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四章 蜂拥而上的记者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他再一次提起那天的事情,宋轻笑羞愤难耐,咬紧了牙,就是不愿意认输:“是吗,那你可真是想多了,我接吻就是那样,和谁都是,你要是不信,不如问问韩潮,说不定他能告诉你答案。”

    看着傅槿宴瞬间变得阴沉的脸色,宋轻笑心中扬起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果然,对付他,只需要一个韩潮就足够了!

    傅槿宴明知道她是在故意的气自己,可是他还是忍不住心中的气愤,只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要不停地跳动着,像是随时都要爆开一样。

    深吸了口气,他慢慢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看着她一脸得意的笑容,突然冷笑一声,压低了嗓音,意味深长的说道:“你这样说,难道就不怕我到时候气不过,去报复韩潮吗?要知道,论实力,他还不如我,就算还有一个韩风,也未必能够抵抗。笑笑,什么时候你变得这么的狠毒了,居然都学会了陷害,还真是一如不见,当刮目相看啊!”

    “你——”

    咬了咬牙,宋轻笑的脸上浮现了些许难堪的神情,瞪着眼睛矢口否认,“我没有!你不要在这里颠倒黑白,故意曲解我的话,韩潮是我的男朋友,我有困难找他帮忙,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你又不是我的谁,凭什么管我的事情!”

    “我不是你的谁?”

    听到这里,傅槿宴怒极反笑,点了点头,连说了好几个“好”字,透着些许的威胁的气氛,“那我现在就告诉你,我究竟是你的什么人!”

    说着,一把攥住宋轻笑的手腕,朝着自己的方向用力一拉,便将她拽到了自己的面前,另一只手搂过她的脖颈,低下头,就要强吻她!

    宋轻笑心中大惊,奋力的挣扎着,想要推开他,但是他的力气太大,攥着自己的手腕的地方,像是套了一个手铐一样,动弹不得,剩下的一只手,偏偏还是没什么力气的左手,推拒的力度还不如挠痒痒,不痛不痒。

    心急之下,她只能摇晃着自己的头,想要躲开,但是傅槿宴搂着她脖颈的手掌,再一次禁锢了她的去路。

    完全没有抗拒的余地。

    就在宋轻笑愤怒到了极点的时候,突然外面起了一阵喧嚣声,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响亮,似乎是正朝着他们所在的趋于赶来。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面前挡着的隔断突然被推开,好几个记者举着摄像机和话筒,蜂拥而至,“噼里啪啦”的一阵快门声响起,伴随着记者喋喋不休的追问。

    “傅槿宴先生,请问您和宋轻笑为什么会一起来情侣餐厅?”

    “傅槿宴先生,您有女朋友,宋轻笑小姐也有男朋友,可是你二人同时现身在这里,是劈腿了吗?”

    “二位已经离婚多时,现在这个状态,是要旧情复燃了吗?”

    “宋轻笑小姐,韩潮现在正在国外参加活动,您却在这里密会前夫,请问有想好该如何和他解释吗?”

    “宋轻笑小姐,前几天您刚刚经历了晚礼服事件,现在和傅槿宴现在在一起,是为了报复郑婉儿吗?那么您当时的道歉究竟是自愿的还是被迫的?”

    “傅槿宴先生,传言您和郑婉儿小姐马上就要登记了,现在却又和宋轻笑在一起,是准备抛弃她了吗?”

    ……

    一连串的问题就像是连环炮一样的向他们投射了过来,丝毫都没有给他们喘息的机会。

    早在感觉到有人冲进来的时候,傅槿宴就已经下意识的将宋轻笑抱进了怀里,搂得紧紧的,藏起来不让他们发现。

    当听到那些记者问出来的问题的时候,傅槿宴的脸色更是变得非常的不好,阴沉似水,深邃的眼眸中投射出充满危险的光,射向在场上的每一个人。

    餐厅里面吃饭的人不少,听到动静的时候,就已经都好奇的张望起来,更是有喜欢看热闹的,举起了手机,又拍照又录像的,想要记录这“神圣”的一刻。

    宋轻笑躲在傅槿宴的怀中,双手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襟,因为太过紧张,身体都在微微地颤抖着,头埋在他的胸口,不敢抬起来。

    外面的那些记者,就像是魔鬼一样,死死的纠缠着她,恨不得让她活不下去!

    记者一连串的发问,却始终都没有得到回应,也没有见他们有所反应,便更加的变本加厉,恨不得将话筒塞到他们的嘴里去,还在喋喋不休的说个不停:“傅槿宴先生,请您正面的回答一下我们的问题好吗?”

    “宋轻笑小姐,请尊重一下我们,正面的回应一下好吗?您这样一昧的逃避,只会让我们觉得,您这是做贼心虚,是吗?”

    闻言,宋轻笑再也忍不下去了,猛地推开傅槿宴,转过身来,眼睛死死的瞪着刚才发问的那个女记者,一直看的她心里发虚,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才漠然开口,声音中带着浓的化不开的厌恶。

    “尊重?你刚才跟我说尊重?请问凭什么,你算个什么东西,就想让我尊重你。刚才你,还有你们,像是一群疯狗一样蜂拥而上的时候,有没有考虑过对我,们是否尊重?现在来跟我谈尊重,还让我正面回答你们的问题,你哪来的自信,做人不能太不要脸!”

    当记者的,总是会莫名的有一种傲气,觉得自己掌握着很多人的把柄,软肋,也确实是如此,大多数的时候,面对记者,就算是再有脾气的明星演员,都会收敛着自己的脾气,展现出温和有礼的一面,唯恐一不小心被粉丝和观众看到自己不好的一面,影响了以后的发展。

    也正是如此,所以记者,尤其是比较有名的报社的记者,虽然地位不高,但是却总是被人供着哄着,当成是祖宗一样,就是为了让他们在撰写稿件的时候,能够手下留情,不要太过火了。

    就是因为总是被哄着,被敬着,使得更多的记者尝到了甜头,开始忘乎所以起来,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

    而此时,宋轻笑说出来的话,无异于是在他们最得意最开心的时候,朝着脸狠狠地甩了一巴掌,打得他们晕头转向,完全不知所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