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挑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女记者率先反应过来,当即脸色就是一变,握着话筒的手慢慢的用力,咬着牙,语气不善:“宋小姐!我自认为我刚才说话已经十分的客气了,请你不要不知好歹!自己做出来这种令人不齿的事情,竟然还在沾沾自喜,也不知道你是哪里来的自信!怪不得傅先生会和你离婚,你这样的女人,谁摊上谁倒霉!”

    “你——”

    “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是谁给你的勇气敢这样子讲话,不想干了是吗。”

    宋轻笑一下子就被激怒了,瞪着眼睛要和她争辩,没想到却被傅槿宴死死的拉住,不让她动弹,而他却是面向女记者,语气冰冷的比寒冬腊月的霜雪还要刺骨。

    面对着宋轻笑的时候,女记者还能趾高气昂,理直气壮一些,可是对上傅槿宴,她却是瞬间就像是熄了火的炮竹,没了声响。

    ——傅槿宴的气势实在是太过强大,她只是对上眼神,就感觉自己瞬间到了北极,浑身上下都被冻住了,连嘴都张不开了,更别提还能像刚才一样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身为一个记者,首先要懂得基本的仁义道德,懂得做人的道理,不能颠倒黑白,一切要以事实为基础,这是作为一个记者最基本的原则,连话都不会说,居然还敢出来当记者,你们报社已经忙成这样,连你这样的垃圾都敢随便的放出来,看来真的是不嫌弃,什么样的货色都敢往里面揽。”

    如此明显的讥讽,女记者听了,脸瞬间涨得通红,但是不是害羞,而是愤怒。

    愤怒的心情太过高涨,遮挡了她原本对傅槿宴的畏惧,梗着脖子上前一步,一副高洁不可被侵犯的圣洁模样,语气冷漠严肃:“傅槿宴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言行,你若是再出口伤人,就不要怪我走法律程序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出口伤人也是要傅责任的!”

    “哦,是吗?你是在威胁我?”

    嗤笑一声,傅槿宴看向她的眼神儿,就像是在看着一个精神病患者一样,脸上布满了嫌弃与厌恶,“那我劝你还是先回去,把基本的法律知识好好地研究一遍之后再来和我叫板,不然传了出去,会有多少人笑话你没有知识还要出来丢人现眼。你要是想要告,那你就去好了,我傅槿宴要是会畏惧你这么一个人,那也不必再在这里混了,都不够丢人的。以为自己当个记者,就真的掌握了正义是吗,那你可真的是太天真了!”

    “你——”

    女记者已经被愤怒和来自别人的嘲笑冲昏了头脑,忘记了一个专业的记者应该具备的冷静的思考能力,冷哼一声,伸手指着没有说话的宋轻笑,一脸的不屑;“傅槿宴,你不就是因为我刚才说了她,所以才将炮火转向我,但是我说的有什么不对的吗。宋轻笑要是真的没有问题,你会和她离婚?她若不是心里有愧,会同意离婚?一个好不容易飞上枝头当凤凰的女人,怎么会甘心放弃已经到手的好处,不过就是因为理亏。在场的人早就已经心知肚明,你还在这里欲盖弥彰,又有什么意思呢,骗得了谁。”

    说完,翻了一个充满嘲讽意义的白眼儿,只勾起一边的唇角满是不屑。

    闻言傅槿宴嗤笑一声,摇了摇头,似乎是有些难以置信,脸上的神情充满了惊讶,显得很是不可思议。

    “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在说这种话,笑笑和我离婚,因为什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你在这里摆出这么一副义正言辞的模样,像是在主持公道,但是请问,你又是以谁的立场,哪来的资格,对别人的婚姻,对别人的家庭评头论足的?”

    “我……”

    女记者语塞了一下,还没有想好该怎么回答,就又听到他说道:“而且,‘飞上枝头变凤凰’?你是有多仇富,还是怎么,居然会觉得笑笑当初嫁给我,是高攀了我?真是可笑,当初是我求着她嫁给我的,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只不过是你心里有阴暗,所以才会带着有色眼镜看人,觉得所有的人都会像你一样爱慕虚荣。自身没有本事,才会觉得别人过得好,都是有阴谋的。你这样的人,真的是又可耻又可悲。”

    傅槿宴说的每一句话都没有给她留丝毫的情面,专挑她的痛脚踩,将她原本高昂嚣张的气焰,一脚一脚踩得再也没有复燃的可能。

    咬了咬牙,女记者几乎快要被他逼的失去理智,幸好身后的摄影师及时的拉住了她,在她的耳边轻声地说了两句话,拦住了她,否则的话,一旦她做出什么过激的行为,那么今天之后,她的职业生涯也就要结束了,并且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

    女记者深吸了口气,忍住了已经汹涌如潮的愤怒,冷笑一声,突然转变了态度,变得很是冷静,一开口,语气冷漠到了极点:“傅槿宴先生,刚才的问题,我不想再浪费时间做过多的纠缠,只是之前的问题,还希望两位能够正面的回答一下,毕竟两位也算是公众人物,还是要注意影响,不要做出什么令人诟病的事情,影响了别人。”

    看她竟然还在抓着自己行事不端这一点,咬死了不放,宋轻笑真的是要忍不住了,用力的甩开傅槿宴拉着她的手,站在那个女记者的面前,冷笑一声,语含警告:“你这个女人嘴怎么这么脏?我们出来吃饭,难道还碍着你的事了不成?家里是住太平洋的,管的这么宽。还说我们有影响……我们吃个饭,难道还能发生什么不成?还是说,因为你亲身经历过什么事情,所以就觉得一起出来吃饭的男男女女都有着不正当的关系?若是这样的话,那我倒是不觉的你可怜,毕竟什么事情,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也是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