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别哭了,我看着心疼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郑婉儿却是心中无比的赫然,瞪圆了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摇着头矢口否认,“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我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过,你不要信口雌黄。”

    “做没做过,承不承认,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反正就像是你说的那样,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也就没有了再提起来的必要了。”宋轻笑淡然的说着,脸上表情无波无澜,仿佛任何事情都不为所动一般,“郑小姐,这一次的事情,到此就算是结束了吧?希望从此以后,我们各自安好,不要再产生什么误会,祝你安好。”

    说完,她微鞠一躬,转身离开。

    “你等等……”

    郑婉儿猛地站了起来,急忙忙的追了过去,边跑边喊,“你先不要走,把话说清楚!我没有做过的事情,你怎么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污蔑我,回来……”

    见郑婉儿如此失态,主持人连忙从震惊中反应过来,拿着话筒微笑着说道:“现在进入广告时间,稍候片刻,马上回来。”

    说完,连忙示意导播暂停拍摄,安抚着在场的观众。

    走下舞台的宋轻笑嘴角还是挂着浅浅的笑容,有些嘲讽,有些委屈。

    她最后说的那些话,其实是故意的给郑婉儿摆了一道,说的似是而非,才更加会让人相信,而且她也清楚,那群孩子跑去捣乱,不是郑婉儿指使的,不过也是受了她的影响,所以其实说的也没有错。

    站在空旷的走廊上,看着眼前明亮的灯光,宋轻笑一直强撑着的一口气,终于缓缓地散了下来。

    刚才在台上,她能表现的那么淡定,那么坦然,无非是在强撑着,不想自己被郑婉儿,被其他人看扁了,她要让所有人知道,自己就算是道歉,那也是被逼无奈,是屈打成招,而不是心甘情愿。

    现在一切都已经结束了,自己也道歉了,顺便的还悄悄的报复了一下,感觉……

    “怎么回事?”

    感觉到脸上有些不对劲儿,宋轻笑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触手满是潮湿的感觉,有些沾到了唇上,轻轻地舔了舔,味道又苦又涩。

    是眼泪。

    看着手掌上的泪水,宋轻笑表情十分茫然,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哭什么?为什么要哭,我不是已经将事情都解决了吗,还有什么好哭的,有什么好委屈的呢?”

    眼泪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反而越发的流的凶猛,最终,宋轻笑终于忍不住了,靠在墙壁上,双手捂着脸,失声痛哭。

    自从事情发生之后,她表面上看起来不为所动,但是心里一直憋着一口气,每天看着那些涌到自己的微博底下,在评论里,在私信里面骂她的那些人,那些恶毒的话,就像是一把把尖刀插进了她的胸口,还慢慢的搅动着,将她的伤口折磨的血肉模糊。

    可她就算是再难受再委屈,也不敢轻易表现出自己的情绪,就是担心自己一旦表现出软弱来,就会给更多的人可乘之机,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的伤害自己。

    所以她忍着,一直忍着,忍到了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正在放肆的哭泣着,宣泄着心中隐忍多时的委屈,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沉稳有力,不急不缓,皮鞋敲击在地板上,发出的“咚咚”的声音,给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鬼使神差的,宋轻笑松开捂着脸的手,缓缓抬起头,向着身旁望去,看到正向自己缓缓走来的傅槿宴,一时之间忘记了哭泣,呆呆的看着他,脸上挂着诧异的神情。

    傅槿宴走到她面前,站住,深邃的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沉声问道:“哭了?”

    听到他的声音,宋轻笑猛然的反应过来,咬着唇,硬生生的挤出一句话来:“你眼睛又没有瞎。”

    都哭成这样了,难道还看不出来吗?

    “还能这么的牙尖嘴利,看来并没有太受到打击,还不错。”

    闻言,宋轻笑心中猛然涌上了巨大的愤怒,伸手狠狠地推了他一下,咬着牙恨声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是不是想来看我的笑话?郑婉儿都告诉你了吧,一定是她说的,我要来登台给她道歉,向她承认错误,像是一只狗一样祈求她的原谅,这些不都是你们想要看到的吗?现在我都做到了,你们是不是满意了,开心了吧,心里已经乐开花了吧?”

    刚刚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一次倾流而下,打湿了面前的衣襟。

    看着她哭的如此难过的样子,傅槿宴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攥住,然后用力一捏,疼得他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长长的叹了口气,他猛然一伸手,将哭的正伤心的宋轻笑一把拥入怀中。

    宋轻笑用力的挣扎着,又踢又踹,手也在他的胸膛上捶捶打打的,像是想要将他推开,又像是在发泄着自己的情绪。

    面对着她近乎撒泼打滚一般的行为,傅槿宴丝毫不为所动,任凭她手上不留情的一下接着一下的打,手臂紧紧地环着她,死也不肯放手。

    终于,宋轻笑打累了,再加上痛苦之后,体力透支,渐渐地没了力气,只能软趴趴的躺在他的怀里喘着粗气。

    “不打了?”

    宋轻笑没有说话,敛着眼眸,看都不愿意看他。

    见状,傅槿宴微微一笑,轻轻地摩挲着她的头发,柔声说道:“你是不是在怪我帮着郑婉儿要求你道歉的事情?”

    “我有什么可怨恨的,你们是什么关系,和我又是什么关系,你帮着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宋轻笑嘴上说的不以为然,但是眼眸中已经再次蓄满了委屈的泪水,只是隐忍着,没有流下来。

    听出她语气中隐忍不住的哽咽,傅槿宴心疼不已,轻轻抬起她的下颌,看着她红肿的双眼,紧抿着唇,手指轻轻地在她的眼底扫过,轻声说道:“别哭了,我看着心疼。”

    他不说这句话还好,一说,宋轻笑眼中的泪水顿时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噼里啪啦”的顺着眼角滑落下来,却还是紧紧地咬着唇,拼命地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

    不想让他觉得自己太软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