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想的还是太天真了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背过身来之后,她就不需要再隐藏着自己的表情,微眯的眼睛中投射出狠厉的目光。

    傅槿宴,宋轻笑,你们两个,都是好样的!联起手来整我,是吧?既然如此,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这些都是你们逼我的,我只不过是回敬你们一下,当做谢礼!

    离开电视台的宋轻笑开着车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瞎转,没有一个准确的方向,只是单纯的不想回工作室。

    若是被家里那两个小丫头看着自己眼睛红肿的样子,说不定又要担心成什么样子,还是等着好一些之后再回去吧。

    自己的模样,刚才上车的时候照了一下镜子,吓得直接贴在了驾驶位上,瞪圆了眼睛看着镜子里的那个妖怪,心紧张的都要从喉咙里面蹦出来了,突突的。

    眼影晕开了,眼线糊了,睫毛膏一点一点的粘在眼皮和眼底,像是一圈小芝麻,口红也已经掉了一半,是……

    想到口红是怎么没的之后,宋轻笑又是一阵气闷,用力捶了一下方向盘。

    傅槿宴这丫的简直是乘人之危!居然趁机偷亲自己。

    自己也不争气,说亲就亲,完全忘了抵抗。

    ——关键是,真的是太想念了,根本就抗拒不了啊!

    带着对自己满满的嫌弃和唾弃,宋轻笑找出卸妆水,将脸上的残妆卸了个干干净净,用湿巾擦了擦脸,照着镜子,又是那个眉清目秀的出水芙蓉。

    “唉,天生丽质,化不化妆都好看,天生的,没办法。”

    幸好车里只有她自己在,不然的话,谁听到了都忍不住想要打她——太不要脸了!

    一脸清爽的她开车经过市中心的商场,想了想,决定去里面血拼一下,当做自己今天受了委屈的安慰,和后面反击时候的犒劳!

    等到宋轻笑终于舍得从里面出来,手中提着大包小包各种购物袋的时候,脸上满满的都是抑制不住的笑容,完全看不出来不久前还哭得像个二百斤的傻子一样。

    所以,购物是治愈女人伤心的最好办法,不管之前有多么伤心,只要买了东西,心情瞬间爽翻天。

    调整好了心情之后,宋轻笑终于开着车回了工作室,将其中两个袋子放在了萱萱和小纯的面前:“这是送给你们的。”

    两人还没有打开,光是看见购物袋上低调又不失奢华的lg,就倒吸了一口凉气。

    “笑笑姐,你今天不是去电视台……怎么还给我们买礼物,还是这么的贵重?难不成你其实没去,而是半路去抢银行去了?”

    宋轻笑:“……”

    没忍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儿,瞪着一脸求知欲的萱萱,露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表情来:“我要是抢银行,一定让你去当人肉炸弹!要不?不要还我,省得浪费!”

    说着伸手就要拿回来。

    结果萱萱一把就给抱在了怀里,搂的紧紧地,一副谁要抢就要和谁拼命的架势:“那可不行!你都已经给了我了,那就是我的了,就算是你抢银行抢来的,我也不嫌弃,放心好了。”

    “……那还真是谢谢你的大度理解啊。”宋轻笑磨着牙,没好气的说道。

    摆了摆手,萱萱笑的像是一只偷了腥的小猫咪一样,眉开眼笑:“客气了,自己找的老板,就算再傻再笨,也要忍着泪受着,这就是我的基本原则。”

    说完仰起头,长叹了一口气,看起来有些沧桑,也有些忧郁。

    而宋轻笑看了,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到底是拿什么呼到她的脸上呢?

    一旁的小纯早就已经笑疯了,顺带着在心里默默地给萱萱点了一根蜡。

    像是这种作死的行为,非常的值得……感慨。希望十八年后,她还像现在一样坚挺。

    “不过笑笑姐,你到底是为什么突然就给我们买了礼物,该不会这个是遣散费,你伤心过度,准备不干了?”

    听到小纯这么一说,萱萱顿时也紧张了,连忙将怀里抱着的礼物推了回去:“别介啊,笑笑姐,这个东西我不要了,你别走啊,虽然现在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是相信靠着我们的努力,一定能够东山再起的。况且现在也没有那么糟糕啊,只不过是订单少了些,但是也不是什么都没有了啊。你看,这是我们今天接到的几个订单,虽然都不是什么大制作,但是至少证明,我们还是有人相信,有人愿意来合作的啊。”

    看着她们脸上真挚的紧张神情,宋轻笑哭笑不得,连忙摆了摆手,解释道:“我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两个倒是挺会脑补的啊。放心好了,没有的事,我就是今天心情有些不好,然后就去血拼换换心情,想着这段时间你们也没少受委屈,我也没啥好送的,就买个小礼物,当做安慰咯。”

    闻言,两个人这才放下心来,长舒了口气。

    “原来是这样啊,吓死我们了,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说着,萱萱又好奇的伸着脖子,眼睛一眨一眨,散发着好奇的气息,“不过笑笑姐,你去电视台,过程……怎么样啊,还能承受得住吗?”

    “承受得住,那有什么承受不住的。”

    轻哼一声,宋轻笑一脸的不以为然,“下台之后趴在墙上往死了一顿哭,哭完就好了。要不是遇上了某些人,我的心情会比现在更好一些。”

    “某些人?”

    萱萱和小纯对视了一眼,齐齐发问:“是谁啊?”

    “就是那个……”宋轻笑刚想说出傅槿宴的名字,话都到了嘴边,却是怎么都不想说出来了,最后摆了摆手,不以为然,“没什么,不是什么太重要的人,你们也不认识。”

    听到这话,两人又对视一眼,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似的神情——有情况,绝对有情况,而且情况还很不一般!

    但是她们也知道,再继续问下去,宋轻笑也不会再说什么了,于是就歇了这个心思,将注意力投入到了面前的礼物中去了。

    不管怎么样,事情应该也算是告一段落了,所以以后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风波……了吧?

    事实证明,她们想的还是太天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