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七章 八面玲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突然想起来,不久前傅槿宴说过的那句话,他若是和郑婉儿联手,自己就再也无路可逃。那个时候以为是威胁,现在看来,不是威胁,而是提醒,他们其实已经早就串通好了,就是为了让她钻进陷阱里,然后打她一个措手不及。

    是报复吧,为了报复之前道歉的事情,所以他们想了这么一个主意,还真的是……煞费苦心了啊,真难为她们可以想出这样的计策!

    此刻的宋轻笑早就被一连串的变故刺激得没有办法正常的思考,仅凭着自己的想象去揣测事情的合理性,能够劝服自己的内心就足够了。

    咬紧了牙,她猛地抬起头,看着傅槿宴,脸上带着浓浓的失望的神情,以及……厌恶。

    “傅槿宴,你真的挺让我感到恶心的,为了折磨我,如此的煞费苦心的想方设法让我成为众矢之的,你就这么的看我不顺眼,想尽了办法的想要折磨我,看着我一点一点的被你们打击的再也站不起来,很有成就感,是不是,你真是太过分了?”

    “笑笑,你想什么呢!”

    傅槿宴瞪圆了眼睛,脸上挂满了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难以相信,刚刚自己都听到了什么,“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人吗,我用得着去威胁你一个女人,你未免也太看不起我了。”

    “难道不是吗,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是没有做过,之前因为我相见辰辰的事情,你做的那些卑鄙无耻的事情,难道还不够多吗?傅槿宴,做了什么事情就要敢于承认,畏首畏尾的,一点儿也不像个男人,你真的让我觉得无比的恶心!”

    语毕,宋轻笑猛然扬起手,朝着他的脸狠狠地挥了过去。

    见状众人连忙疯狂地按着快门,想要记录下这一刻——“因情生恨,昔日夫妻终反目成仇,令人唏嘘。”

    标题都已经想好了。

    可是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宋轻笑的手挥到一半,却终究是没有打下去,硬生生的停在了半空中,停了许久,最终咬了咬牙,猛地收了回来,瞪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傅槿宴,今日之耻,我会记一辈子,以后,总有一天,我会将我所受到的伤害,所有的耻辱,一点儿都不剩的,全都还回来!我说到做到!”

    对着他吼了一顿之后,宋轻笑死死的咬着唇,忍着没有让自己的眼泪落下来,回手拿起自己的包,猛地冲出了餐厅,瞬间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宋轻笑跑的太快了,众人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愣愣的看着她离开,直到不见了踪影之后,才恍然的反应过来,但是已经为时已晚,在追出去,也已经追不到人了。

    眼下只剩下剩余的两个当事人还留在原地,但是这两个,却是哪个都不太好惹的。

    众人面面相觑,突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留在原地,十分的尴尬。

    到底是郑婉儿八面玲珑,善于解决这样的事情。

    只见她抿了抿唇,端着一脸的温柔笑意,走到众多记者面前,微微一鞠躬,姿态不卑不亢,也没有盛气凌人的模样,温柔的像是邻家女孩一样:“各位,不好意思,我和槿宴有些私人的事情要谈,能不能拜托各位行个方便,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们私下的事情,还是我们私下来解决,不想要闹得太难看,毕竟我们也还是要顾着彼此的脸面的。”

    “郑小姐,我们也没有想要紧抓着不放,不过是替你觉得委屈。”一个短发的女记者开口,语气有些愤愤不平,“论其身份来,你也不比别人差,好的简直是太多了,真的没有必要这么的低声下气,原本你就已经是女王,而不是一个仆人,你这样,我们这些人看着也不舒服。毕竟采访你这么多次,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们心里也有数。”

    闻言,郑婉儿的眼睛再次变得湿润,神情充满了感激和辛酸。

    眼睛轻轻地眨了眨,一滴清泪没有忍住,顺着脸颊缓缓的滑落,又被她轻轻地伸手拭去,一举一动,恬静优雅,透着淡淡的哀愁,看着令人心生无比的怜惜。

    “各位的好意我都心领了,但是……事情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只能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我和槿宴最近闹了些小别扭,所以……各位,真的没事的,相信我,若是连这点儿小事都解决不了,那我也就真的是太差劲了。”

    听到她都已经这么说了,众人也不好再说什么,毕竟再怎么样,他们也都是不相干的“外人”,说太多了也不是很好。

    于是众人点了点头,轻声地安慰她一番之后,收拾了东西便离开了。

    反正该拍的东西都已经拍到了,和影后与男友吵架相比,显然是三人之间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才更加的有看点,趁着现在来得及,赶紧回去将新闻稿写出来,第一个发出来的,才是真正的赢家。

    想必是都想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走的步伐突然加快,转眼间,一大群人瞬间就消失在眼前。

    记者走后,周围看热闹的人也都识趣地坐了回去,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眼前刚才被记者弄得乱七八糟的隔断,也已经有侍应生前来整理完毕,恢复如初。

    郑婉儿看着站在面前的傅槿宴,柔弱的笑了笑,声音甜美,笑容明媚:“我还以为你会掉头就走,没想到你竟然还愿意留在这里陪着我,刚才也没有拆我的台,是不是因为你心里还有我,舍不得看我在众人面前难堪?我就知道,你对我一定是有感情的,之前的那些事情,还有你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因为你生气了,不高兴了,对吧?真是没想到,你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像是个小孩子一样,不过我也就是喜欢你这样的,比那些心怀不轨的人好多了,多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