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五百万的赔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刚一进去,两大将就冲到了她的面前,站的笔直,瞪着眼睛,气势如虹,吓得她直接倒退了一步,双手捂胸,一脸的惊恐表情:“你们两个要干什么,造反吗?”

    “我们不是要造反,我们是关心你。”小纯很是严肃的说道。

    身边的萱萱点了点头,随声附和:“没错,是关心你。刚才你们出去……没什么事吧,傅老夫人没有欺负你,或者是揍你吧?”

    “……”向前伸了伸脖子,宋轻笑一脸懵逼,“啥玩意儿?她为什么要欺负我,又为什么要揍我?我招她惹她了?”

    “那我们就不知道了,只是看你回来的时候,眼睛红的像是得了红眼病,生怕别人看不出来你哭过,所以我们才担心的嘛。”

    宋轻笑闻言,一个大大的白眼儿径直翻上了天,“呵呵!你们两个才得了红眼病呢,能不能找个好一点儿的形容词,要是被你们的语文老师知道了,估计能直接飞奔过来,照着脑门儿就是一鞋底子!”

    耸了耸肩,萱萱一脸的无所畏惧:“我的语文老师已经过世了,不会来打我的,放心好了。”

    “那可没准。”冷哼一声,宋轻笑一脸的冷漠样,“毕竟现在棺材板可是不好按了,到时候他会不会飘过来,谁也不知道。”

    大白天的,感觉背后起了一阵阴风,冷的她们齐齐的搓了搓胳膊,觉得有些凉。

    见状,宋轻笑撇了撇嘴,带着对她们的嫌弃,抬脚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可惜今天注定是不能消停的一天了,刚坐下还没有两分钟,小纯就急匆匆的跑上楼来,气都喘不匀:“笑笑,笑笑姐,楼下,来了,好几个,好几个人,说是要找,找你的,看着很是来者不善。”

    听闻此言,宋轻笑皱了皱眉,放下画笔,拿上手机,率先走了出去。

    小纯紧跟其后,一起也走了出去。

    楼下,萱萱正站在几个人的面前,仰着头,气势不弱,声音冷淡:“有什么事情,也等我们老板下来再说,要是你们敢在这里闹事,我就直接报警!聚众闹事,估计也要被关个好几天,你们可要想好后果!”

    话音刚落,身后将响起了越来越清晰的脚步声,随后一声“萱萱”的呼唤声就响了起来。

    萱萱扭过头去,看着已经走到面前的宋轻笑,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

    讲真的,面对这样的场景,她虽然看似不畏惧,但是她的心已经紧张的快要跳到嗓子眼儿了,生怕眼前的这几个人一个冲动,就动起手来,她一个人还真的是扛不住啊!

    不过现在宋轻笑已经过来了,她也就有了主心骨,更加的无所畏惧了,连身板都比刚才站的更加的直了。

    宋轻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躲到自己的身后去,然后自己迎面直上,对着面前的七八个男男女女,微微一笑,语气和婉:“不知道几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有什么事情难道你心里没数吗?”一个急性子的女人跳了出来,指着她的鼻子,一副准备破口大骂的架势,“你为什么要送我们的孩子进少管所,你是准备毁了她们的一辈子吗?”

    一句话,宋轻笑就知道他们是谁了,不由得又露出了一个笑容,只是这一次的笑容看上去充满了嘲讽和嫌弃。

    轻哼一声,她转身走到休息区,坐在沙发上,靠着背,翘起一条腿,姿态优雅又高贵,一副冷艳逼人的气势倾流而出。

    “原来你们是那几个熊孩子的家长啊,看来是已经去过了警察局了是吧?既然去了,应该就已经了解过情况了,为什么还要来我这里呢?难不成是想要赔钱?那就不用了,我都已经和警察说过了,虽然有损失,但是损失不大,我这个人呢,向来都是比较宽宏大量的,不会在这种小钱上计较,所以也这么算了吧,不用放在心上。”

    “谁说要跟你说赔钱的事情了!”

    另一个长得有些矮小,尖嘴猴腮的男人也上前一步,粗声呵气,态度十分的不友好,“我们是来要个说法,我们的孩子,不过是一时激动,给你捣了些乱,但是都不是什么品行不端的坏孩子,就因为这么一点儿小事,你就让她们进少管所,以后她们该怎么办,连个活路都没有了!”

    闻言,宋轻笑诧异的瞪圆了眼睛,以为自己听错了,哭笑不得:“什么?没有活路了,我怎么不知道送进少管所就是去判死刑的?不应该吧,什么时候改的规矩,我怎么一点儿消息都没有收到?”

    “你——”

    男人原本是想要软硬皆施,让她动了恻隐之心,这样就能松口让他们的孩子都回家去了。可是没想到她不拿常理出牌,还偏偏故意曲解他的意思,气得他头发都要竖起来了。

    咬了咬牙,他刚想要再说些什么,身旁一个男人伸手拦住了他,站了出来,脸上虽然带着笑,但是眼眸中却是充斥着不屑:“宋小姐,我们的孩子做错了事,受到惩罚这是应该的,但是惩罚也是有轻有重的,不能因为这么一些小错误,就葬送了她们的前程,这未免显得太过残忍了。这样吧,你要多少赔偿,我们掏,只要能够让我们的孩子回家,什么都好商量。”

    听到他的话,宋轻笑挑了挑眉,笑容显得尤其的意味深长。

    想要用钱砸我?真当本姑娘从来都没有见过钱吗?

    补偿?可以啊,就怕你们掏不起!

    “这个主意不错,我也可以接受。”点了点头,看着他们脸上流露出的或惊喜或不屑或嘲讽的表情,宋轻笑不以为然,伸出手在他们的面前晃了晃,“我要这些。”

    “五千?没问题,都是小事,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男人说着,就要去讨钱夹,结果被她一声喊停。

    “你等会儿,我什么时候说五千了?”宋轻笑望着他,似笑非笑,“我说的是五百万,拿的出五百万,我现在就能去警察局撤案,不能的话,诸位轻便,恕不远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