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你的反应已经告诉了我答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嗤笑一声,她语气悠悠,带着无奈;“傅槿宴,我以前还真的是不了解你,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的执着,也没见过你这么的固执。当初我参加比赛,被陷害的时候,你都是让我退出比赛,而不是说要据理力争,现在轮到你自己了,就步步紧逼,一步不让。你说你爱我,在乎我,可是在对待我们两人的事情的时候,你这个截然相反的态度,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啊!”

    听她突然提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傅槿宴的脸上露出了些许尴尬的神情,但是也仅仅是短短的一瞬间,便消失不见,又恢复了一开始的淡然的模样:“当初比赛的那件事情,我的本意是不想你过多的和他们纠缠,就算最后是你赢了,也不会留下太多的好处。但是后来,我不是也帮着你谋求你应该有的赔偿,没有让你受到损失,难道这样做还不够吗?”

    “那也是因为你觉得你的面子受到了损害,你的权威被挑战了,毕竟当时我还是挂着‘傅槿宴妻子’的头衔,我被骂,被质疑,就相当于是你被骂,那你当然就不能再忍下去了。”

    听着她完全的曲解了自己的意思,虽然明知道她是在气头上,有些口不择言,还有些故意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傅槿宴听着,还是觉得十分的生气。

    ——自己的一片真心被如此的曲解践踏,一般人都无法忍受。

    “笑笑,你现在心情不好,说了什么我都不会太和你计较,但是你不应该这么轻贱我,将我的真心放在脚下踩。”

    “可你不也是把我的尊严放在脚下踩了吗?”宋轻笑丝毫不退让,梗着脖子,脸上满是愤怒的表情,“你说你帮着郑婉儿发微博,不是真的要帮她,是为了让我走投无路,去求你,是你在为自己创造机会。可是你知不知道,当时我被多少人骂?我的微博评论,私信,甚至就连萱萱和小纯她们两个也没有幸免,那些人不明白你的‘良苦用心’,他们只会觉得,哎,傅槿宴都公开的帮着郑婉儿了,那就一定是宋轻笑有问题,快去骂她!所以这就是你的关心,你的心疼?将我逼到了一个几乎是山穷水尽的地步,再走一步就是悬崖,你一边说着危险,一边伸手想要推我?傅槿宴,就算是夫妻多年,可是我仍旧理解不了你的所作所为。但是没关系,即使不能理解,可是我也不想理解,我累了,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去享受你如此诡异的爱护,你放过我吧,好吗?“

    说话间,委屈的泪水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被她随手轻轻地抹去了。

    看着她眼眸中泛起的红,傅槿宴的心也像是被刺了一刀,疼的他难以呼吸。

    之前的事情他确实是忽略了这一点,忘记了网上还有一群不负责任的键盘侠,出口伤人,却不需要有任何的代价。

    她一个女人,承受着多方面的压力,所以最后才会选择道歉,只是因为真的撑不下去了。而没有去找他的原因——一个已经公开表明了立场的人,若是再去找他寻求帮助,那才真的是脑袋有坑!

    想明白这一点,傅槿宴不由得为自己当初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愤,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竟然在这里翻了船,说出去也是徒增笑柄。

    但是——

    想到宋轻笑刚才说的话,傅槿宴心中又有了别样的情绪。

    为什么要放过?明明还是相爱的两个人,因为一点儿误会,难道就要分道扬镳吗?

    傅槿宴不甘心,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宋轻笑。

    人这一辈子能够有多少的机会遇到自己最合适的人,既然走到了一起,就是天大的缘分,绝对不能轻易地错过。

    深吸了口气,傅槿宴突然不想再这么温柔下去,或许自己冷硬一些,效果会更好!

    于是他长舒口气,瞥着眼睛看着宋轻笑,意味深长的说道:“笑笑,有些事情应该提早让你知晓,省的事到临头你再手忙脚乱。郑婉儿不会就这么放过你的,你害的她现在几乎是颜面扫地,还被自己的朋友打脸,这些账,她都会算在你的头上的。而已你现在的能力,根本就无法与她抗衡,没有我帮你,你后面要怎么办?难不成你真的想要看到你辛辛苦苦创建出来的工作室,就这么被她一点一点的摧毁吗?”

    “她有那个本事吗,随便的就能毁了我。”宋轻笑不以为然,轻嗤一声,“之前的事情我没有能力抓住证据,所以才给了她可乘之机,可是以后,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我会让她知道,我也不是那么好惹的!她一个公众人物,终究是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的,除非是她不想在娱乐圈里混了,否则的话,她就不会做的太过分。”

    “那要是我也帮她呢?”

    傅槿宴突如其来的一句话,成功的制止了宋轻笑脸上的笑意。

    她看着傅槿宴,脸上有着不可思议的神情,结结巴巴,话都说不利索:“你,你刚才说,说什么,是什,什么意思?”

    “就是你听到的意思。但是不是绝对。”傅槿宴表情淡淡,看不出喜怒,也看不出真伪,“你应该知道我的性格,对于一些事情,我非常的坚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若是不能如愿的话,那么我宁可玉石俱焚,两败俱伤,也在所不惜!”

    闻言,宋轻笑一脸的赫然,张大了嘴,瞪圆了眼睛,简直无法相信:“傅槿宴,你就是一个疯子!”

    “那也是被你逼疯的!”

    傅槿宴望着她,嗤笑一声,表情写满了无奈和惆怅,“笑笑,我就是舍不得你,就是想要和你在一起,你明明也心中还有我的位置,为什么就要为了那件事情,一直都不愿意释怀呢?”

    “我心里早就已经没有你了,就在你一意孤行,欺瞒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将你忘得一干二净了!”宋轻笑神情坚决的说道。

    傅槿宴却是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你在撒谎。那天在电视塔的时候,我吻你,你的反应就已经告诉了我答案,那是本能的反应,骗不了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