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你想要见辰辰,是吗?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我……”

    刚才宋轻笑确实是有些冲动,所以说出口的话都没怎么经过大脑,只管怎么痛快怎么来了,现在才发现,自己刚才的言论确实是有些太过激进,过于片面了。

    心中升起了些许的愧疚,但是碍于面子她又不想对着傅槿宴低头认错,所以咬着牙,一言不发。

    察觉打她的抵触心里,傅槿宴轻叹了一口气,语气难得的透出了一丝疲惫的感觉:“笑笑,我知道你还在怨我,不愿意原谅我,但是你不能因此就对我所有的事情都抱有偏见,我是个什么样的人,咱们夫妻多年,你不会不了解的,不过你现在因为被愤怒占据了心灵,所以就看不清眼前的事物了吗?”

    “夫妻多年又如何?有些人,就算是穷极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看的清。”

    梗着脖子,宋轻笑丝毫都没有要退让的意思,“傅槿宴,你不用觉得自己委屈,你这段时间的所作所为,让我越来越看不透你了,你说你是为了想要挽回我,所以你去找了郑婉儿,传出来了一系列的绯闻,然后任凭她找上我,趾高气昂的耀武扬威,将我的颜面踩在脚下,陷害我,污蔑我,欺负我,恨不得将我赶出市,又因为晚礼服的事情,揪着我不放,一口咬定都是我的责任!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还有你强行带走辰辰,还不许我们见面,看着我因为思念他而痛苦不堪,每日以泪洗面,依旧无动于衷,不愿意松口。种种的事情加在一起,你告诉我是因为不舍得我?你确定不是在逗我?”

    “你这样的行为,丝毫不会让我觉的感动,反而会觉得,你精神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若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还会和你在一起,那我也一定是脑子出了问题!傅槿宴,这样的你,我真的不认识,太陌生了,你已经变了,变得可怕,令人害怕,我到现在都不了解你,一点儿都不了解你。”

    闻言,傅槿宴眼眸中闪过一丝错愕,心情突然变得很是沉闷。

    当初他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后面的事情的发展,却是他完全都没有预料到的。

    只能说,他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嫉妒心和好胜心,尤其还是一个喜欢他这么多年的女人。

    这件事情,是傅槿宴策略中的一大失误,可是他却没有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毕竟若不是这么做,自己恐怕和她就真的要再也没有任何交集了。

    “笑笑,郑婉儿的所作所为,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之前会向着她,也是为了逼迫你,我想要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能够想到我,找我帮你,只要你开口,我就一定会帮着你,绝无二话,可是你没有,一次都没有,是人都会有负面情绪,我也不会例外,但是对你,我却又无法真的生气,我心中对你依旧是无法割舍,所以对于郑婉儿的事情,我很抱歉,但是以后都不会了,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一切,以后我们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牵扯,她从我这里得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也没有了需要她的地方。以后她若是再敢欺负你,我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觉得我会信吗?”

    呵呵一声冷笑,宋轻笑站起身来,在办公室中缓缓的走动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以免自己被他当场气死,“傅槿宴,大家都是成年人了,能不能不要再像小孩子一样这么幼稚了?你现在所说的话,我真的是一个字都不想相信了,你在我这里的可信度已经近乎为零了。”

    长叹了一口气,她走到窗前,望着窗外路上行走的行人,语气突然充满了浓浓的挫败感,十分的无力,“傅槿宴,你放过我吧,好不好?我现在真的是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和你纠缠了,你家大业大,每天生活无忧,走到哪里都有人恭维着你,敬着你,可是我不一样,我还要养家糊口,还要挣钱生活,你就不要再折磨我了,若是你觉得我之前有什么对你不尊敬的地方,我可以道歉,你想要我怎么道歉都可以,我只求你放过我,不要再折腾了我了,我真的是没有那么多的精力了。”

    闻言,傅槿宴心中变得更加的沉郁,有一种说不出的挫败感。

    自己费尽心思,做了这么多,不过是为了能够将她挽留回来,可是换来的竟然是她的一句“折磨”,真的是伤透了他的心。

    苦笑一声,傅槿宴握着手机的手不由得收紧了些,哑着嗓子说道:“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我只想你能回来,我们复婚,我们不离婚了。”

    “傅槿宴,你是没睡醒还是喝多了,你在开玩笑吗?”宋轻笑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失声喊了出来,声音有些尖锐,“当初是你同意签下的离婚协议,现在说这些,你不觉得可笑吗?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可能了,一点点的可能都没有了,你就死了这条心吧!除非时间能倒流,能够回到我做手术的那一天,一切都没有发生,我就原谅你!”

    “笑笑!”

    揉了揉太阳穴,傅槿宴越发的觉得精神憔悴,感觉脑子里面就像是有人在放鞭炮一样,烦躁的要炸了。

    该怎么改变一个十分固执的人的想法,他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片刻的沉默之后,宋轻笑仿佛是调整过来自己的情绪了,再说话的时候,语气已经冷静了许多:“傅槿宴,已经发生的事情,我们没有再后悔的机会了,你要早一点儿认清这一点,我知道你还是不甘心,但是事情发生就是已经发生了,与其做那些无用功,不如将这些精力投入到更加有意义的地方去。你还有大好的时间,大好的前程,又何必和我一直纠缠,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关键是还没有结果,吃力不讨好。我们就此别过吧,做不成夫妻,还是可以做朋友的,没必要闹到现在这样要死要活的地步,只要你能让我见辰辰,我绝对不会再针对你。”

    听到她提到傅孟辰,傅槿宴的脑海中渐渐地有了一个想法,越来越清晰明了,使得他心中升腾起了一些希望。

    或许,用这个方法,还有能够挽回的余地。

    “你想要见辰辰,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