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三个孕妇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不过挑来挑去……

    “麻辣小龙虾?”

    听着她们说出来的最终的商议结果,宋轻笑诧异的挑了挑眉,有些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们准备趁机好好地敲诈我一番,结果就选了这个?这个是好吃,但是价格可真的是不贵啊。”

    “你以为我们不想挑贵的嘛,主要是那些东西看起来,感觉都没有小龙虾有食欲,”一边说着,萱萱一边舔了舔唇,露出了一番犯馋的样子,“况且我们吃饭,只要是为了吃好吃的,又不是为了去装格调,吃大排档和三星米其林,没什么太大的差别。”

    闻言,宋轻笑点了点头,很是赞同:“说的很有道理,那我们就去吃小龙虾吧,其实我也早就想吃了,就是一直没有空出时间来,有时间了,又懒得动。看在你们这么为我省钱的份上,今天小龙虾不限量,想吃多少吃多少!怎么样,够意思吧!”

    “笑笑姐,这可是你说的哦。”

    萱萱和小纯对视一眼,脸上流露出了别有深意的笑容,“不是吹,我们两个最近正在长身体,食欲猛涨,估计会吃的你想哭。”

    宋轻笑轻哼一声,神情十分的不以为然,显然是并没有放在心上:“就算你们一顿吃五十斤小龙虾,还没有上次的日料的一半价格贵,我会哭?真是太小瞧我了。而且能不能要点儿脸,还长身体,都七老八十的人了,长什么长!”

    “不不不,我们说的不是价格的问题。”摆了摆手,小纯的笑容看起来有些羞涩,带着一丝的不好意思,“我们的意思是,到时候别人看到三个女人,吃的那么多,有点儿……丢脸。”

    宋轻笑:“……”

    想象了一下那个美好的画面:一张桌子上摆着满满的都是龙虾壳,堆成一座小山一样,周围走过路过的,都向她们投来惊奇到难以置信的表情,想想还真的是……挺酸爽的。

    “没事,我们找个包厢,不在外面,就不会丢脸了。”

    萱萱一听,顿时瞪圆了眼睛,一脸的不满,“笑笑姐,你竟然觉得我们丢人,真的是太伤我们的心了。”

    “……那不然我还要以你们为荣吗?”

    轻哼一声,宋轻笑留给她们一个不加掩饰的嫌弃的白眼儿,转身率先走了出去。

    见状,两人也连忙暂时先关上门,快步跟了上去。

    三个人进去店里的时候,一个站的比一个直,等到吃完出来的时候,几乎都是扶着墙出来的,肚子全都圆滚滚,不知情的还以为这是三个孕妇。

    瞥了一眼宋轻笑,萱萱开启了无情的嘲讽模式:“笑笑姐,之前你还在嫌弃我们两个吃的多,现在你还能说什么!大家彼此彼此,谁都不能嫌弃谁。”

    闻言,宋轻笑欲哭无泪,感觉一张老脸都已经丢干净了。

    她现在还记得,当时点餐的时候侍应生那个诧异到了极点的眼神,重复了好几遍问题:“您确定要这么多吗?能吃的完吗?不如先来一半,等到吃完了若是觉得不够,再点,也是可以的。”

    但是在后来她们一再坚持下,还是按照原本点的单子,将三大盆麻辣小龙虾端了上来。

    虽然感觉似乎有些丢脸,但是不得不说,小龙虾的味道真的是好的没话说,饶是宋轻笑吃过这么多家,也依然能够赞不绝口。

    “就你有嘴,一天叭叭的。”

    轻哼一声,宋轻笑大手一挥,像是指挥一样:“赶紧的,吃饱了喝足了,就回去上班,不要浪费了中午吃的这么多的小龙虾。”

    “得嘞!”果然,一般人吃饱喝足了,心情都会不由自主的变得雀跃,连答应的时候的语气都透着喜悦。

    回去之后,三个人继续埋首苦干,力求努力的将刚刚吃掉的饭钱赚回来。

    宋轻笑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时候接到傅槿宴的电话,看着手机上显示的熟悉到难以忘记的号码,抿了抿唇,心情有些复杂,不知道要不要接。

    “怕什么,不就是一个电话,有什么的,见到真人的时候不是也没有害怕嘛。”

    如此想着,宋轻笑拿过手机,按下了接听键,放在了耳边:“喂,有什么事吗?”

    “在干什么?”傅槿宴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一样,低沉性感,透着点点的哑,很撩人。

    “我在干什么和你有什么关系吗?”宋轻笑忍受不了他这种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语气,不由得火冒三丈,语气越发的不耐烦,“你到底有没有事,没有事我挂了,工作还有一大堆,没有那么多闲工夫和你聊这些有的没的。”

    面对着如此不留情面的宋轻笑,傅槿宴丝毫没有生气的感觉,还有心情笑,语气一如既往地轻缓:“笑笑,不要对我这么苛刻,我也是担心你,想要看看你现在怎么样。网上的新闻我都看了,本来想要帮着你出面维护一下,但是后来发现,似乎不需要我出面,就已经有人看不下去帮你出头了。这样很不错,很多事情,不一定要自己亲自出面,学会掌控时机,让别人帮你解决问题,这样最好不过。”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利用别人为自己谋利吗?”轻嗤一声,宋轻笑脸上挂着明显的不屑和嘲讽,“傅槿宴,我以前怎么都没有看出来,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居然会为了自己的利益,去无所顾忌的利用其他人,不好意思,我没有你这么无耻,做不出来这些事。网上的那些,都与我无关,我也没想到,会有人站出来为我出头,或许是因为郑婉儿实在是太无耻了,群众都看不下去了吧。但是麻烦你不要用你那么肮脏的想法,去随意揣测别人的内心,实在是有些令人不齿,感到恶心。”

    听着她言语中接连不断的嘲讽,傅槿宴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没有生气,但是也没有很高兴,语气变得有些淡淡的:“我并没有说要你去随便的利用别人,更没有说你在这件事上做了什么,我不过是想要教会你,怎么在遇到困难的时候保全自己。你说我随意揣测别人的想法,你又何尝不是呢,仅凭着两句话,就觉得我是那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了是吗?你这样对我未免也有些太不公平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