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章 没和你开玩笑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听到她的报价,在场的人都疯了,一个个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刚才说话的男人更是一副受到了侮辱的样子,咬着牙,忍着心中的怒气:“宋小姐,我们是在真心实意的和你谈条件,而不是开玩笑,请你认真的对待,可以吗?”

    “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有认真的对待呢?”宋轻笑手指轻轻地点着下巴,笑着反问道,“刚才不是你提出来要补偿的吗?现在我给出了我的条件,你又说我不认真,你不觉得你很搞笑吗,前后言辞都不一致,确定精神方面没有出问题。”

    “我们是要补偿,但是也要从实际出发!”

    男人咬着牙,语气不复刚才的平缓,显然有些生气了,“你这么漫天要价,完全就是故意的,就是成心的,我们怎么可能会答应!况且警察已经说了,你们不过是损失了两个杯子,我给你们五千块钱,够你买一屋子的杯子了!”

    “哦,谁告诉你我的杯子那么的便宜了?”宋轻笑已经收敛起了脸上的全部情绪,变得很是冷漠,“我杯子一个三千多,是我买的名牌杯子,可以吗?还有,损失的杯子是看的到,剩下的没看到的损失呢,难道你们就不想管了吗?”

    闻言,男人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道:“还有、还有什么损失?”

    “损失大了!”

    轻嗤一声,宋轻笑换了条腿翘着,对着他们款款而谈:“当天那几个孩子来捣乱的时候,我正在画设计图,结果被她们打断了我的思路,害的我到现在都没有想起来我当时的想法是什么样的,结果这个订单就拖到了今天还没有完成,这就是一笔损失。”

    “然后呢,她们捣完乱,拍拍屁股就跑了,剩下的烂摊子留给我们处理,其中浪费的时间、精力、人力和物力,又是一笔损失。”

    “再有,收拾的过程中,可能有想要找我们合作地客户,看到我们工作室一片狼藉的样子,会对我们产生误会,继而对我的工作室失去信心,原本想要合作,结果不了了之,这样潜在的合作关系损失的价值,难以估量。”

    “还有,我今天去警察局处理后续的事情,为此耽误了上午的工作时间,导致另一份本应在中午就出结果的设计图,到现在还没有动笔,这个损失……零零总总的这些损失加在一起,难道不值五百万吗?其中我的两个助理为此多费的时间和精力,就已经值一半的钱了。”

    听到宋轻笑侃侃而谈,一副游刃有余的模样,其余几个人全都黑了脸,瞪着眼珠子,要是眼神能杀死人,估计她现在已经被砍死了无数次了。

    可惜眼神不能杀人,甚至是不痛不痒,所以他们除了生闷气,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毕竟,一旦动起手来,他们就更加的理亏了,到时候警察来了,不仅没有将自己的孩子带出来,说不定连带着自己都要进去住几天。

    准备掏钱的男人咬着牙关,瞪着一脸淡然微笑的宋轻笑,恨得牙根直痒痒,在怨恨她的同时,也不由得埋怨起自己的孩子来,为了一个什么劳什子的明星,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人家不痛不痒,无知无觉,自己却是几乎要赔上一辈子的前途,就算是以后能够用钱摆平,但是这个心里,却也始终都有一个疙瘩。

    深吸了口气,他努力使自己的语气听起来正常一下,试图和她来一场比较“理性”的谈判:“宋小姐,我们是真心地来想要和你和解的。之前的事情我知道,给你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你生气也是正常的,但是她们还都是孩子,有些冲动,性格太过直率,对于想要维护的人,就会拼尽全力的去维护,这样的行为是挺傻的,但是却也不可否认,还是挺纯真可爱的,不是吗?所以,我们静下心来,好好地谈一谈好不好?你提出来一个合理的赔偿价格,我们双方都觉得合适,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皆大欢喜了不是吗?”

    “可是我刚才说的五百万,就是我觉得最合理的赔偿价格了。”

    宋轻笑依靠在沙发上,微微一笑,语气中还带着点点的娇嗔,隐隐地有种在撒娇的感觉——如果能够忽略她脸上略带的讥讽的笑容的话。

    “我是在认真的和你讲条件,不是再和你开玩笑!”男人有些急了,音量都不由自主的提高了不少。

    “我也没和你开玩笑!”

    他声音大,宋轻笑的声音也不小,甚至因为女人的嗓音会更为的尖锐的原因,使得她的声音更加的深入内心,“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想要用钱来摆平,结果拿不出来我想要的,又想要让我放人,怎么,好事都被你占尽了,这天底下除了你之外,其余人都是傻子,都没有你精明,没有你会算计是不是?”

    “我……”

    一连串的质问,打击的男人无言以对,节节败退,脸上浮现了慌张的神情。

    对于他的神情,宋轻笑都懒得看在眼里,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又恢复了刚才不急不慌的语气,淡然的样子,和刚才判若两人:“你若是觉得我狮子大开口,那完全可以放弃和我谈判,或者你去告我,说我敲诈你。只是去之前,一定要考虑好后果,别到了最后,诉讼费,律师费什么的交了一堆,钱没少花,但是结果却不尽你意,那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呢。”

    闻言,男人脸上的神情更加的慌乱,眼神都没有一开始的犀利,像是一头野兽,逐渐的被顺服,再也没有了野性。

    “这位先生,我实话和你说吧,要是在以前,遇到这样捣乱的事情,我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也就过去了,顶多是告诉警察,让他好好地训一顿,长长记性,也就完事了。但是现在很不巧的是,她们正好赶上了我心情最不好的时候,她们的行为对我而言,就是火上浇油,而我的,是怒火,所以这股气,我就一定要发泄出去,不然我会憋屈死。要怪就怪你们的孩子,太不会挑时间了,非要往枪口上撞,我也没有办法,毕竟,我也很不顺。”

    说完,宋轻笑还耸了耸肩,一副十分无奈的样子。

    只是这一番话,却是惹得其余的几个家长几乎要火冒三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