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宋轻笑的道歉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宋轻笑接过话筒,放到唇边,注视着面前的无数双的眼睛,或是好奇,或是嘲讽,或是同情……各种各样的眼神,都不及面前的郑婉儿的表情看着刺眼,那种浓郁的讽刺的眼神,时隐时现,在摄像机切过来的时候,瞬间转换成梨花带雨,可怜兮兮的模样,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她是遇到了什么重大的磨难,才会这么的难过。

    如此演技,确实是称得上“影后”的殊荣!

    “大家好,我是宋轻笑,今天我站在这里呢,只有一个目的,就是完成郑婉儿小姐的心愿。当初我接到一份匿名女明星投来的合作,要求我制作一件参加典礼的晚礼服,协议上丝毫都没有透露这位女明星的相关信息,藏得很隐蔽。当时我没有想太多,总觉得无论是谁,只要能履行合约,我这边也一定如约的将衣服做出来。后来衣服做好了,为了表示诚意,当然也是甲方的要求,我便亲自将礼服送了过去。到了地方之后我才知道,原来在我这里定做衣服的,竟然就是我们的影后郑婉儿郑小姐。”

    “只不过我闹不明白,为什么她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后来她告诉我说,是担心我知道是她要的,就不会做了。她说的没错,如果一开始知道是她,无论开出多少的价钱,我都不会答应的,但是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晚了,当时我也想反悔,可惜违约金实在是数额太过庞大,我无力承担,所以只好将衣服交接,我就走了。”

    “后来举行典礼的那一天,我本来是想要看节目的,奈何那天晚上下了大雨,我住的小区电路出了故障,停电了,我便没有看。等到第二天睡醒之后,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并且经过一晚上的发酵,事情已经越来越不受控制。当时我看到了许许多多的言辞,都是在辱骂我的,我一时没忍住,就发了那篇微博,本意是想要撇清,事情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只不过当时我太过冲动,所以措辞之间言语失当,引来了更多的嘲讽。”

    “本来我是想要置之不理的,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有些事情,不是单凭一张嘴就可以解释的轻的,但是后来我发现,我又错了,我如此消极的对待事情,换来的不是宁静,而是无穷无尽的骚扰,让我十分的困恼,而且当初衣服既然是我亲手交接的,我理应提醒她们当面检查过后,确定没有问题才对,但是我没有,所以这件事情,我确实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这也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我道歉,是因为我的疏忽,我的大意,没有将该有的流程进行完毕,才导致出现了这么大的纰漏,身为设计者,我无从推卸责任。所以,今天,在这里,当着众人的面,我要向郑婉儿小姐道歉,关于衣服的事情,是我的错,使得你受到了伤害,我很抱歉,对不起,希望你可以原谅我,给我一个改过自信的机会。”

    说完,宋轻笑朝着她深鞠一躬,姿态做的很足。

    反观郑婉儿,仿佛是情绪太激动了,捂着嘴,眼泪顺着眼角一滴一滴接连不断的滑落,哭的十分的伤心,仿佛是沉冤多年,终于得到了昭雪一般,情绪激动的,使得她理所当然的忽略了那个还对着她鞠躬道歉的人。

    最后,还是坐在她身边的龙哥看不下去了,出言提醒:“婉儿啊,就算是想哭,也先让人家起来,这么弯着腰,多累啊。”

    在没有人察觉的地方,郑婉儿的眼中闪过一抹厌恶,仿佛是在责怪他的多管闲事。

    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能够让她正大光明的折磨宋轻笑,并且还不会落下话柄,偏偏还有人多管闲事,真的闲得慌!

    即使心中一百个不愿意,但是表面上的平和还是要维持的,于是郑婉儿大力的抽了下鼻子,让所有人都知道她刚刚哭的有多委屈,继而哑着嗓子说道:“你先别鞠躬了,道歉的事情,其实我难过的是,因为衣服的事情,被网上的人说我靠着走光什么的搏版面,争曝光率,我很委屈,我行的正坐得端,从来都没有做过这种事情,出道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骂的这么的惨,我是真委屈,所以我才忍不住,想要你站出来说清楚,告诉他们,我不是那样的人,衣服的事情是个意外,并不是我故意的。可是你的反应,让我感到寒心。”

    旁边有人递过来纸巾,她接过来,轻声说了声谢谢,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其实我真的都已经打算,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自认倒霉。因为有人和我说,人红,所以才是非多。所以我就自作多情的觉得,是因为我太红了,所以才会引来那么多的非议,如此想着,心情确实是好了许多。而且我也相信你,绝对不是故意要把衣服弄弄坏给我穿,不过是制作的时候太过粗心马虎,没有检查仔细,又对我有些怨言和不满,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所以衣服才出了差错,这些我都能理解。现在我已经等到了我想要的道歉,所以也没有什么了,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吧,以后我们谁都不要再提了。”

    嘴上说着不会再提,但是郑婉儿却还是止不住自己的眼泪,说着说着,又会一阵痛哭流涕,偏偏还能保持着美美的样子,即使哭的泪如雨下,脸上的妆也没有晕多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所以是一早就做好了准备,特意用的防水的化妆品是吗?以免自己“情绪激动”,哭的像是个鬼一样。

    轻嗤一声,看着她依旧装模作样的样子,宋轻笑又将话筒举到了嘴边:“我还有话要说……”

    此话一出来,全场渐渐地安静下来,目光都投向了她的方向,等待着她的下文,不知道她还想要说什么。

    不是只是想要道歉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的表情,郑婉儿总有一种心慌的感觉,直觉告诉她,接下来的话,应该不是她想听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