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敲诈宋轻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想了想,她才想起来,因为郑婉儿的那篇微博,虽然明眼人都看出来她是在甩锅,但是总是有那种眼瞎的,抱有的想法就是“我不管我们家爱豆最好最善良你们都是坏人都在欺负她”,跑到节目组的官方微博下面冷嘲热讽,粗言秽语,说的不堪入目,简直让人见证了素质的最低点。

    所以现在这个主持人是终于忍无可忍,不想要受这个气,所以奋起反抗了吗?

    宋轻笑还记得,这个主持人和郑婉儿的关系很不错,当初自己去道歉的时候,一言一行,都是在帮着郑婉儿说话,虽然也不排除他向着大腕的心理,但是若不是因为两人之间关系不错,他也不会表现的这么的明显。

    而现在,因为一个节目的原因,似乎友谊已经产生了危机,濒临断绝的边缘。

    “原来不止女人之间的感情是塑料姐妹情,男女之间也不例外啊!”

    撇了撇嘴,宋轻笑不由得想起了,现在还带着老公孩子在外面浪得没边的欧珊珊。

    若是当事人换成她们两个的话……首先她不会发微博推卸责任,欧珊珊更不会反过来拆她的台,两人绝对不会让外人看到她们不合的模样,但是私底下,估计会打的半死不活,谁也甭想绕过谁!

    嘴里哼着愉悦的小调,因为网上的这一出闹剧,她的心情顿时又好了一个高度,简直想要站起来跳一段广场舞,音乐一定要是凤凰传奇的,比较有气势,而且听起来也响亮!

    不再浪费时间看着他们狗咬狗,两嘴毛,反正这件事情无论最后是谁赢了,都是两败俱伤的结果,名声已经受到了影响,想要补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

    退出微博,宋轻笑想了想,拿起电话给萱萱回了一个电话,慢条斯理的说道:“消息报备的很不错,作为奖励,今天中午的午饭我包了,想吃什么,随便定,出去吃也可以。”

    萱萱听了,当即就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欢呼,拉着一旁的小纯,忍不住兴奋:“笑笑姐说中午请咱们吃饭,吃什么都可以!看来我刚才的做法是对的,只要是看到郑婉儿倒霉,她心情就会好了,我真是太机智了!”

    小纯被她摇晃的头晕目眩,不得不举手喊停,脸上露出了十分无奈的表情:“好歹走出去也算是一个看得过眼的知性美女,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矜持一点儿,这么疯疯癫癫的,难怪找不到男朋友。”

    原本还在兴奋的萱萱,被她这一句话瞬间打击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张着嘴,脸上的表情纠结的像是刚刚被雷劈中一样。

    电话里头宋轻笑听到了全过程,笑声丝毫都不加掩饰,透过话筒传的十分的清晰:“小纯,哈哈哈哈,太狠了,哈哈哈哈……”

    在如此丧心病狂的笑声中,萱萱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得越来越黑,最后成功的可以媲美锅底——还是老式的那种。

    “小纯,你……”

    刚说了三个字,机敏的小纯就已经推开椅子,一步窜到了两米之外,和她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对着她笑得要多温婉有多温婉:“那个,我突然想起一会儿要给客户送材料,所以……我先走了,午饭之前我一定赶回来!”

    说话间,已经快速的拿起了自己的包和桌子上的一个档案袋,飞速一般的窜了出去,像是一只炸了毛的兔子一样。

    果然,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人的潜力是会被无限的爆发出来的,平时慢条斯理的小仙女,也能瞬间化身女超人。

    看着小纯身后扬起了烟尘,萱萱抽了抽嘴角,一个白眼儿径直的朝着她的背影丢了过去,也不管她能不能接受的到,对着电话哼哼唧唧,“笑笑姐,你要不要笑的这么的幸灾乐祸,我跟你说,你这样可是会没有朋友的,我现在十分的脆弱,受不起任何打击。”

    “既然这么脆弱,那么外面的那些吃的都不是很安全,你吃了对身体不好,一会儿还是我带着小纯出去吃,你就别吃了,省的这么脆弱,再出点儿啥事。”宋轻笑忍着笑,一本正经的说道。

    萱萱一听,顿时就坐直了身体,连连摇头,像是拨浪鼓一样,忘记了隔着电话她也看不到动作:“哎呀,别呀,笑笑姐,我刚才就是随口一说,逗你开心呢,我什么样你还不知道吗,强壮的不行,一般的男人都不一定有我扛造,所以这种事情完全不需要担心,我很好,非常好,超级好。”

    闻言,宋轻笑实在是憋不住了,摇着头边笑边叹气:“你也是个货真价实的吃货啊,为了吃,已经没有了下限。”

    “下限是什么,能吃吗?”萱萱语气十分的坦然,“反正我都有跟你学的,你啥样我就是啥样的。”

    非常的理直气壮。

    宋轻笑听了,挑了挑眉,嗤笑一声:“少给自己脸上贴金,我可没有你那么的没有下限……好了,不跟你扯皮了,等到小纯回来,你们好好地研究一下,想吃什么,告诉我结果就可以了。”

    “受到!”

    萱萱兴奋地声音透过话筒,使得她都能充分的感受到那股热情。

    摇了摇头,宋轻笑挂断了电话,脸上带着隐隐的羡慕的神情。

    ——羡慕她们如此单纯的心情,因为能够吃到好吃的就这么的兴奋,而她,好像已经好久没有体会过这样纯粹的快乐了。

    苦笑一声,宋轻笑有些想要自嘲,自己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越来越多多愁善感了,这可真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想那么多干什么,过好一天算一天。”

    自我安慰之后,宋轻笑拿起画笔,继续认真的在图纸上涂涂画画。

    临近中午的时候,出门“避难”的小纯终于回来了,顺便买了果汁,送到了萱萱的面前,当做“赔罪”。

    看她这么的上道,萱萱也就没有再纠结她说自己没人要的事情,瞬间就原谅了她。

    要不说吃货普遍都单纯好哄,有好吃的就能瞬间变得乖顺。

    两人和好如初,对着手机上议论纷纷,想着一会儿要怎么好好地敲诈宋轻笑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