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九章 快要被逼疯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后悔?我现在都已经后悔了!”

    冷笑一声,郑婉儿抬头看着他,脸上再也不是刚才温柔似水的模样,变得越来越阴狠毒辣。

    只见她轻勾唇角,露出令人心惊胆战的笑容,压低了嗓音说道:“你说,要是我告诉别人,说你和宋轻笑离婚,不是因为什么感情不和,或者是谁出轨谁背叛,而是……和孩子有关,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听到她的话,傅槿宴的眼眸猛地一紧,薄唇紧紧地抿成一条线,看着她脸上挑衅的笑容,忍住心中的惊恐,用十分平静的语气问道:“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不明白啊,刚好我今天心情好,那我就好好地和你建个清楚,让你彻底的明白。”

    郑婉儿笑的越发的张扬肆意,“那天在电视台的时候,你们两个聊天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旁边听着,从头到尾,听得清清楚楚。你们当初离婚,是因为宋轻笑怀孕了,但是这个孩子掉了,所以才促使你们离婚。当时我还有些不明白,若是因为意外或者是什么的,也不至于要闹到离婚的地步,所以我就去查了查,没想到,还真的被我查出来一些内情,原来孩子,是被你做主拿下去的,而且还是在瞒着宋轻笑的前提下,这么一来,你们之间才有了矛盾,导致了现在的这个局面。”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脸上流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非常的耐人询味。

    “这个答案可真的是令我大吃一惊啊,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们之间的纠缠竟然是这样,简直比电视剧还要精彩,还要狗血。所以啊,我就在想,要不要将这件事告诉广大的人民群众,让他们也感受一下来自生活中的惊涛骇浪,说不定因为你们,还能让许多编剧什么的产生灵感,创造出更多的狗血的电视剧,给那些演绎新人一条发展的道路,你说是不是?”

    望着郑婉儿微笑着,却隐藏不住得意和挑衅的模样,傅槿宴只觉得一口气憋在了心里,难受的令人难以承受。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居然会有一天,被她威胁。

    风水轮流转吗?

    呵!

    忍下了心中翻涌的不满,傅槿宴目光阴冷的看着她,冷嗤一声,面无表情:“所以呢,你想要干什么,心里有什么打算就都说出来吧。”

    “我能有什么打算啊,你把我想的未免也太有心计了吧。”郑婉儿捏着嗓子拿腔拿调,瘪了瘪嘴,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可惜眼眸中的精光泄露了她的真实情绪。

    所以说,不是每一个演员都能随时随地的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前一秒能够淡定自若的演戏,但是下一秒搞不好就要破功。

    这和基本功没有关系,主要还是因为心理问题。

    就像此时的郑婉儿一样。

    听到她的说辞,傅槿宴只觉得虚假令人作呕,原来一个人脸皮厚起来,可以如此的不顾颜面,睁眼说瞎话。

    都说生意场中人惯会阳奉阴违,可是对比她来说,傅槿宴觉得,自己还真的不是一个合格的生意人——毕竟经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锻炼到她的这个地步。

    “郑婉儿,我们认识也不是第一天,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彼此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所以你就不用摆出你在荧光灯下那副虚假的模样,你装可怜,装无辜,不知情的人或许会被你蒙骗,可是到了我这里,你觉得还有可能吗?”

    傅槿宴看着她,眼神中写满了轻蔑和不屑,仿佛此时此刻能够看向她,都是一种恩赐。

    郑婉儿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逼疯了。

    当初两个人之间还没有闹到这种地步的时候,傅槿宴看着她,虽然并没有多么的热情,但是眼眸中至少是有着温度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比看着一个陌生人还不如,至少对待陌生人的时候,他的神情都没有这么的苛刻。

    一切究竟是怎么走到了今天这一步的呢?郑婉儿始终都闹不明白。

    那个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明明还很好,傅槿宴工作很忙,每天除了各种开不完的大小会议之外,还要去视察,去谈工作,他身为总裁,可是很多事情,也要亲力亲为。

    即使在这样忙碌的条件下,对于自己提出来的一些小要求,比如一起吃个晚饭,看个电影,或者是自己要走要回来,想让他去接机,他都会同意,很少有拒绝的时候。

    长得帅,多金,年轻,有能力,也愿意花心思去哄女人……这样的男人,无论是谁遇到了,都舍不得放手的吧?更何况郑婉儿暗恋他多年,始终都没有放下过对他的那份心思,现在好不容易离着梦想的目标更近了一步,眼看着希望的曙光就在最前方,却突然被告知,前面的路,被毁掉了……

    不是堵住了,不是被拦住了,是被毁了!只能看到,却永远也无法跨越眼前的鸿沟的,再也无法向前一步,眼睁睁的看着希望断送在眼前。

    这是绝望,是令人抓狂,难以忍受的绝望!

    放在双膝之上的手不自觉的收紧,郑婉儿微垂着头,紧紧地咬着唇,不断地深呼吸,才能使自己冷静下来,没有显得更加的激动。

    她不想哭,也不愿意哭。

    一个男人若是真的对你有感情,就算是再冷漠的性格,也会化为绕指柔,舍不得看着你掉泪,就算仅仅是红了眼眶,也不愿意,因为心里会疼。

    可是她已经对着傅槿宴哭了这么多次,从一开始的梨花带雨,低声抽泣,到后来隐忍不住的声嘶力竭的嚎啕大哭,她都经历过,可是得到的回应,永远都是一张冷漠的,没有任何情绪的脸,冷冰冰的,像是一个被精妙的手艺者雕刻出来的雕塑,栩栩如生,只是……没有灵魂,不懂得喜怒哀乐。

    女人的眼泪,是她的武器,是她为了达到目的的一把刀,若是这把刀钝了,那么也就没有施展的必要了,还不如正面对上去,总好过哭哭啼啼的,让人看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