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扯傅槿宴的小人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何秀雅和宋轻笑最终选定了一家咖啡厅,环境优雅,上午时分,人也不是很多,十分的幽静。

    两人找到一张靠着窗的桌子坐下,点了两份茶点之后,便彼此沉默下来。

    “笑笑,你和槿宴的事情,我都已经了解了。”

    何秀雅的一句话,成功的使得宋轻笑搅动咖啡的手停了下来。

    缓缓抬起头,对上她的眼睛,突然有了浓郁的紧张感,就像是考试作弊,以为自己藏得很好,其实早就被老师发现了。

    “你不用紧张,”看出了她的心情,何秀雅微微一笑,淡然的说道,“我和我家老傅前一段时间出去游玩,最近才回来,回来之后就知道了你们离婚的事情。槿宴这个孩子,一直都是成熟懂事,从来都没有让我们操过心,但是没想到在感情上面,居然走到了这一步。我知道你不想让别人知道你们离婚的真正原因,所以别人猜测你们什么的都有,却始终都不见你出来解释过一次。但是我们为人父母的,总是担心自己的孩子,所以一定要问清楚,不能这么不明不白的。不过你放心,我不是那种嘴碎的人,这样的事情,我也不会说出去。家丑不可外扬。”

    闻言,宋轻笑紧绷的身体渐渐地放缓下来,神情看着没有刚才那么紧张,但是能够感觉得出来,她的心情依旧没有很好,带着心事。

    咬了咬唇,她抬起眼看着何秀雅,声音有些弱,透着一丝的有气无力:“伯母,我和傅槿宴离婚的事情,是我心里的一个疙瘩。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可是有些事情,不是他觉得好就是好的,我总是放不下,睡觉的时候还会梦到以前的事情。我和他离婚,主要的原因是为了让彼此心安,离开了他,或许我就能渐渐忘却那件事情,不会成为我心中的梦魇。伯母,您一直都当我是亲女儿一样的疼,这次的事情我一直都没有敢告诉您,就是怕您伤心生气,现在您知道了,也好,总不能瞒着您一辈子。”

    看着她一脸的悲痛的样子,何秀雅也是心情十分的沉重。

    孩子的事情,对于一个母亲来说,确实是很难以释怀的,更何况还是被自己心爱的男人欺骗,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是谎言。

    但是——

    “笑笑啊,我知道你是心疼那个孩子,但这不是你的错,也不是槿宴的错,只是你们之间没有缘分,所以就此错过了,但是不能因为这件事,你就这么的惩罚你们两个。你和槿宴的感情如何,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就这么分开了,未免太过可惜。人这一辈子,能够遇到自己真正喜欢,并且合适的人,实在是太不容易了,相对于那些凑合着过了一辈子的人来说,你们是多么的幸运,令多少人羡慕。难道你就舍得离开心爱的人吗?”

    愿意吗?

    自然是不愿意的。

    可是,心中的那个坎,过不去,始终都过不去。

    而且……

    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唇,宋轻笑握着杯子的手默默地收紧,明明是炎热的天气,室内都要开着空调才不会感到燥热,可是她却觉得自己很冷,不是身体的冷,而是心中的冷。

    有些事情,似乎早就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

    “没有过完一生,我们谁也不知道,身边陪伴着的人是不是自己真正最喜欢,最合适的。况且现在傅槿宴已经有了新的女朋友,我也和韩潮公开了,我们之间,已经变成了两条平衡线,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了。伯母,虽然离婚是我提出来的,可是也是傅槿宴同意了的,后来也是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断了一切的可能。”

    闻言,何秀雅脸上的表情有些僵,看起来有些不自然,又有些纠结。

    没人知道她的心里的想法,她正在扯着傅槿宴的小人,疯狂的咆哮。

    你个傻狍子!干的都是什么事!

    丫的现在快要玩脱了吧?

    居然当初还有脸和我说,绝对能把人挽救回来,现在……挽救你个大锤子!

    脸上笑嘻嘻,心中p,这就是何秀雅现在的心情,复杂的不想说话,只想流泪。

    “笑笑,有些事情,不要相信你眼睛看到的,看到的也不一定都是真的,你要用心去感受,你的心会告诉你答案的。”

    抿了抿唇,何秀雅也没有再说的更多,毕竟事关自己儿子的“大计”,被看破了,就不好了。

    她说的话,宋轻笑并没有太过在意,眼睛看到的就已经很伤人了,还要用心去感受,那岂不是更加难过。

    她的心已经是千疮百孔,疲惫不堪,再也经不起一丝一毫的折磨和蹂躏了。

    摇了摇头,宋轻笑脸上露出些许苦笑,语气中透着疲惫:“伯母,我知道您是为了我们好,但是这件事情我们也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之后才下的决定,所以……劳您费心了,后面会怎么样,我们也不知道,但是重新在一起的可能,应该会很小。”

    闻言,何秀雅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又有些心疼傅槿宴起来。

    碰上这么一个倔脾气的媳妇儿,也不知道他是……是不是活该!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那时候哪怕是略微的动动脑子,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又是短暂的沉默之后,何秀雅想起自己来的另一个目的,脸上又是温柔和熙的笑容,“对了,笑笑,我今天来呢,除了是想要看看你,还有一个原因是,想让你看看辰辰。”

    “辰辰?!”

    听到傅孟辰的名字,宋轻笑原本有些低糜的精神一下子变得亢奋起来,猛地抬起头看着她,眼眸中闪烁着亢奋的光彩。

    若不是考虑到还在外面,周围都是陌生人,只怕她能一下子扑过去,抓着她的手祈求了。

    “伯母,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是不是……可以带着我去将辰辰了?”说着说着,宋轻笑的眼泪就忍不住滑了下来,滴在桌子上,溅起了小小的水花,“傅槿宴觉得我照顾不好辰辰,将辰辰强行带走,我没有办法,但他始终都不让我见孩子一面,我去求他,他都不答应。伯母,我真的很想辰辰,很想很想他,能不能让我见见他,让我放心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