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和警察局的有一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这么不要脸的话都说的出口,还这么的理直气壮,真是让我们开了眼界了!”一个女人忍不住,伸出手指着她破口大骂,“我家孩子一直都是乖巧懂事,有礼貌守纪律的好孩子,怎么会无缘无故做出这样的事情,一定是你先挑衅在先!一个巴掌拍不响,你怎么不反省一下自身的毛病啊!”

    听到她的话,宋轻笑缓缓的将目光转了过去,看着狰狞的着表情的女人,微微一笑,语气却是阴冷得令人心底发寒,“一个巴掌拍不响?那你要不要过来试试看,我一巴掌能够把你抽响?这么傻缺的话就不要说了好不好,令人觉得你的智商已经岌岌可危,濒临弱智的边缘。没错,事情有因才有果,在这件事情上,我一定也是做了什么,才会有后面的事情。但是麻烦你记清楚一点,无论我做了什么,都和你们的孩子无关,她们上赶着想要替人出头,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难不成以为四海之内皆他妈,谁都要惯着她们不成!”

    一番话,说的站在后面的萱萱和小纯都忍不住想要鼓掌欢呼了。

    简直就是说出了她们的心声啊,做错了事情,可以原谅,可以体谅,但是绝对不能随便的容忍,什么都不在意,那样只会让有的人更加有恃无恐。

    女人闻言,脸色更加难看,脸皮剧烈的抖动着,像是踩了电门一样。

    她还不死心,想要再说些什么,但是却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干等着眼睛,大口的喘着粗气,以免自己被她气得晕过去。

    前一个男人见状,心中暗骂一句,看着宋轻笑,想要再商量一番:“宋小姐,我们明白,最近是多事之秋,好多事情发生,人心难免心浮气躁,但是我们还是要保持理智,千万不要因为一些本来不是很重要的事情,冲动之下,影响了大局面。说句实在话,孩子是家长的命根子,我们为了她们的未来,付出了太多的心血,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不想因为一些事情使得之前的努力功亏一篑,那样我们恐怕都要崩溃了。宋小姐也是个做母亲的人,应该能够了解我们家长的心思,所以,还恳请你,不要这么决然,我们彼此各退一步,海阔天空,怎么样?赔偿款我们在五千的基础上再加一些,但是五百万确实是有些太离谱了,然后,你去警察局和警察交涉一下,让我们的孩子早日回家,怎么样?”

    “那你们想要加到多少?”

    “这个嘛……”沉吟片刻,男人试探性的说道,“要不就是……一万?毕竟你实际能看到的损失,只有那些,剩下的那些潜在的损失,没有证据,我们也难以信服,这已经是我们的极限了,不知道宋小姐意下如何?”

    宋轻笑瞥了他一眼,扯着嘴角冷笑一声,刚想要说话,就听到男人后面有人十分的不满的吼了一嗓子:“什么?赔偿一万?那平摊下来一个人岂不是要一千多块!这才多大点儿小事啊,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就要花这么多钱,我不同意!”

    闻言,宋轻笑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玩味,充满了讥讽:“原来你们的意见还没有达成统一啊,那就尴尬了,要不,你们先去找个地方好好地聊一聊?等到谈妥当了,再来找我吧。”

    说完她站起身,转身就要朝着楼上走。

    见状,男人当即就有些慌了,连忙喊住她:“宋小姐,请留步!”

    继而又转过身去,看着刚才说话的那个人,瞪着眼睛,忍着怒气,没好气的说道:“我们过来是为了将孩子带出来,之前不是说,只要能带回孩子,无论什么代价都可以吗?现在你是什么意思!”

    “当时我也没想到会是这么多钱啊!”梗着脖子,他的嗓门音量丝毫都没有减弱:“一千多块钱,为了那个死丫头掏这么多钱,我可不愿意。本来就是她闯了祸,还想要我花钱为她摆平,想都别想!等到她回去的时候,看我不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此话一出,宋轻笑脸上的表情变得更加的玩味,带着一丝看好戏的感觉:“你在这里和我说都是为了孩子好,可惜有人并不是这么想的哟。恕我直言,像是这种只生不养的情况,会有熊孩子也不是什么太稀奇的事情。”

    “什么熊孩子!我家孩子乖得很!”那人刚刚说完不想掏钱,结果听到她的话,又不愿意了,“明明就是你这个女人不要脸!和一群孩子计较,还联合警察局,故意欺负我们,你是不是和里面的谁有一腿,所以他们才对你言听计从的?”

    “把你的臭嘴给我闭上!”

    听到他如此的侮辱自己,宋轻笑顿时气的身体都在发抖,眼神一下子变得十分的锐利,像是一把刀一样,刺进了他的身体中,将他大卸八块!

    “你最好给我放尊重点,若是再出言污蔑我,就别怪我不客气!你若是不信,大可以试一试,只是到时候,你别吓得尿裤子就行!”

    被她迫人的气势吓了一跳,骂人的人顿时缩起了脖子,躲到了另一个人的后面,装作自己不在的样子。

    畏首畏尾,样子猥琐,看了就令人感到恶心!

    冷哼一声,宋轻笑瞥向为首的那个男人,面无表情,语气冷淡:“原本刚才我都想要答应你了,只是有些人说话实在是令人生气,我心眼小,受不了这个委屈,所以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我做出的决定,不会再更改,你们也不必在我的身上下苦功夫了,没有用的。”

    这一次说完,她真的再也没有丝毫停顿的意思,抬脚就朝着上了楼。

    经过萱萱和小纯的时候,用在场的人都听得到的音量吩咐道:“剩下的你们处理,谁要是敢在这里闹事,直接报警!不是说我和警察局的有一腿吗,那就要让他们看看,总不能白担了这个罪名!”

    众人哑口无言,只能看着宋轻笑施施然的离开,谁也不敢出言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