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六章 “婆婆”到访

作品:《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为什么要给你们机会,大家非亲非故的,没有什么交情可以谈吧?”

    虽然是含笑的询问,但是陈盛脸上的嘲讽却是不容忽略,十分的扎眼,“现在事情超出自己的掌控能力了,你们知道要机会了,当初怎么就没想着,自己不动,就什么事都没有呢?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可以买,也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有挽回的余地,在我们这里,一旦触及,就没有后悔的余地,你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接受惩罚吧,希望到时候等你们再回到学校的时候,不会成为被别人关注的目标,不过你们应该会比较期待成为关注的重点吧?毕竟你们这么的爱出风头。”

    冷笑一声,他转身离开,再也没有给她们拦住自己的机会。

    走出门的时候,有几个人脚步匆匆的走了进来,有男有女,脸上都是相似的惊慌失措的表情。

    陈盛停顿了一下脚步,没过两秒,就听到警察局里面传出来的撕心裂肺的哭闹的声音,不知情的还以为是失足堕落少女被扫黄大队的抓到了,正在里面悔改呢。

    撇了撇嘴,陈盛抬脚继续走,上了车,拧动钥匙,车子绝尘而去。

    回到公司将结果报备给傅槿宴之后,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

    半晌之后,傅槿宴才终于有了些许的反应,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先出去忙吧。”

    陈盛微鞠一躬,转身走出办公室,将门关上。

    回到自己的工位上,他坐在电脑前面,点开微博,又看了看这两天的时间,一阵嘬牙花子。

    昨天看到傅槿宴发出那篇微博的时候,陈盛正在喝水,结果没承受得住这个惊吓,一口水全都喷了出去。

    幸好他及时的后退了一些,所以最后遇难的,只有他的鼠标,电脑还活得好好的。

    一边忙着抽纸巾擦水,一边还有闲心默默地感慨:自家老板的这么操作真的是越来越骚了,完全看不懂他是想要做什么了。之前还能看出是有挽留,想要重归于好的想法,但是现在,他的这些举动,到底是想干啥?置之死地而后生吗?那可真是厉害了!

    不过昨天的疑惑,在今天也得到了证实,若是真的想要一刀两断了,又怎么会在听说宋轻笑的工作室被人捣乱之后,这么的生气,堂堂的一个总裁,找到警察局的局长,为的就是……为难几个小女孩?

    好吧,那几个女孩的行为也确实是恶心的令人难以忍受,完全就是扩大版的熊孩子,但是还是感觉有些大材小用啊!

    但是这些想法,陈盛也只敢在心里偷偷地想想,却是不敢当着傅槿宴的面说出来的,不然的话,一定会被那个小气扒拉的男人公报私仇,将自己派去南非开荒的!

    摇了摇头,摒除心中的感慨,陈盛继续对着电脑,将里面骂宋轻笑骂的最恨的人继续举报,顺便记下来相关的信息,以备不时之需。

    到了停车场的时候,宋轻笑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已经快要十点了,不由得丧着一张脸。

    一上午的时间又这么没有了,真的是浪费时间又浪费生命啊!

    不够转念一想,工作室现在受到了重创,除了原有的订单,新的订单已经和她们绝缘了,工作强度降下来了,时间充裕的都有点儿过分了,既然也就不用在意刚刚浪费的那一点儿时间了。

    如此想着,宋轻笑觉得心里舒坦了许多,脚步也没有之前那么沉重。

    进到工作室里面的时候,还没来得及说话,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某个人,脚步一下子就顿住了,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妈?”

    喊完之后才惊觉不妥,脸上闪过一抹尴尬,又连忙上前,改口唤道:“伯母,您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了?”

    说完扭头看着坐在电脑前装不存在的两个人,眼神示意她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没有得到准确的回答。

    听到她对自己的称呼,何秀雅的表情变得很是无奈,但是并没有说什么,点了点头,笑着对着她招了招手:“好孩子,过来,好久都没看到你了,今天特意过来看看你。”

    闻言,宋轻笑轻咬着唇,慢腾腾的走了过去,在她的身边坐下。

    刚一坐下,手就被何秀雅抓住,握在手里轻轻地拍了拍,“笑笑,最近过得怎么样,还好吗?”

    “我……”

    这个问题问得宋轻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要是说过得不好,岂不是自打脸,要是说过得好,可是她现在面临的处境,又丝毫都看不出来有哪里好。

    看着她脸上踟蹰的神情,何秀雅想了想,环顾了一下四周,看到两个迅速低下去的脑袋,感到有些好笑,说道:“这里说话有些不方便,不如我们出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地聊聊天?会耽误你的时间吗?”

    “不会不会,我最近没有那么忙了。”宋轻笑连忙说道,心中却是泛起苦笑。

    自己其实是想要拒绝的,但是……不敢啊,完全就没有勇气啊!

    闻言,何秀雅脸上绽放暖心的笑容,缓缓的站起身,两人并肩走了出去。

    待人走后,萱萱和小纯两枚“鸵鸟”才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确定她们已经走远了,才敢大口的喘气。

    “你说傅总的妈妈今天怎么会过来?找笑笑姐干什么,该不会是要教训她吧?”说起这个,萱萱就是一脸的担忧。

    摇了摇头,小纯的表情相对于她,显得平静许多:“应该不会的,你看刚才她们两人相处的氛围,挺和谐的,而且傅老夫人的脸上一直都是温温柔柔的笑容,再见到笑笑姐的时候,更是有一种见到了许久未见面的亲人那种亲切地感觉,所以绝对不会是来找麻烦的——前提是笑笑姐千万不要犯浑。”

    闻言,萱萱脸上的惆怅丝毫没有退减,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那完了,咱们笑笑姐最擅长的就是犯浑,能够搞砸一切和谐场面。希望一会儿她还是正常的走回来,而不是被人抬回来的。”

    说完了双手合十,在胸前画了一个十字,低声“阿门”。

    小纯:“……”