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我不介意亲自压压看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已经习惯了她这种说话方式,此时的他已经不会感到惊讶,对答如流:“接你去机场。”

    宋轻笑返回卫生间吐掉嘴里的泡沫,脸随便一抹就又冲了出来:“你怎么没事先跟我说?”

    “昨晚上你自己答应的。”

    卧槽就欺负她没听清楚是吧!

    “可你没说是你妈要来啊。”

    傅瑾宴却突然笑了,宋轻笑深深从这笑里看出了势在必得。

    “我说了,你就不去吗?”

    好像也不能。

    这事都通知到苏梅女士那儿去了,跟宋轻笑说,顶多就通知罢了,根本不是来征求她意见的。

    “简直是欺人太甚!就知道用我妈来压我!”

    宋轻笑气愤的咬唇,脸上还有未擦净的牙膏泡沫。

    傅瑾宴长臂一伸,准确捉住她的手臂,将人扯到身前,用干净修长手指抹去了她脸上脏脏的地方。

    “你如果想试试,我不介意亲自压压看。”

    他手上动作温柔,说出口的话,却让人不由红了脸。

    某人炸毛,一把打掉他的手,愤愤不平,“你除了占我便宜,还能干什么!”

    傅瑾宴微微挑眉:“你这是在抱怨我没有对你为所欲为?”

    尼玛什么鬼!他怎么每次都能曲解她的意思!

    本来已经被推开的傅瑾宴突然向前迈进一大步,宋轻笑吓得一退,腰就抵上了身后的沙发。

    她也学会了经验教训,上几次反抗都没取得胜利,这回直接下意识的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唇。

    傅瑾宴嗤笑一声,这样就拿她没有办法吗?

    宋轻笑,你太天真。

    她抱着无所谓的态度闭上了眼,要亲就亲吧,反正也不是没亲过,一次两次又有什么区别?

    可是紧闭双眼的她却并没有觉得自己的唇有什么异样,悄悄睁开眼,正对上傅瑾宴嫌弃的眼神。

    “你当我眼神不好?”他挑眉,讽刺意味明显,“你现在这样子,我真下不去嘴。”

    说完就放开了宋轻笑,自己绕到沙发处坐下,抬起腕表下达命令:“我给你二十分钟收拾。”

    卧槽还敢嫌弃她这个青春无敌美少女,混蛋。

    背对着他龇牙咧嘴,也好奇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模样,拿起换洗衣物就去了卫生间。

    一看到卫生间里那个披头散发面容枯槁的女人,宋轻笑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哭。

    她每一次最狼狈的时候都会被他撞见,一次比一次丑,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到底谁更倒霉?

    宋轻笑也摸不清楚现在的状况,所以这算是两家家长正式见面了?

    她坐在车上,非常安静的默默纠结着。

    一直未说话的傅瑾宴却突然说道:“你不用紧张,今天只有我妈过来了。”

    意思就是说,只是单纯的来a市,并不是两家见面?

    宋轻笑悬着的心,总算是暂时放了回去。

    两人很快便抵达了机场,去的时候,傅夫人已经到了,正拖着个行李箱在等着,打扮的青春时髦。

    傅夫人一看到宋轻笑就露出了慈祥的笑容,开心的冲着她招手,等人走近了,先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她握住宋轻笑的肩膀左右打量,然后就不满意了:“这才几天,怎么瘦了这么多?”

    说完,还不忘瞪一眼一旁默不作声的傅瑾宴,显然是怪他没照顾好自己的准儿媳。

    傅瑾宴也不狡辩,只默默的承受着傅夫人责备的眼神。

    宋轻笑却摸摸自己的脸否认,“没有,您看,”

    她捏起自己脸上的肉肉,一脸的呆萌,“肉都还在呢,一点都没少。”

    这可爱的模样,逗坏了少女心泛滥的傅夫人。

    她亲昵的挽着宋轻笑的手走在前面,两人不知道聊着什么,异常开心,傅瑾宴默默地跟在身后当一个搬运工。

    他先是开车将傅夫人送去了他住的地方,宋轻笑却对这地儿异常陌生,不是上次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啊?

    趁着傅夫人回房间放东西去了,她凑到傅瑾宴身边小声问道:“怎么不是上次那个房子?”

    傅瑾宴还没回复她,傅夫人已经换了一身行头出来,俨然比刚才那套正式了一些。

    一向蠢笨的宋轻笑也没察觉出有什么不对,只以为她和傅瑾宴是要陪着傅夫人去a市转转,便没心没肺的跟着去了。

    直到在商场某处见到了自家妈妈那副眼熟的笑脸,才后知后觉,特么的是不是又中了傅瑾宴的计?

    她愤怒的看向傅瑾宴,某人却淡定的无视她,将苏梅女士迎了过来。

    两个妈妈很是自来熟的手挽手走到了一起。

    宋轻笑怨念的跟在两位妈妈后面,见两人聊得开心,并没有回头的趋势,便朝着傅瑾宴勾了勾手。

    他倒是配合,乖乖的将脑袋凑了过去。

    她压低了声音,生怕前面两个妈妈听到,“不是见家长?那你给我解释解释,现在这个算是什么情况?”

    “傅瑾宴,你这分明就是在套路我!说好的给我时间考虑,这时间才过去一半呢,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宋轻笑理直气壮的找傅瑾宴理论,说到后面,声音不由得大了些。

    原本聊天渐入佳境的两位妈妈,突然敏感的回过了头。

    宋轻笑反应还算迅速,就着傅瑾宴弯腰的趋势,激灵的拽住了他的领带,作势给人整理衣服,一脸的温柔亲昵样,将这热恋中的秀恩爱架势装了个十成十。

    两位妈妈不疑有他,脸带笑意,纷纷别开眼,不再理会两人。

    一脱离视线,整理领带的手瞬间变为紧箍住,宋轻笑孩子气的威胁,“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是不会放开你的!”

    “是吗?”此话一出,弯着腰的傅瑾宴突然直起身子,身为小个子星人的某人人矮力气小,拽至喉咙的领带瞬间就跟着滑到了领带尾巴,失去了要挟的气势。

    这模样,倒像是她在向傅瑾宴撒娇。

    男人将她的手从领带处移开,反而拽在了自己的手里。

    宋轻笑现在本来就在气头上,怎么会轻易乖顺,左右摇晃着手想要挣脱束缚,一脸的咬牙切齿,“你放开我!”

    傅瑾宴不答,也没有松开她手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