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我不会和你复婚的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看着傅槿宴,张了张嘴,却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是堵了一块儿棉花一样,吐都吐不出啦,说话还费劲,“你这么利用她,你不觉得太残忍了吗?她那么喜欢你,掏出一颗真心对你,就换来你的一句利用?她要是听到了你说的话,只怕会承受不住,崩溃的吧。”

    “我们之间本来就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傅槿宴一脸的淡然,并没有觉得有所愧疚,“我利用她刺激你,她也从我这里得到了相应的好处,我不会亏待了她,各取所需,正当的买卖,谁也不亏欠谁的。”

    听闻他的话,宋轻笑摇了摇头,脸上还有挂着难以置信的神情,语气中充满了不确定:“感情的事情到了你这里,竟然变成了买卖,傅槿宴,你究竟有没有心?这么对待一个真心喜欢你的女人,你真的是太残忍,太可怕了。”

    “我残忍?我可怕?”

    冷笑一声,傅槿宴的脸上神情漠然,带着一丝嘲讽,“你怎么就那么确定,她是真心喜欢我,而不是喜欢我所拥有的权利,地位,金钱,甚至是这一张脸,和傅槿宴这个名字背后所代表的价值?若是我今天不是傅氏集团的总裁,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班族,你觉得她会喜欢我吗?恐怕连看我一眼都觉得脏眼睛。笑笑,别把社会想的那么美好,大家都是现实的很,没有价值,就没有感情。”

    虽然知道他说的都是事实,但宋轻笑还是没能从其中的震撼中反应过来,只觉得实在是太讽刺了。

    想到前不久,郑婉儿找到自己的家里,耀武扬威的说的那些话,还有逼着自己道歉的时候那副嚣张的嘴脸,都是因为傅槿宴的缘故,可是现在,却被傅槿宴亲口否决,这真的是有够打脸的。

    也不知道郑婉儿上辈子是不是没干好事,所以这辈子才会遇到傅槿宴,被他这么的折磨。

    “傅槿宴,你说的都很对,我无法反驳,而且我对郑婉儿也没有丝毫好感,她被你耍了,我不会同情她,可是相应的,我也觉得你的行为实在是有些无耻,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利用一个女人的感情,你知不知道,感情是很珍贵的,你怎么可以这么心安理得的去如此的践踏。”

    “只有我和你的感情是珍贵的,其余的人,在我这里,都是不值一提的。”傅槿宴越发的绝情,却又透着深情,两相纠缠着,如此复杂,令人捉摸不透,“笑笑,我做的这一切,不过是想要挽回你,我爱你,从始至终都只爱你一个人,除了你我谁都不要,谁都不喜欢。我们复婚吧好不好,重归于好,以后你想要如何,我都不会再说一个不字。”

    看着他眼眸中闪动着的炙热的光彩,宋轻笑觉得心中一痛。

    不能否认,在她的心里,始终都留有傅槿宴的位置,而且占据了大部分的面积,难以割舍。

    可是——

    “我不会和你复婚的。”摇了摇头,宋轻笑的声音很轻,但是其中的坚定,却不容拒绝,“当初的那件事情,我始终都难以释怀,从来都没有忘记过,我还记得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你亲口告诉我,孩子被你同意流掉时那种感觉,像是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离我而去,再也找不回来了。我不想再体会那种感觉,每每看到你,和你在一起,过去的场景就像是电影一般,在我的脑海中不停地回放着,接连不断,那是我的梦魇,是我的劫,我要为此付出代价,而你也是一样,我们谁都逃不掉。”

    闻言,傅槿宴紧紧地抿着薄唇,脸上带着隐忍的神情。

    孩子的事情,是他们两个人心中的一个结,不仅是她难以释怀,就连他,也是一样的想法。

    “我知道,我知道你心里放不下,我也是一样的,你怨恨我,为什么不能和我在一起,我们在一起,你折磨我,惩罚我,只要你觉得开心,觉得舒坦了,怎么样都可以。只要你还能留在我身边,只要你不离开我,你想要如何,我都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不可能的,你想都不要想,我是不会答应你的。”宋轻笑依旧是摇着头,态度没有丝毫的松软,“傅槿宴,我们之间已经结束了,就再也没有可能了,你就不要再白费心机,更不要再搞什么计划,没有用的。我还有事,先走了,不用送。”

    说完,她越过傅槿宴,转身离开,背影坚决,从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

    傅槿宴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背影,咬紧了牙关,却感到了浓浓的无力的感觉。

    身后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是纤细的高跟鞋在地板上踏过的声音,轻巧,干脆,在静寂的走廊之中,显得尤为的醒目。

    傅槿宴并没有回头,依旧是望着前方宋轻笑消失的方向,淡然的说道:“你都听到了。”

    是陈述句,而不是疑问句。

    站在他身后的郑婉儿用力的咬着唇,想让自己发抖的不是那么厉害,忍着喉咙间翻涌的哽咽,问道:“你刚才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没有丝毫犹豫的,傅槿宴承认的无比坦然。

    心中原本还有的些许坚持轰然倒塌。

    郑婉儿眼中的泪水再也忍不住,倾流而下,一边哭一边质问,“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我是真的喜欢你,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你,我变得如此的卑微,就是为了能够得到你的怜惜,可是换来的就是这样的结果吗?为什么!”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是各取所需,公平的买卖,谁也不欠谁的。所以你也不用太伤心难过,你也不吃亏。”

    听着他如此绝情的语气,郑婉儿都快要哭不出来了,瞪着眼睛,咬牙切齿的问道:“我得到你什么东西了!你是送过我贵重的礼物,还是给了我房产股份?没有,什么都没有!从始至终,我都没有主动地向你要过任何东西!你也没有送过!”

    “你是没有从我这里直接获得过东西,但是有些事情,我也不是不知道。”傅槿宴淡然的说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难道你也想要像宋轻笑一样污蔑我吗!”

    看着她瞪着眼睛愤怒的样子,傅槿宴只觉得无比的可笑。

    什么时候开始,理亏的人越来越理直气壮了?这个世道还真是可笑的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