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九章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眼看着就要被赶出去了,萱萱连忙扒住门框,嬉皮笑脸的开始求饶:“笑笑姐,笑笑姐,我错了,错了,不吃了,啥都不吃了。我找你是有客户的事情要和你说,你可千万不能把我赶出去啊!”

    闻言,宋轻笑看了看她怀里抱着的文件,又看了看她一脸谄媚的求饶的模样,轻哼一声,放开了手,转身坐在座椅上,朝着她矜贵的伸了伸手:“拿来吧。工作时间就要好好的工作,少在那里插科打诨,没个正行,耽误了挣钱,以后咱们三个就蹲在门口喝西北风吧!”

    萱萱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将文件双手递了过来,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开始报告工作。

    ……

    “可以,这些要求都可以满足,不过在价钱方面,就需要有些改动了,毕竟这些要求弄起来也很是费时间和精力。”

    在文件上写了一些东西之后,宋轻笑合上文件,递了回去,“一会儿把我的话转述给客户,若是答应呢,明天就可以开始进行,若是不答应……咱们这边没有再退让的余地了,该怎么说你自己斟酌着来吧。”

    “好的,我明白了。”

    点了点头,萱萱临走的时候,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不死心的再次问道:“笑笑姐,我刚才的建议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出去庆祝……啊!不要激动,我错了,马上就走,回去工作啦!”

    随着她一阵丧心病狂的嚎叫声,迅速在宋轻笑的眼前消失了。

    轻哼一声,宋轻笑将举在手中的靠枕放回到身后,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果然,遇到问题的时候,暴力可以解决一切烦恼。”

    心情愉悦,看着眼前没有处理完的工作,都觉得不是那么的烦心了。

    宋轻笑继续哼着小调,嘴角挂着笑容,埋首继续工作。

    到了下班的时候,她收拾好东西,叮嘱了锁好门之后,就迫不及待的赶去了罗曼蒂克餐厅,报上了傅槿宴的名字,便有侍者前来前来带领她,朝着事先定好的包厢走去。

    说是包厢,可是周围也不过是用藤蔓彼此隔开,朦朦胧胧的,看的不是很真切。

    “现在怎么都改成这样的设计了呢,要是真的想聊些的事情,分分钟就泄露出去了啊。”

    感慨了一句之后,宋轻笑端着杯子喝了口水,突然想起什么,掏出手机看了看,瞪大了眼睛,一巴掌拍在了自己的脑门上——麻蛋,记错时间了,来早了两个小时……

    想见傅孟辰的心情实在是太激动了,使得她完全忘记了别的事情。

    摇了摇头,自嘲的笑了笑,宋轻笑招手叫来侍者,点了杯果汁,一边喝一边等着时间的流逝,期待着等一会儿见面的时刻。

    等待的时间是最难熬的,两个小时,她连玩手机的心思都没有,时不时地抬起头看看外面,期待着能够在某一瞬间,看到那熟悉的身影。

    只是一次次的充满希望的抬头,又一次次的失望的垂下了头,看着手表上指针缓慢的移动着,越来越接近约定的时间,她的心跳也变得越来越快,越来越紧张,呼吸仿佛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总裁定了罗曼蒂克餐厅,晚上七点,和宋轻笑约谈事情。”

    郑婉儿听着手机中自己安排的人的报告,微眯着眼眸,轻轻地“嗯”了一声:“好的,我知道了,自己去找经纪人领钱吧。”

    挂断电话之后,郑婉儿握着手机,看着窗外渐渐地黯淡下来的天空,轻勾着唇角,露出一抹阴狠的笑容。

    约谈事情?我看是想要旧情复燃吧?

    不过你们想的倒是挺好,也要看看我同不同意,毕竟……我也是受不起这么大委屈的人。

    之前的帐,一笔笔,我都给你们记得清清楚楚的,别担心,别紧张,总有机会,我会要你们全部都偿还回来!

    拿着手机,郑婉儿按下了一个号码,放在了耳边:“喂,请问是……”

    ……

    在不知道多少次抬头之后,宋轻笑余光瞥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猛然间的扭过头去,正好透过隔断的缝隙,看到正向着包厢缓缓走来的傅槿宴,她的心不受控制的疯狂的跳了起来,放在桌子上的双手不由自主的紧握成拳,缓缓的站了起来,等待着她所期待的那一刻。

    虽说是包厢,但是其中并没有隔断的门,只需要从旁边一绕,就可以走进来。

    “来的这么早,是不是等了很久了?”

    看着只有傅槿宴一个人进来,身后并没有她所期待的那个身影,宋轻笑皱起了眉,语气迟疑:“傅槿宴,你不是说让我见辰辰一面的吗?辰辰呢,难道要等一会儿再过来?”

    “我没有带辰辰来。”傅槿宴回答的很是坦然。

    闻言,宋轻笑顿时瞪圆了眼睛,双手猛地拍向桌子,借着手臂的力量支撑着自己,身体向前倾,死死的盯着那个坐在自己对面,一脸坦然的男人:“你说什么!没有带辰辰来!你什么意思,难不成你又是在耍我!傅槿宴,你到底想要折磨我到什么时候!我一次又一次的充满了希望,一次又一次的相信你!可是你呢,你都做了什么!把我的信任,把我的尊严,把我整个人都踩在了脚底下,你就觉得很痛快,很舒服是不是!”

    “笑笑,你先别激动,听我把话说完,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面对着已经快要暴跳如雷的宋轻笑,傅槿宴依旧是一副老神在在,无所畏惧的模样,并没有因为她的声嘶力竭的控诉而心生不满,“我知道你一直期待着和辰辰见面,我也答应了你们可以见面,只是今天真的是个意外。我也是在通知你之后,才想起来,辰辰被爸妈带着出去旅游了,因为最近不是有个小长假。”

    “为什么会是爸……”因为习惯性,宋轻笑差点儿又喊错,但是幸好及时发现改正了过来,“为什么会是傅老先生他们带着辰辰,你不是说辰辰是在你那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