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剪辑一下,就会有不一样的效果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想听?好啊,那我就告诉你。前一段时间你签订的合约,一个大制作的电影,原本女主角并不是你,但是你找到了导演,直接说你要当女主角,甚至在被拒绝的时候,搬出了我,作为要挟。也是因为这样,导演最终才决定换了你成为女主角。我说的没错吧?”

    闻言,郑婉儿脸上布满了惊慌失措的表情,像是隐藏得很深的秘密被发现了一般,害怕的不行,张着嘴想要解释,却又发现自己无话可说。

    “还有克依恋的广告代言,属意的原本也不是你,是另外一个和你名气差不多的女星,但是你和她不合,抢她的代言也不是第一次了,所以又一次搬出了我的名头,将原本不属于你的东西抢到了手。这两件事情够了吗?若是不够,我这里还有别的证据,一桩桩一件件,都可以告诉你。你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藏得很深,但是你未免也太小瞧了我,顺便高估了你自己。”

    在他讥讽的语气中,郑婉儿的脸色逐渐褪去了血色,变得惨白无比,整个人都没有了刚才质问的气势,摇摇欲坠,十分的虚弱。

    这些事情,当时都是背着傅槿宴做的,就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借着他的名声在外面为自己谋利,她的算盘打得很好,想要在傅槿宴的面前,营造一副自己不求名不求利,只是单纯的喜欢他的样子,所以从来都没有开口求过任何的东西,什么都没要过。

    可是现在,这层自己用来遮羞的布,却还是被掀开了,而且掀开的很彻底,完全没有给她丝毫的准备的时间,就这么裸的暴露在他的眼前。

    “槿宴,我,我,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

    郑婉儿急切的想要解释,但是却根本就给不出什么合理的解释,一切的话语说出来,都显的那么的苍白无力,面对证据,她还能说什么呢?

    “不是我想的那样?我没有想,这些都是事实不是吗?所以你刚才所说的,没有从我这里得到过任何的东西,就显得很是苍白无力了。”傅槿宴瞥了她一眼,表情淡漠,像是对着一个陌生人一般,“我们现在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那就没有什么好顾及的了,我是在利用你,而你也在利用我,我们之间公平得很,没有任何的亏欠,从今天开始,你我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继续当你的大明星,有着之前的底蕴,想必以后的路也是一样的平坦顺畅,这算是我对你的一点儿感谢,仅此而已。”

    说完,他再也没有看郑婉儿,转身离开。

    郑婉儿想要挽留他,可是手都伸出去了,却连他的衣角都没有抓到,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在这一刻,她失去了言语的能力,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傅槿宴越走越远,渐渐的消失不见。

    ——就像是从她的生命中走开,再也不会回来了。

    扯了扯嘴角,郑婉儿想要笑一笑,结果嘴角没有弯起来,眼泪却率先流淌下来。

    和之前在录节目的时候不一样,那个是为了装模作样,为了博取同情才留下来的泪水,而现在,是因为多年的梦想终于还是破灭,再也没有挽留的机会,心如死灰的悲痛的眼泪。

    傅槿宴,我万万没有想到,你竟然这么狠!

    是我眼瞎,看错了你,但是,我也不是这么轻易就能算了的人。

    有些事情,我不能在你的身上讨回来,但是,我可以从别人那里找回来!

    主持人找过来的时候,看到郑婉儿正靠着墙壁痛哭流涕的模样,顿时就是心里一慌,连忙上前问道:“婉儿,这是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的伤心,是谁欺负你了啊。”

    “没,没事,就是刚才,刚才和宋轻笑起了一些争执,有些,有些委屈,不用在意。”郑婉儿捂着脸,抽抽噎噎的说道。

    没有人看到,她藏在手掌之中的脸上,挂着阴狠的表情。

    这个主持人和郑婉儿也算是关系不错的朋友,听闻她又是因为宋轻笑受到了委屈,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火冒三丈,“真是岂有此理!这个宋轻笑,简直是欺人太甚,刚才在台上,就已经不给你面子,说一些似是而非,颠倒黑白的话来使得大家误会你,现在竟然还敢这么趾高气昂的欺负你,是不是以为自己还是傅氏的总裁夫人,谁都不怕!已经被甩了的女人,哪里来的这么大的脸!婉儿,没事,不用委屈,这次的事情,我给你记得,总会让那个小贱人知道后果!”

    “你要做什么?”郑婉儿颤颤巍巍的问道,声音中还带着哭泣过后抽气的声音,“没事的,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对于这样的事情,我已经习惯了,站得越高,受到的非议越多,若是我每次都承受不住,以后还怎么继续走下去。你对我的好,我都记在心里,但是你还是不要因为我去得罪人,到时候出了麻烦怎么办?”

    看着她对自己如此的关心,主持人更加觉得要帮她,否则都对不起两人之间的友谊!

    “婉儿,你放心,我不会做什么太过激的事情的,我们可以智取。”冷冷一笑,他俯身在郑婉儿的耳边轻声耳语,“刚才宋轻笑登台道歉的事情,我们可以在播出节目的时候,只播出前面她道歉的部分,然后把后面她说的那些话,剪辑一下,就会有不一样的效果,到时候,让她更加无从辩解。”

    闻言,郑婉儿眼中闪过一抹得意的光彩,稍纵即逝,随后又是一副梨花带雨的委屈模样,我见犹怜:“这样好吗?毕竟在场还有那么多人,会不会……”

    “这个你就放心好了。”摆了摆手,主持人不以为然的说道,“大家都是明白人,该向着谁不该向着谁,彼此心里都跟明镜似的,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就放心好了。”

    如此,郑婉儿才算是破涕为笑,对着他露出了充满感激的笑容:“大威,谢谢你了,这么费心的帮我,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瞧你说的这都是什么话,帮朋友这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不用放在心上。”主持人一脸的不以为然。

    看了看郑婉儿泪痕遍布的样子,他又关切的问道:“你这个样子,还能继续录节目吗?”

    “能,不能因为我个人的私事耽误了大家的进度。”点了点头,郑婉儿抽了抽鼻子,笑得有些勉强,“我先回去补个妆,然后马上就过去。还麻烦你帮我先顶一会儿。”

    “没事没事,现在大家也都在休息,不用太着急。快回去好好收拾一下,我们等着你啊。”

    郑婉儿点了点头,转身朝着休息室的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