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没见到辰辰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到她及时的转换了称呼,傅槿宴的眼眸中流露了一丝难过,并没有掩饰:“之前辰辰确实是在我身边,后来爸妈从国外回来之后,我就拜托他们照顾一段时间辰辰,不然我现在事情太多,容易忽略了他,这对他是一种伤害。而爸妈最近刚刚也没有再出远门的打算,准备在家里好好地休息一段时间,正好可以看顾辰辰,一举两得。”

    即使她不愿意再叫爸妈,但是傅槿宴也丝毫没有要更改自己的叫法。

    同样的固执。

    “不打算出远门?那你刚刚不是说……”

    “他们没有去的太远,不过是去了邻市溜达溜达。”傅槿宴没有说明的是,这个所谓的“邻市”,其实是a市。

    前不久的时候,苏梅曾经给他打过电话,又询问了他与宋轻笑之间的事情。

    当是傅槿宴便是很坚决的告诉她,两人之间不会就这么结束的,自己正在努力,努力的将宋轻笑挽回来。并且为了避免被误会,傅槿宴还特意说明,自己一直以来的针对和维护别人,都不是真的。

    总要提前解释清楚,不然的话,到时候万一有了什么进展,结果却被家里人拆了桥,那就真的是哭都没有地方哭了。

    苏梅听完之后,久久都没有言语,良久之后,才非常无奈的说道:“你们都是成年人了,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怎么做才是对自己最好的,应该心里都有数,不用我们交了,只是你们记得掌握好分寸,不要因为一时心中不平,就做出什么让自己后悔终生的举动,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妈,您放心,我不会的。”即使已经离婚了,可是对着她的时候,傅槿宴还是像往常一样称呼,“我爱笑笑,这辈子除了她我谁都不要,为了她,我可以抛弃一切。她心里有心结,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她打开,将她重新带回到我的身边的。”

    闻言苏梅没有说什么,只是提醒道:“注意辰辰的情绪,他虽然年纪不大,但是头脑聪明,很多事情,他都明白,只是没有说罢了,千万不要让他憋在心里,这样容易留下阴影。”

    “嗯,我明白。辰辰那边我也已经和他讲过,他知道我是在想办法将笑笑带回来,所以当初我从笑笑身边将她带走的时候,他才会那么的听话。毕竟这个臭小子,还是比较粘着笑笑的,这次能够不哭不闹的跟我走,不过也是因为笑笑的缘故。”

    说起这个,傅槿宴就是一阵的无奈。

    原本还想着,会费一番口舌,或者是费一些力气,当时他都准备好了,如果傅孟辰又哭又闹的话,自己就当一回坏人,揍他一顿,结果……愿望没有实现,傅孟辰实在是又聪明又乖,无可挑剔。

    苏梅听了,笑了笑,声音中带着明显的自豪的意思:“那是,辰辰一直都比同龄人还要聪明,这是毋庸置疑的。不过话说回来,我都已经好久没有见到过他了,自从你和笑笑闹了矛盾之后,我们和辰辰也没了联系。”

    听到她这么说,傅槿宴一下子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连忙说道:“妈,这个怪我,是我疏忽了,最近事情太多,忙的焦头烂额,都没有顾得上。这样吧,辰辰这段时间都在我爸妈那里,他们帮忙照顾着,正好他们待在家里也没事做,不如让他们找个时间带着辰辰过去,玩几天,您和宋叔也能见到他,和我爸妈聊聊天什么的,怎么样?”

    “那当然是好了,亲家母亲家公也是好久都没有见面了。”苏梅答应的很是痛快,语气中是隐藏不住的喜悦,“那就这么定了,我看最近有个小长假,不如就那几天吧,请你爸妈带着辰辰来我们这边住几天,我们也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叙叙旧。”

    “好,我到时候和我爸妈说一声,让他们准备准备。”说着,想起一件很关键的事情,傅槿宴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但是,妈,还有一件事情,就是笑笑想要见辰辰,可是我一直都没有同意,这一次,能不能请您……”

    后面的话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欲言又止。

    虽然话没说完,但是苏梅也听出来他的意思,当即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叹气:“还整这一套!你们两个还真的是越活越回去了,多大的人了,真是没法说你们!好了,我知道了,辰辰他们要过来的事情,我是不会告诉笑笑的,你们两个就是折腾吧,可劲儿折腾,但是我也已经放在这里了,你要是真的欺负了我们笑笑,我绝对不会轻饶了你!这次的事情,若不是看在你确实是离不开笑笑,你们两个的感情也确实是好,我都不会任由你们这么折腾。”

    “妈,您放心好了,我绝对不会伤害笑笑的,她比我的命还重要,我怎么舍得呢。”

    如此商议之后,傅槿宴便趁着周末回家的时候,与傅军安和何秀雅说了这件事情,两人完全没有反对的意思。

    “这样的小要求当然是要满足的。”何秀雅点了点头,姿态优雅端庄,“再怎么说也是辰辰的姥姥,想见孩子都是情有可原的,我们绝对不能阻拦。既然如此,那就定在那一天,我们带着辰辰过去玩儿两天。”

    傅槿宴又将当初对苏梅提出来的要求说了一遍,没得到回答,差点儿等到傅军安丢过来的烟灰缸。

    而现在,面对着宋轻笑,傅槿宴更是不可能说出来傅孟辰究竟是去了哪里,不然的话,一会暴露自己之前说谎了,毕竟要去a市旅游的事情是一早就商定好的,而自己在不久之前还答应要带着傅孟辰来见她,二是如果她知道了苏梅都可以见到傅孟辰,而只有自己不可以,那估计就没有安宁的日子了,分分钟就得崩溃了。

    听说傅氏夫妇带着傅孟辰去了邻市,宋轻笑便也无可奈何,总不能现在自己追过去吧,那样只会显得自己沉不住气。

    咬了咬牙,宋轻笑手臂一软,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缓缓的坐回到椅子上,向后靠了靠,一脸的愁闷。

    “既然辰辰没有来,那我也就不留下了,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