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十年等一回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说着,宋轻笑拿着包起身就要离开,结果没想到刚有所动作,傅槿宴也站了起来,一个跨步到了她的面前,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微一用力,将她重新按回到座位上,居高临下的望着她有些错愕的表情,微微一笑,语气温柔似水:“来都来了,吃完饭再走也不迟。我记得这家餐厅你一直都非常喜欢,今天既然来了,就不要浪费了。”

    看着他虽然是带笑的模样,但是眼眸中隐含着不容拒绝的神情,宋轻笑咬着唇迟疑了片刻,缓缓的点了点头;“好,那我吃完饭再走。”

    毕竟以后还是要通过他见到傅孟辰,所以若是没有太大的必要,还是不要惹怒他的比较好,况且不过是一起吃个饭,也不是什么太困难的事情,大不了就当做是和别人拼桌好了。

    如此想着,宋轻笑的心情也缓解了许多。

    只是傅槿宴并不知道她内心的想法,若是知道了,一定分分钟吐血三升,表示自己崩溃的心情。

    拼桌?那你可真的是很能耐了!

    见宋轻笑不着急着走了,傅槿宴也不拦着她,不过他并没有坐回到她的对面去,而是顺势就在她的右手边坐下,和她的距离挨的很近。

    宋轻笑觉得有些不自在,但是又不好说什么,显得自己好像多么的在意他,所以才会被他影响到一样,便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拿着餐单看的十分的认真。

    见状,傅槿宴无声的弯了嘴角,也拿起了菜单,但是注意力却是并没有在菜单上,而是在身旁的人身上。

    点完菜,没过多久,菜便一道一道的摆在了餐桌上。

    看着眼前精致美味的菜肴,散发着熟悉的诱人的香气,宋轻笑脸上的神情渐渐的变的放松了许多,不再像是刚刚那样一直精神紧绷着模样。

    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尝了一番,顿时就眉开眼笑,一副舒适到了极点的模样。

    傅槿宴一直都在看着她,看到她露出这么舒爽的表情,心里一动,夹了些菜放在她面前的盘子中,柔声说道:“尝尝这道菜,是店里最近新推出了菜,我尝过一次,味道还不错,应该是你喜欢的。”

    听到他说之前尝过一次,宋轻笑的脑海中当即冒出来的一个想法就是:他是和谁来这里吃的饭?是不是郑婉儿?

    心中的疑问和怀疑虽然没有说出来,但她是一个藏不住心情的人,所以傅槿宴早就已经从她的脸上看出她心里在想什么,不由的轻笑一声,解释道:“我和陈盛一起来的,当时在附近办事,正好结束的时候到了饭点,陈盛说他一直听说这里的饭菜好吃,却是一直都没机会来,我看他实在是憋屈,就好心的带着他来一次,正好尝到了他们当时的新品,就是这道菜。”

    闻言,宋轻笑头上不禁滑下几条黑线。

    都已经这么多年了,陈盛竟然还是自己一个人,也是神奇了。毕竟凭借着他不俗的长相,再加上能力,各方各面论起来,都应该是十分抢手的一个人,却是一直都单身,这其中就不由得让人心生疑惑了。

    难不成……

    想到某一种可能,宋轻笑猛地扭头看了傅槿宴一眼,脸上的神情别有深意。

    傅槿宴见了,一下子就想到了她在想什么,嘴角不受控制的抽了抽,深吸了口气,认认真真的和她解释:“陈盛有一个喜欢的女人,多年前出国,一直没有回来,当初走的时候,那个女人说,如果陈盛愿意等她十年,等到她回来,那么他们就在一起。所以那个傻子这么多年就一直等着,也不找别人,就这么干等。现在,你可以把你脑子里面刚才胡思乱想的那些东西都请出去了。”

    自己的心思被发现,宋轻笑有些不好意思,微微红了脸,想到他刚才说的,却又是惊奇不已:“等十年?我的天,还真的没有看出来,陈盛还是这么痴情的一个人,平时看他着三不着四的,还以为他是那种‘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人,看来是我错怪他了。”

    陈盛:我这个正经的一个人!为什么要那么想我!为什么要伤害我这个无辜善良的人!

    “不过要等十年……那现在是第几年了?”

    “刚好第十年。”傅槿宴淡然的说道,“距离他们约定好的时间,没剩多少天了,所以这段时间,陈盛的情绪有些过于亢奋,为了让他冷静下来,我派他出差了,条件比较艰苦,让他好好地静静心。”

    宋轻笑:“……”

    这么无耻的事情,果然是他能够做的出来的。

    也是可怜了陈盛,遇到这么一个没有良心的老板,也不知道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

    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宋轻笑没有注意到,夹起面前盘子里的菜放进了嘴里,嚼了两下之后她才想起来,自己原本是不打算吃他夹的菜的,还想着要高冷的放在一边,告诉侍应生给自己换一个干净的盘子,然后看着傅槿宴原本含笑的脸变得黑如锅底。

    ——现在一切都变成了想象。

    暗搓搓的磨了磨牙,宋轻笑权当是没有注意到一般,想要继续吃,吃完赶紧走人。

    但是傅槿宴却是将她的想法都看在了眼里,不停地给她夹菜,将她的面前的盘子都快要堆起一座小山了。

    看着面前的“盛况”,宋轻笑心中有了一万句的p,在喉咙处旋转跳跃,顺便还闭着眼。

    刚才的那一口菜都已经吃掉了,现在再推拒,就显得有些做作了,于是她只能憋着一肚子的气,将面前的菜当做是傅槿宴的脸,一口一口咬的“咯吱咯吱”作响。

    “你吃的是青菜,也能咬出一种井盖的感觉,还真是挺不容易的啊。”傅槿宴很是没有道德的调侃她,脸上带着揶揄的笑容。

    宋轻笑没有搭理他,直接丢过去一个白眼儿,闷头吃的飞快。

    不一会儿,一碗饭就见了底,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团成一团丢进角落的垃圾桶里,瞥了他一眼:“我吃饱了,先走了。”

    说完又要站起来,结果再次不出意外的被傅槿宴按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