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七章 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见状,傅槿宴更加不忍心,眸中布满了怜惜,缓缓低下头,凑到了她的唇边,轻轻地吻着,悄声说道:“别哭了,也别咬伤了自己,委屈就告诉我,好吗……”

    开始的时候,宋轻笑还想要挣扎,想要躲避他的亲吻,奈何身上没有什么力气,他又是这么的温柔,一个接着一个蜻蜓点水一般的吻,将她的坚持分崩离析,再也聚不起来。

    终于到了最后,她放弃了抵抗,柔柔的躺倒在他强有力的臂弯中,任由他在自己的唇上肆意妄为,甚至还悄悄地张开了嘴,放任他的舌尖更深的侵略。

    空无一人的走廊上,两人曾经相爱的人再次拥吻在一起,依旧是一样的火辣,一样的浓情蜜意,一样的眷恋不舍。

    他们热情的投入到其中,感受着彼此的呼吸和气味,深深的陶醉着。

    谁都没有注意到,在拐角处,有一个人躲在那里,手抓着墙壁,死死的盯着他们,眼眸中闪动着愤怒到极点的火焰,紧抿着的唇崩成了一条直线,整个人都因为愤怒在微微的颤抖着。

    郑婉儿本来是追着宋轻笑从演播厅跑出来的,只是她们走的不是同一条路线,郑婉儿绕了个远,等她追到这里的时候,就看到傅槿宴紧紧地搂着她,说自己心疼。

    然后,又看到了傅槿宴主动地吻向了宋轻笑……

    这一刻,郑婉儿感觉自己整个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样,动也动不了,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死死的看着他们在一起缠绵,心中的愤恨就像是滔滔江水一般,绵绵不绝。

    一吻结束,傅槿宴稍稍的退后少许,离开那个让他朝思暮想,眷恋万分的唇,转而轻吻在她的眼睑处,用吻为她拭去泪痕。

    “别哭了,我知道你受了很大的委屈,我都看在了眼里。”

    听闻他的话,宋轻笑原本平静下来的内心再一次掀起了惊涛骇浪。

    她咬着牙,眼眸中带着浓浓的悲痛,哽咽的质问:“你都看在眼里?对啊,你能看不到吗,我现在遭受的这一切,不都是你的功劳吗?若不是拜你所赐,不是因为你的出手,我会走投无路到这种地步吗?傅槿宴,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呢,来看我笑话,还是来给郑婉儿郑婉儿撑腰的?我告诉你,你们要我道歉,我已经做到了,以后,麻烦你们不要再缠着我了,让我一个人好好地活着,不可以吗?还是你们非得要逼得我离开,逼死我,才能心满意足!”

    “我没有想你离开,更不想要逼死你!”

    咬了咬牙,傅槿宴脸上的神情惆怅又无奈,似是有着难言之隐一般,“我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当时郑婉儿给我打电话,想要我出面施压,逼你给她道歉,原本我并不打算理会她,可是后来我转念一想,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你主动的来找我示弱,只要你主动来找我,主动开口求我帮忙,我就一定会帮你摆平这件事。可是从始至终,你都没有过想要找我帮忙的意思,甚至宁愿来道歉,受委屈,受嘲讽,让他们奚落你,都不曾想到我。”

    他也感到十分的委屈啊!

    宋轻笑闻言,已经处于懵逼的状态了,完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了。

    这样的事情经过,显然是她完全没有想到的。

    毕竟按照正常人的思维来想,一个已经明确站出来表明自己的立场,两人是对立关系的时候,傻子才会上赶着去求帮忙,这不是将自己的脸送上去让他打吗?

    “傅槿宴,你是不是精神上出了问题,所以不能正常的理解事情了?你都已经站在了郑婉儿的那一边,还想着我去求你,让你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正常人谁会这么做,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我……”

    向来能言善辩,任何场合都无所畏惧的傅槿宴,在这一刻,也被堵得说不出话来。

    确实,现在仔细想一想,事情似乎是有些不对劲儿,貌似和自己想象的,有了挺大的出入……

    “笑笑,这件事情是我考虑的不周全,有失偏颇,所以才让你产生了误会,但是你要相信我,我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我的心一直都是向着你的,郑婉儿那边……不过是我为了气你,让你嫉妒,所以才故意做出的那么一副样子,但是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她之间,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没有关系?”

    皱了皱眉,宋轻笑扯着嘴角讥笑一声,脸上带着浓浓的嘲讽,“你和她出双入对,还帮着她对付我,并且对于网上的那些说你们已经要准备结婚的消息从来都没有否认过,现在你跟我说,你和她没有关系,你是在骗鬼吗?可是你们有没有关系,又跟我有什么关系呢?傅槿宴,拜托你记清楚一点,我们已经离!婚!了!再也没有任何关系了,你现在和我说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们是离婚了没错,但那是我不得已而为之,我会答应你离婚,不过是因为想要让你好好的冷静冷静,不要再陷入一件事情之中走不出来。我们彼此分开一段时间,或许你就能够慢慢的释怀。我们是离婚了,但是我一直都还在惦念着我们复婚的事情,等到你想通了,不再纠结了,我们还可以重新在一起。除了你,其余的任何人,我都不要。”

    “至于郑婉儿,其实从始至终,我对她都没有任何的感情,我就是为了刺激你,让你产生危机感,所以我才找上了她,假装演了场戏而已。”

    闻言,宋轻笑整个人都惊呆了,万万没想到,事情居然会是这样,微张着嘴,一脸的懵逼。

    “你竟然,竟然……”

    躲在角落里偷听的郑婉儿也是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恐的表情,不相信自己到底是听到了什么。

    假的,做戏,为了刺激宋轻笑……所以从始至终,自己都只是一个棋子,被他利用了而已,是吗?

    咬紧了唇,郑婉儿抓着墙壁的手越发的用力,长长的水晶指甲不堪受力,“啪”的一下齐根断开,疼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但是那都没有心中的震撼令她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