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六章 笑笑,你别听她胡言乱语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少胡说八道!”

    原本已经沉淀下来的心情,又被她三言两语的给激了起来,女记者瞪着眼睛,恨不得用眼光杀死她,“我可没有你那么的不知廉耻!已经离婚了,有了男朋友,还要回去勾搭前夫,这么不甘寂寞,你能是什么好东西,不过是……啊!你干什么!”

    话说到一半,就听到“啪”的一声脆响,随后女记者一声惨叫,手捂着脸,满脸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站在面前的宋轻笑。

    ——刚才,自己竟然被她打了一巴掌!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在这么多的摄像机面前,被打了一巴掌!

    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委屈,感觉到了莫大的耻辱,女记者当即就忍不住举起了手想要还回去,结果却被一只大手当空拦住,攥着她的手腕的手力气十分的大,疼得她的脸都皱在了一起,带着哭腔的声音在周围传开:“疼!你放开我,放开我!”

    傅槿宴冷哼一声,用力的一挥手,她受力不均,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趔趄了两步,一屁股摔倒在地,模样十分的狼狈。

    周围的人显然也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状态,完全是下意识的,将摄像机转向了坐在地上的女记者,“噼里啪啦”的一顿拍,将她的狼狈不堪全方位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全都拍了下来。

    同行是冤家,这是业内普遍的共识,在这个时候,能够拍到对方出丑的画面,那也是非常值得高兴地事情,这样回去之后,还可以添油加醋,顺带着连她的报社也diss一下!

    一举两得。

    察觉到他们的企图,女记者慌乱的想要捂住脸,但是却是无济于事,双手难敌四拳,挡了半天,也没有丝毫的效果。

    “你们不要拍我。拍我干什么!神经病啊!”

    身旁的摄影师连忙将她从地上拖了起来,两人也顾不上再想要挖料的心情了,转身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落荒而逃,不好意思再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虽然走了一家媒体,但是面前还围着好几家,长枪短炮的依旧架的稳稳地,并没有丝毫的疲惫的样子。

    “傅槿宴先生,请问您想好要怎么和郑婉儿小姐解释你的行为了吗?”一个男记者开口问道,语气温和,并且没有像刚才逃跑的那个女记者一样,问一些咄咄逼人的问题,形成了十分鲜明的对比。

    对于这样的媒体,傅槿宴显得大度的很多,轻哼一声,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和笑笑曾经是夫妻,就算是现在已经分开了,但是多年的感情也不会凭空消失,请她出来吃个饭,顺便谈些事情,难道也不可以吗?谁规定夫妻分开之后,就一定要变成像是仇人一样的?”

    听了他的话,男记者倒是无从反驳,毕竟曾经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感情深厚,再见面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只是——

    “槿宴,你不是跟我说,你今天是有应酬,公司的一个大项目,很重要,所以才不能回家和我一起吃晚饭的吗?”

    郑婉儿的声音响起来的很是突兀,完全打了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听到声音,所有的人都不约而同的朝着身后看去,就看到郑婉儿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正双目含泪,一脸受伤的表情看着人群之中地傅槿宴,神言又止,仿佛受到了严重的伤害一样。

    见状,众人彼此之间交头接耳,议论纷纷,看向傅槿宴和宋轻笑的眼神儿也起了变化,变得有些不屑。

    离婚了还是可以见面,能够成为朋友也是再好不过的,只是这样瞒着现在的女朋友,目的未免就显得可疑了很多,透着一股子的耐人寻味的感觉。

    再一次成为众矢之的,宋轻笑心中勃然大怒。

    之前还在吃饭的时候,傅槿宴还在和她信誓旦旦的说,和郑婉儿之间已经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当事人就出现,还说了这样似是而非的话。

    回家?吃完饭?都已经亲密到这种地步了,只怕床也已经早就上过了吧?

    想到这里,宋轻笑就觉得胸口疼的厉害,像是有一把很钝的刀子,在上面一点一点的磨,准备把她的心磨成两半。

    可是疼过之后,又是一阵嘲讽的感觉。

    原本就已经离婚了,原本就是不相干的两个陌生人了,他和谁在一起,都做了什么,与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是两个还算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轻嗤一声,宋轻笑扭头看着傅槿宴,冷笑一声,言语轻蔑之中带着嘲讽:“傅槿宴,你的正牌女友可都已经找过来了,你还是多多的注意一下影响吧,不要自己不干净,还拉着我下泥坑,我嫌脏!以后,除了有关于孩子的事情,希望我们都不要再见面了,省的到时候,我就直接被认定是不甘寂寞的荡妇,那我找谁说理去?”

    “笑笑,你别听她胡言乱语,那都是没有的事情!”

    拧着眉,傅槿宴的脸色很是难看,看了郑婉儿一眼,眼神冷漠的令人心底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寒意,从心里开始蔓延,逐渐的蔓延到四肢,然后整个人被冻住,再也动弹不得。

    但是郑婉儿还是没有畏惧,咬紧了牙,凭着硬气,就是没有退缩,一脸挑衅的看着他,却还能维持着原本的委屈的模样,两者之间一点儿都不耽误。

    真不愧是拿过影后的人,真正的演技还是有的,拼起来,在场的人还真的没有一个人能是她的对手。

    傅槿宴暂时没有精力理会她,注意力全部都在宋轻笑的身上,急于和她解释清楚,“笑笑,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你别误会!”

    事情好不容易有了一些进展,眼看着已经胜利在望了,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险些就打破了他的所有的计划,他必须要及时的进行补救,否则就真的要功亏一篑了。

    至于郑婉儿……总有收拾她的时候!

    对于他如此迫切的想要和自己解释,宋轻笑丝毫都没有感觉到感动或者是什么,只是觉得满满的都是讽刺,感觉自己真的是太傻了。

    说不定,今天的所谓的让她和傅孟辰见面,都是一个骗局,目的就是为了羞辱她,刺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