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宋轻笑?她来这里做什么?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待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关门的声音之后,萱萱和小纯上前两步,语气客气又疏离:“各位,如果想要合作呢,那就留下来,我们会详细的讲述其中的合约和要求,若是不准备合作,那么向后转,向前走,左转停车场,右转公交站,恕不远送,谢谢。”

    小纯在一旁配合的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见状,几个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又将目光投向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男人身上。

    男人深吸了口气,点了点头,沉声说道:“打扰了。”

    说完转身便走,速度极快,完全没有要停留的意思。

    见领头的人都已经走了,剩下的人也不好意思留在这里了,全都转身灰溜溜的离开了。

    刚才还吵吵嚷嚷的地方,一下子就变得特别的安静。

    萱萱和小纯对视一眼,齐齐的露出一抹颇为无奈的笑容,转身回到工位上,继续处理着手头的工作。

    宋轻笑窝在楼上的办公室里面,双手捧着脸,手肘杵在桌子上,望着眼前漆黑的电脑发呆,眼神空洞,不知道在想什么。

    良久之后,她才从发呆中渐渐的反应过来,揉了揉有些发麻的手,重新拿起画笔,继续工作。

    什么事情都不能影响了她够工作,耽误别人赚钱,和抢钱没有什么两样!

    两天之后,终于到了宋轻笑要面对一切的日子了。

    当天早上,她早早的起来,收拾了一番,认真的打扮了一下,使得自己看上去并不是那么的狼狈,就算是被迫去凑热闹,也绝对不能输了气场,不能被人看扁了!

    开着车到了电视台,看着鱼贯入内的观众,宋轻笑握着方向盘的手慢慢收紧,掌心生出了一种粘湿的感觉——已经紧张的出汗了。

    原来的加油打气,自我安慰,都没有什么用,事到临头了,那种紧张和压迫感,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住的,要是想要坦然处之,除非是真的没心没肺。

    宋轻笑自认自己属于那种心胸宽阔的人,对于很多事情,通常都习惯抱着得过且过的态度,并不会太放在心上。但是这一次,她想要像平时一样,装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只怕是有些困难了。

    但无论多么的困难,自己决定了的事情,就一定要做到,这一次她认栽了,但是早晚有一天,她受到的委屈和屈辱,都要一并讨回来!

    谁都躲不掉!

    眼看着观众入场已经差不多结束了,宋轻笑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还是解开安全带,打开车门,缓缓的走了出去。

    在她走进去没有多久,身后一直停着的一辆黑色的车车门被打开,傅槿宴从里面走了出来,薄唇紧抿,神情冷酷,朝着宋轻笑刚刚走的方向大步走去。

    进去之后,宋轻笑问明了位置之后,顺着指示牌,找到了一个休息间,门上贴着“员工休息室”几个大字,她曲起手指敲了敲门,没有人回应。

    踟蹰了一番,她伸手拧动把手,门边被打开了,里面空无一人,显然是都到前台去准备去了。

    没有人也好,这样她就能自己好好地静静了,省的显得太过的尴尬。

    门外面,傅槿宴看着面前的紧闭的门,犹豫着要不要上前推门,这时身后突然响起一个略有些惊喜的声音:“槿宴,你怎么也来了呢?”

    还没等他回头,一具温软的,散发着香气的身体就从后面抱了上来,紧紧地搂着他的腰,身后,郑婉儿娇嗔的声音听起来异常的粘人:“之前我还在想着,要是你能来看我录节目就好了,但是一想到你工作那么忙,我就不敢打扰你了,没想到你竟然不打一声招呼的就来了,是为了给我一个惊喜的吗?我真的是太高兴了,有你在,我今天录节目,一定能够提起一百二十万分的精神来的。”

    对于她的欢呼雀跃,傅槿宴表现的十分平静,只是拉开她环着自己腰间的手臂,转过身来,看着她,沉声问道:“我刚才看到宋轻笑也来了,你知道她是干什么来的吗?”

    听到宋轻笑的名字,郑婉儿下意识的感觉是心虚,有种自己小时候考试作弊被抓包的感觉,但是很快,她又恢复了原本的淡定,眨了眨眼,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说道:“宋轻笑?她也来了吗,来这里做什么,我刚才没有看到啊。”

    说着,她轻皱着眉头,认真的思考了一番,然后挑着眉,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该不会是她是来送服装的吧?我之前听说这个节目的衣服都是找的外面的工作室制作的,说不定就有她的那个工作室。只是要是这样,就真的要担心一会儿穿她制作的服装的演员了,希望不会像我当初一样,当众出丑,那就真的是太丢人了。”

    闻言,傅槿宴眼眸中有寒光闪过,稍纵即逝。

    没想到郑婉儿竟然还在不遗余力的污蔑宋轻笑,不放过任何一个抹黑她的机会,看来真的是……哼!

    说完见傅槿宴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郑婉儿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什么心思,只想要跳过宋轻笑这一话题,也是笑容满面的说道:“去我的休息室休息吧,那里只有我在,不会很吵,这里人来人往的,杂乱不堪,你一定很不喜欢。”

    傅槿宴对此也没有抗拒,随着她走了。

    两个人待了没有五分钟,助理就来通知郑婉儿节目准备开录了,她只好恋恋不舍的起身离开。

    在她走后没两分钟,傅槿宴也起身离开。

    这个房间,他实在是不想再呆在其中。

    走出休息室,他也没有直接去找宋轻笑,而是找了一个稍显的隐蔽的地方,躲在那里,等待着她出来。

    过了没多久之后,一个胸前挂着名牌的女人小跑着过来,没有敲门,直接推开门,朝着里面喊了一声:“赶紧赶紧,现在是录制节目的中间十分,马上就轮到你上台了,动作快一点儿!”

    吼完没多久,傅槿宴就看到宋轻笑从休息室中走了出来,随着那个工作人员快步离开。

    从始至终,都没有发现傅槿宴的身影。

    走到了舞台的后方,工作人员又叮嘱了几句之后,撇下她又去了另一边去忙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