那个奖杯的时候,一切的平和,全部都被打破了……

    有一个词叫做“秋后算账”,说的就是郑婉儿,她从来都不着急着要报复,因为她知道,凭借着自己当初的能力,根本就造成不了什么伤害,既然要做,那就要做大的,让所有人都知道,她郑婉儿,不是随随便便欺负了就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得。

    于是在她登冠影后的时候,也是她开始了报复的时候。

    站得高就有一点最为明显的好处,就是当你想要做什么事情的时候,不需要自己动手,只需要隐晦的表达一下自己有这方面的想法,多的是人前赴后继的来帮你做事,唯恐脏了你的手。

    郑婉儿需要的也是这样的人,毕竟她在众人面前的形象还是清纯柔弱的模样,这样狠厉的事情,不能发生在她的身上。

    所以她每一次的打击报复,都没有自己亲自动过手,看着当初那些耀武扬威的人一个个的没有了傲气,像是丧家之犬一样,她的心里就感觉到了十足的痛快,夹杂着些许的遗憾——没能自己亲自动手,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憋气。

    但是想到自己的以后,这一点点的遗憾,也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而在此刻,面对着傅槿宴的态度,郑婉儿觉得,自己仿佛又感受到了当年自己还是个新人时候的屈辱的感觉,就像是自己不管怎么的努力,怎么的讨好,可是换来的始终都是冷漠的无视和肆无忌惮的嘲讽,将自己的一片真心踩在脚底下,用力的碾压,一点儿都不留情。

    好久都没有体会过的感觉,在多年以后再一次……不,是再多次的经历了之后,一直压在郑婉儿心中,这么多年也没有消散的仇怨,再一次涌了上来,渐渐地和她对傅槿宴的无情的仇恨融合在一起,感觉越来越压抑,越来越浓烈,使得她已经濒临要爆发的边缘,只需要再轻轻地,轻轻地推一下她,马上炸裂!

    紧攥的手再次收紧,修剪的有些尖锐的指甲扎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难以忽略的疼痛,针扎一般。

    可是,也抵不上她心里的酸楚。

    “槿宴,我们之间一直都是好好地,可是你突然之间就变了心,总要给我一个合理的理由,你说你对宋轻笑放不下,可是当初是你先来招惹我的,是你主动找的我!既然如此,你又为什么现在对我这个态度,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傻子吗?还是智障?我一片真心,你看都不看一眼,随意的就丢在了地上,我就这么的廉价吗?”

    “理由我已经说过了很多次,我拿你当朋友,从来都不是恋人,是你自己会错了意,当然,这其中,也有我的一部分原因,我很抱歉,所以我可以道歉,但是你的自以为是,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傅槿宴淡然的说道,语气轻飘飘的,仍旧是没有将她放在心上的模样。

    闻言,郑婉儿瞪圆了眼睛,微张着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显然是没有想到,会在他的口中听到这样的回答,完全超出了她的想想能力。

    一个自己爱慕许久的男人主动找上自己,陪吃陪玩陪聊天,要求尽量都满足,很少会有拒绝的时候,自己遇到困难,也愿意站出来维护……这样的种种,被说成是自己会错了意,自作多情?到底还有没有个道理,难道自己就任由他玩弄吗,当真以为我那么好欺负吗!

    不得不承认,这一刻,郑婉儿突然有了一种想要仰天哈哈大笑的冲动,笑自己的愚昧无知,笑自己的自以为是,更是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不是恋人你对我那么好做什么?那根本就不是一个朋友能够做到的事情!,你就是故意的,故意利用我,用完就扔,你怎么可以这样子对待我呢,太过分了吧”咬紧了牙,郑婉儿不想自己咆哮的声音太大,以免引来旁人的围观。

    之前是因为有宋轻笑在,她是想让宋轻笑难堪,但是轮到自己的时候,还是要谨慎一些的好,最近自己的黑料有些太多了,不能再被别人抓住小辫子,不然就真的要洗不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